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福


卢东年是一个私塾先生,他天生写就一笔秀丽的好字体样式,因此近远几村哪家写房契,大操大办喜丧事儿,必须来找他帮助。他在四十岁的情况下,才得了一个孩子,取名字叫天福,他爱这孩子如掌上明珠,因此 在平常,孩子便是爬到头上小便,他也无论他。卢东年常常外出为乡邻当喜志、柜书,他总是将孩子带在身边,与爸爸同吃同喝,无论家务事。

岁月一晃,十八年以往,天福早已是一个横高竖大的男人了,卢东年感觉孩子早已长大以后,不能再带在身边。他早就听见许多人中有一些流言蜚语的讨论:

“不成体统,眼见要能娶妻了,还使他吊在脖子上!”

“馋种,哪家闺女腐烂头啦,未来嫁给他!”

“自小定八十,是他孔子的死对头星!往前走一下吧!”

人言可畏,卢东年考虑到再三,这一次身背孩子,悄悄地走了。

天福听闻这一次沒有带他,一边朝他的妈妈发过一通性子,一边暴跳如雷,一而再再而三地叫喊:“老古董,我饶不上他!我饶不上他……”便暗自心存芥蒂,萌发起一个狠毒的想法。

天晚,卢东年都还没回到家,老婆在半路迎面就责怪他,沒有把孩子放在心里。他说:“小孩的爹,你需要留意,天福他会杀你的!”

卢东年极其惊讶地说:“为什么会产生这类比较严重的事儿呢?”

父子连心。

就在这一天晚间,卢东年重茬好多个噩梦,梦到天福手拿一把明光明亮的小刀来杀他,結果沒有杀掉。刚开始他如何也不相信,他的亲生骨肉为什么会干成这等荒诞太损的事儿?复连几梦以后,他便起了猜疑,决策要观察观察孩子的主观因素。結果就在第二天夜里里,他身背亲人,从大街上的一个瓜铺里,悄悄买来一个头大的甜瓜,将褥子用树技挺起来,就用这甜瓜装扮成自身的头部,坦露在外面,自身悄悄的离去家门口。

果真,约莫深夜时候,天福拿着一把磨得锋快的小刀,进了爸爸的卧房,举刀指向他爸爸的头顶部群殴下来,小刀落下,替代他爸爸头部的甜瓜落入了床下……

天福了解自身闯下大祸,并不了解自身中计,便饥不择食地逃离了故乡。

天福一口气逃来到江南地区绍兴市一处乡村里。他隐名埋姓,投身于在一个姓吴的富翁家里,更名天华。此后,他当上一个放猪的小伙计,一天到晚里起早中晚睡,把猪散养得身强力壮。吴富翁看他不辞劳苦,又识得几个字,人又看起来十分酷帅,就要他当上一班兄弟的记工员,协助吴家投资理财。两年之后,吴富翁更为信赖他,将他招为女儿胥,而且掌管家里财政局实权。

渐渐地,天华也把他过去哪个家务事丢在了恼脖子后面来到。

再谈天福身生父母的家世,自打天福离去故乡以后,家业一天比一天艰辛,地区上碰到了十年手机版饥荒,又再加蝗灾与战争,两口子伴随着年逾古稀,老眼昏花,她们被逼逃出佳园,也赶到了江南地区。无巧不成书,两口子恰好逃来到吴富翁家中,只能乞求吴富翁空出二间破屋让她们定居,要是像个窝就可以了。

吴富翁同意了她们的规定,并嘱咐天华分配两位兄弟,将佳园西北方的三间闲置不用已久的扎茅草屋整修一下,还把房子里里外外清扫整洁,进出经过铺得平平坦坦,这才让私塾先生搬入去定居。

吴富翁还刻意嘱咐天华:“要尊重这俩位老年人,出外人不易。”

“是,父亲大人,”他对养父说。实际上,这时天华早已认出来了他的生身父母亲,他有意沒有声张,仍然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听其自然,姑且沒有重逢。

已过一些生活,私塾先生乞求天华找点工作干一干,他说道:“少东家,大家落魄了,非常感谢大家的养育恩,人要懂得感恩,不可以白白的一天吃大家的三顿饭,请您找点工作——找一点大家有意义的事的活儿干干!”

恰好,庄西有一片称为干湖的低洼,低洼上爬满了桃柳。这时更是获得桃柳的时节。

天华将私塾先生送到村西,抬腕指向在秋風中逐渐发黄叶片的柳枝丛,告诉他:“你用筷子大小的桃柳,帮我作一百张手弹弓……”

私塾先生十分文明礼貌地点点头回应:“是的,我的東家,这一点手工制作工作难不住我。”

临了,天华提示私塾先生:“别累着,穰了就休息一下,也要安全提示,别划伤了手和脚,勤歇勤干。”

“好的,東家。”

私塾先生从干湖里区割来一百根桃柳儿,捋去叶片,迅速做出来一百张手弹弓,送给天华。

天华针对这些质量精致的手弹弓不屑一顾,又嘱咐教书先生:“你再用拇指大小的桃柳,为我再作一百张手弹弓……”

私塾先生兢兢业业,仔细地,仍然又作了一百张手弹弓,送给天华。而后又恳求:“東家,接下去有没有什么工作要做?”

天华说:“你再用生鸡蛋大小的桃柳,帮我再作一百张手弹弓。”

私塾先生当然闹搞不懂主人家究竟在玩什么游戏鬼把戏,但還是对着主人家得话去干了。可是这一回的一百张手弹弓并不比上回的二百张手弹弓。私塾先生终究到了年纪,那生鸡蛋大小的桃柳学起手弹弓,用劲扳起来就十分不易了,不管他如何用劲,都不可以做得如愿以偿。他只能咬着牙,觉得不好意思,去拜见天华说:

“好東家,我的气力不好,做不太好那么大小的手弹弓,人不服老不好。”

天华这才开言问私塾先生:“你要了解我么?父亲大人,十年前,也没有杀掉你,出走逃到此处。你做父亲的平常娇生惯养孩子,直到孩子长大,无可救药,这才刚开始教育 孩子为人处事,做为孩子的一下子能更改回来嘛?”

卢东年朝前猛跨一步,睁大双眼扫视着天华,总算发觉惊世密秘地“啊”了一声。

爷俩眼光怔怔地凝视着另一方,互相走向前去,在心潮澎湃里合抱重逢了!


赠人玫瑰
短篇小说

赠人玫瑰

葛鞋匠在街边置起一个弹丸轮破大的鞋摊,以修鞋子补鞋谋生。一天,在离鞋摊很近的人行

傻文化大革命
短篇小说

傻文化大革命

一相不被别人喜欢的傻文化大革命,近几天居然变成抢手货。追根揭底,還是文化大革命动

好的故事
短篇小说

好的故事

伊在舞蹈,伊在森林里舞蹈,伊在夜幕中的山林中舞蹈。夜幕的山林是无垠的黑喑,天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