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


青石砖上火锅串串马铃传来繁华。已经地里忙着的女生抬着头飞出一阵歌唱。

马队带队的哥哥对对门的女生一眼万年,一队人便捣乱嘟囔:对歌,对歌。

咽喉里跑出去的天更蓝,水更绿,云更白,花更艳。

女生银铃一样的笑圆圈漾开。

女生嫁个哥哥,可大家身后叫法女生为“二”嫂。“二”嫂嫁的本来是哥哥。为什么叫她“二”嫂呢?

“还不是你哥哥家里穷,你大嫂喜爱对歌,不必彩礼钱么!”娘边干活儿边回应我。

哥哥喊我娘婶娘。

春季,田里活正忙得不相往来,“二”嫂由于手术治疗要在我们家疗养一段时间。

我家住在大农场里,离哥哥家里有五六十里路途。几排亲属房配的公共厕所在西南角,公共厕所里每一个蹲便有护墙间距,相互之间讲话,看不见人。“二”嫂立在我对门,冲着已经扎裤带的我有意外露肚子,“你看一下,就那么个物品,我再不可以生小孩呢了。”

我赶忙看向“二”嫂手指头的地区,一块白沙布盖着。

我差点儿掉进茅坑,慌里慌张往家跑,“娘,娘,“二”嫂再也不能有小孩了,医师给她的腹部弄破个洞。”

娘不满意地盯住略逊一筹笑弯了腰的“二”嫂。“你呀,便是个二,别人一点也没诬陷你,俩小孩的娘跟个小朋友胡说八道,也不害怕别人嘲笑。”娘不满意,冲“二”嫂低吼。

“我又没说谎。”“二”嫂边笑边辩驳。“洗洗手,去用餐吧,养健康身体快回去,俩小孩、家中、地里那一样不等你回来呢。”娘缓了面色。

“二”嫂起先女儿然后又生男孩,才积极响应干了结扎手术,哥哥在生产大队里当引领者,这些盼孩子不愿到医院做绝育的内心很气,身后更为长舌妇:看把她能的,老天爷就应当让她二胎、三胎全是女儿。这话传入“二”嫂那边,“二”嫂回怼:“二胎便是女儿,因为我喜爱,女儿有啥不太好,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爹的小酒壶。我还想要贴心小棉袄呢!好几个棉衣,温暖。”

按常情得划算不可以卖乖,若是这人妄自尊大卖乖那便是二,土生土长的二,从而“二”嫂之名也是实至名归。

“二”嫂会干,她在村内的集在售卖自己种的菜,她的邻摊是卖日用品的小摊,五颜六色的小物件诱惑着大集的人。

哥哥要外出做事,星期日又逢集,“二”嫂家的俩小孩也跟随来大集,侄子看见邻摊的小轿车,唾液都出来,亲姐姐就伏在侄子耳旁讲过一两句,亲姐姐遮挡侄子,侄子蹲下去手伸到小轿车,这一幕可巧被繁忙中的二嫂斜视瞅见,她干咳,很高声,侄子吓得缩回去手。

那一天“二”嫂的菜卖得十分划算,一堆菜很早卖光,收拾收拾家什,“二”嫂一手牵一个孩子,“讲吧,你俩要什么,娘今日都同意啊!”

时近晌午,家门口拉开,娘仨一前一后进庭院,“二”嫂回手插上门服务,拽着俩小孩进正屋,又把正房门插死,俩小孩一头雾水,只见“二”嫂手上紧握着绑担子的绳索,俩小孩慌了神,“娘,你要干嘛?”

“要干什么?大家不知道啊!”“二”嫂烂泥扶不上墙的目光比绳索还牢固:“说,谁的想法,小小朋友不学精,竟要做下三滥的事。”

“二”嫂的脸再涨茄蓝紫色,前额突起来青筋暴起,太阳穴位置一鼓一鼓,她张大嘴巴,喘粗气。

“娘,大家不对,下一次一定害怕了。”俩小孩喘气紧促。

“也有下一次?”“二”嫂瞪眼睛似玲铛,逼问。

“没了!没了!”俩小孩带著哭音,不断招手。

“谁也不许哭,更不可以出声。一人十下,挨得住,还记得牢!挨但是残疾了,娘养一辈子,也不可以明睁眼见大家长出歪脖树。”

“二”嫂手起绳落一下又一下,她眼中畜满泪,忍着着不许泪往下掉。

沒有不通风的墙,隔壁邻居对这件事情纷纷议论:二嫂便是二,被发觉,给别人俩钱不就可以了,何况小孩又没领手。

更有沿着的附合:便是,树大自直,小孩长大了听话就好了呗。

“二”嫂颈部一拧,“屁话,长出歪脖树就自缢人了,如何直?”

俩小孩躺在床上卧养好几天日。

哥哥回家,还没有入屋,这些相关“二”嫂的流言蜚语就注满了他的耳朵里面,他马不停蹄回到家,也是有好事者一路跟随进院子里等着瞧将要开演的大戏。

哥哥冲过去抱住已经喂鸡的“二”嫂转两圈,“孝顺媳妇,我的好媳妇儿,谁还说我媳妇二,那他们才算是真二呢。”哥哥学会放下“二”嫂:“大家说我讲的对么?”

哥哥回身,几个鸡在院子里山穷水尽。


决然地走了
短篇小说

决然地走了

爸,我不想上班了!孩子刚一踏入家门口,猛然丢下肩膀的双肩背包,对着大客厅里的爸爸

找麻烦做
短篇小说

找麻烦做

吃了早餐,老汪在大客厅滞留了下,回身走来到生活阳台。这时,仍坐着桌旁用餐的老伴儿

后娘是狼吗
短篇小说

后娘是狼吗

吃过早餐,黄平拿过一本书,坐着凳子上,看过起來。今日歇息,黄平哪里也没去,就在家

以和为贵
短篇小说

以和为贵

六月的天,炎热难忍,知了猴在树上喧闹,好像预料了人世间的一切,事实上虚有其表,不

“相逢”
短篇小说

“相逢”

一阳和月完婚生了小孩,阳的妈妈来给带娃。月心怀感恩家婆的协助,每晚都给家婆烫一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