新天方夜谭


早晨,企业院子里不很大的地下停车场,车子塞得浓浓的。

老郑急急忙忙赶到他那辆皮卡车大货车眼前,开启汽车车门,坐上汽车驾驶室,打火,转向。

一不小心,后尾跟一辆乳白色宝马五系私家轿车碰了一下。

宝马车主徐琳知道消息,立刻赶了回来,查看了一下被撞的宝马汽车。车右后尾灯破裂,附近车体也有一道十公分的刮痕。

徐琳尽管心痛,但考虑和企业有业务洽谈,与老郑也相互了解,人行道:“没多少关联,你报个例吧,让交警队和车险公司来解决一下也就是了。”

老郑面露难色,迟疑再三,对徐琳说:“我觉得還是算了吧,你立即去修一下吧,有多少费用,我等你微信转给你也就是了,此次简直过意不去了啊。”

徐琳看老郑不当一回事,便提示老郑:“这但是宝马汽车啊,汽车尾灯和那一条划痕修补一下,估算要两三千块,不和你的皮卡车,两百元充足了;還是让车险公司赔偿吧,就多打一个话,蛮便捷的。”

老郑還是犹豫不决的:“无需那麼繁杂,你立即去修也就是了,那麼点钱,小意思嘛。”

徐琳想着:好你个老郑,简直不识好人心啊,一个路线设备维修工,月薪撑死了也就四五千,两三千的汽车保养花费为什么会是小意思呢?难道说......

徐琳禁不住询问道:“难道说你企业的车沒有商业保险,或是是脱保了。”

老郑难堪地傻笑着:“大家企业的车子,全是上级领导企业统一商业保险的,哪能脱保呢;仅仅……仅仅我们都是国企,有些事你无需了解,说出来怪过意不去的,总之……总之你来汽车保养,我付费,即使帮了我的大忙了。”

见老郑支支吾吾的,似有苦衷,徐琳倒也不太好再再次逼问:“那么就按你的意思办吧,你是自付的,我也到一般的小型加工厂修一下,也没去四S店了,花费估算能省一点。”

老郑千恩万谢地赶走了徐琳,呆立在地下停车场,深陷了追忆。

二〇一五年年末,市企业的一辆公务车出了一起车祸事故,至一人受伤,因医疗费大大的超出商业保险信用额度,市企业还额外负担了七十多万的赔补花费,結果市企业当初的生产安全奖泡了汤,还破了安全性质量指标,公司总裁、主抓总经理都挨了处罚。

二〇一六年,为严苛车辆安全管理,提升安全性防治,市企业制订了严苛的车子安全性管理方案,并把市企业及属下公司的车子集中化起來,由市企业以招标形式选中入选商业保险公司,统一选购商业保险。

也就在当初三月,朋友包包在在乡村公路上发生了点小车祸事故,包包安全驾驶的工作车子和扑面而来的车子刮擦了一下。

包包看过一下车损状况,也就小几百块的事儿,没加多考虑到,一个电话打给交警队,一个电话打给车险公司,让她们前去解决。

一个月后,市企业来啦一个三人调查组,核查该起车祸事故状况,又作询问笔录,又找寻目击证人,又走访调查交警大队。规定企业领导干部和被告方注明事情经过、剖析缘故、小结经验教训,并责令取出事后预防措施;还举办了相对生产安全大会,规定职工举一反三,警钟常鸣,预防安全生产事故的产生。

前前后后足足瞎折腾了一两月,事件处理终于出来:扣企业本月绩效奖五分,计7000元;扣当初生产安全奖50分,计30000元;扣被告方包包月绩效奖一千元,批评通报;扣主要负责人绩效奖五百元。

包包取得车险公司的712元赔补费,简直悲痛欲绝。意想不到自身一不小心,给职工导致了这么大的损害。

公司老板悄悄地指向包包骂:“这个害人精,都不开动脑筋子,38五百元就那么泡汤了。”

上级领导的要求总会有它的独到见解,原意也是为公司好,为各位好!,生产安全事无大小嘛。

可全部市企业及属下公司,商业保险的车子有二百多辆。自身企业就会有三四十辆。俗话说得好:感同身受,哪里有不湿鞋。如果自身主抓的车子再磕磕绊绊个几回,那要扣是多少绩效奖啊,搞不好一年的活白做了了也不一定啊。

老板刚开始有点儿神经兮兮了,车子出门口照顾:“留意安全驾驶啊。”

过不上一小时,又通电话逼问:“道上未出啥事儿吧?”

如果到临下班了,车子都还没回家,便会头顶出汗,再三催问:“是不是产生车祸事故了啊?”

殊不知“安全事故”還是发生了。强台风袭来,小龙收到维修每日任务,领着全班人马前往维修常见故障。车子在暴风雨中行驶,在转弯处,一棵大树顷刻倒地,小龙赶不及刹车踏板,一头撞了上来。

老板收到信息,立刻照顾:“千万别举报,车修了再聊。”

修车钱四千多元,总不可以让职工担负,老板硬着头皮:“此次花费我出了算了吧,下不为例啊。”

之后,老板想想也是害怕,如果每一年都那样出几回车祸事故,如果出一次大些的车祸事故,自身那点薪水也垫款不起啊,总要想点方法。

在老板的指使下,公司办公室颁布了口头上要求,自然是不可以成小短文的:

职工谨记留意安全驾驶,一旦出現车祸事故,按下列情况解决:

一、车损3000元下列的,不可举报,由被告方自傲;

二、车损3000元之上,30000元下列的,不可举报,被告方担负3000元及账户余额的30%,其他由企业员工均值平摊;

三、30000元之上的,向交警队举报,并报车险公司索赔,向上级领导企业汇报。

制订那样的地底内幕,也是无奈之举啊。

前二项如果属实举报,那不是因小失大吗?后一项事儿搞变大,瞒也藏不住啊。

还行,自打二〇一六年吃完点小酸心,扣了三四万块钱,一七至一八年倒是客客气气,“一丁点安全事故”都没有汇报过。

简直神了,市企业持续两年被获评省部级生产安全先进集体事迹;车险公司的老总也是窃窃自喜,碰到了一家好顾客啊,持续三年,商业保险车子二百余辆,商业保险收益四五百万,赔偿款金额仅一千二百零几片,简直造就了全国性、全球保险行业最优良的销售业绩啊。

老郑暗地里和市企业以及它属下公司的职工沟通交流“安全性”感受,竟然是如出一辙。也就是一句话:这些磕磕绊绊的小安全事故,猪头三才会去举报呢,自身种下的恶果,还得自身吞啊。

老郑从追忆中转过神来,自身是2020年第三个背黑锅的人了。

老郑双手合十,自言自语:“事不过三,只愿千万别产生这种磕磕绊绊了。”

自然,也是有背黑锅的职工觉得有些愤懑:“估算上边领导干部跟车险公司的这位是把兄弟吧,制订这类对策,并不是划算了车险公司,坑了自己员工吗?”

“那倒不一定,但三年一丁点安全事故都没有,表明领导干部管理方法有策,那顶乌纱帽算作笃笃怔怔挽救了,指不定2020年还能不断上涨一级呢。”

“不必乱说啊,讲话要有点儿直接证据的,可不必惹事生非,生产制造不稳定要素啊。”

已过几日,哪个宝马车主徐琳发过条信息内容回来:汽车保养花费二千七。老郑无可奈何地强颜欢笑,痛快地用微信把花费转了出来。


天气预告
短篇小说

天气预告

大李是某地电视台节目天气预告频道的广播员。这一频道是电视台节目的冠军频道,电视剧

幽灵的礼物
短篇小说

幽灵的礼物

一一月九日,北方地区的气温越来越奇冷无比,,像要把他们一贯嫉妒的石块冻破一样。早

中小学生彤彤
短篇小说

中小学生彤彤

“母亲,我何时才可以再病一次呢?”闺女彤彤娇嫩的响声,一天到晚在冰梅的脑中回转了

水准
短篇小说

水准

田厅长是局里认可的棋王,每一年局里要举行一次象棋比赛,田厅长不报考不比赛,单等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