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猴


风在杨树梢上呼啦啦流荡,叶片们向四面八方伸进行忽闪忽闪的手掌心,遮掩出一大片密密匝匝阴凉。

螳螂安安稳稳坐着树荫下面,从袋子里取出一副毛茬打卷的扑克游戏,一群光屁股小孩像钉子遇上磁石,呼呼啦啦围了回来。

螳螂翻起双眼瞥了瞥一圈眼睁睁的小孩子,一脸撇嘴地说,谁学狗叫,就和谁玩扑克!

汪汪汪!汪汪汪!知了猴蹦出来,对着螳螂一阵乱叫,而且哈哒哈哒把嘴巴外伸来,两手撑地,臀部动来动去仿佛确实长出条大小尾巴。

螳螂一脚把知了猴踢了个跟斗,滚开!恶心想吐去世了人,一个淘小子还想玩扑克!

知了猴坐着地面上抽抽搭搭用手臂抹泪水:“讲话……不作数……還是成年人呢……”

螳螂抠了抠鼻眼,用一根狗尾巴草在知了猴脸部扫来扫去,让他妈跟我钻一趟玉米地里,好好地揍你妈一顿,我也与你玩扑克!排成一圈的小朋友们统统伸开牙齿缺失少牙的嘴唇哈哈哈开怀大笑起來。

看我不会回家了告知父亲!知了猴嘟嘟囔囔传出威协后从人圈中爬出来,沾有土壤的屁股蛋一扭一扭往家走,太阳光在他乌黑的背脊上嘎登嘎登上下晃。

知了猴回家了马上跑进餐厅厨房,在大水缸里舀了半瓢水,咕噜咕噜灌得腹部一圈一圈凸起来。等知了猴立在父亲卧室床前时,直挠光葫芦头,他忘了他来找爸爸要做什么。

知了猴父亲坐着床边,背脊靠在石灰粉朦胧掉下来的墙壁,清楚显眼的肋巴骨好像立刻就需要撑裂外边包囊着的一层薄皮。知了猴父亲蚊虫哼哼唧唧一样叫了声知了猴,知了猴点了点头,他有点儿担忧父亲呼噜呼噜拉风箱的响声一下给断了了。

“知了猴,和谁打架斗殴了?”

知了猴想想想:“和谁也没打架斗殴……”他一边说一边注重式地用劲点了点头。

“没打架斗殴?没打架斗殴咋就弄了个大花脸?”知了猴父亲眼睛基本上就需要瞪到眼圈外了,知了猴了解父亲的眼睛后边毫无疑问有一两手在拼了命拽着。

知了猴父亲一阵尽管强烈实际上声响并不大的干咳,知了猴熟练地从床下边端起一个密封瓶,举给爸爸,他看到父亲肚里的那只小兔子又在上蹿下跳。

知了猴父亲往密封瓶里吐口痰,喘了大半天,问知了猴:“妈妈呢?”

知了猴想想想:“钻玉米地里!”

知了猴父亲叹了一口气。

知了猴不清楚父亲为何要唉声叹气,他歪着光瓢深思熟虑了一会儿,进一步填补说,“螳螂和母亲钻玉米地里!”

知了猴父亲一下挺直了人体,都不喘了,都不咳了,眼睛更为神采奕奕,“你看见?”

知了猴用劲点了点头。

“你看到什么了?”

“螳螂揍母亲!螳螂狠揍母亲!”知了猴清清亮亮的双眼凝望着父亲,翻倍用劲地点了点头。

知了猴父亲有气无音地低下头长咳,短暂性呼吸后更长期地干咳。知了猴想父亲或许可以把肚里那只小兔子咳出去,他连忙爬发生关系,轻轻地帮父亲敲打背部。

“我日他祖先……”知了猴父亲咳得涎水沿着嘴巴往下滴,我明白……我早已了解……知了猴父亲的泪水扑哒扑哒砸在席子上。

知了猴吓傻了,哇一声撇着嘴痛哭起來。

知了猴父亲翻身把知了猴搂在怀中,轻轻地拍着孩子的头,泪水一串串持续头地流出去。

哭着哭着,知了猴就在父亲的怀中睡觉了。

院子里一片噪杂响声把知了猴吵醒了,猪在哼哼唧唧,哼哼唧唧,羊在咩咩,咩咩,妈妈回来了!知了猴一骨碌跳下地跑出房外,母亲已经院子里一边轰赶身后的猪羊,一边把粪箕子里的草青一把一把抛洒开。

知了猴父亲把自己的涎水泪水渐渐地擦干净。

知了猴跟在母亲屁股后头,扯着母亲后衣衫颠来跑去,被母亲甩掉了再扯住,甩掉了再扯住,看母亲舀起冷水咕噜咕噜喝半瓢,一抹嘴刚开始揉面,剁试卷,摘菜,刷碗,哐当哐当拉风箱,蒸试卷熘菜。窄小的厨房里烟汽迷漫,从古窗间一缕缕汨汨出来。烟汽像个妖怪离路面一小截悬浮着,下边一丝一毫烟汽都没有,知了猴就在烟汽下弓着腰奔来跑去,咯咯咯笑着,或是有意站直身体,将头湮在烟汽中,装腔作势地像父亲那般高声干咳。

搞好了饭,知了猴母亲把晒了一上午的满满的一洗脸盆水端进正屋,脱光衣服上半身,哗啦哗啦洗时。知了猴坐着小凳子上,一小口一小结巴着妈妈在灶膛里给他们烤的和蒲草棒一个样子的面糊。

看见老婆嫩白丰满的人体,知了猴父亲也是一阵干咳。喘了一口气,知了猴父亲问:“早上做什么活来到?”

知了猴母亲再次搓着洗着,不吭声。

知了猴父亲提升了嗓子:“做什么活来到,知了猴母亲?”

“南地的玉米地草都快长荒了,割了一上午草。”

“你一个人啊?”

知了猴母亲仰头盯住知了猴父亲:“我倒想和你一起干,你可以吗?”

知了猴父亲咯咯地长长的咳起來,知了猴感觉全部房屋里的气体都伴随着父亲的干咳收拢抽动,他担忧地看一下父亲,又看一下母亲。

知了猴父亲喘气恢复了些,眼见着屋顶漏进来的一丝光源,说:“我明白,屈着你呢。”

知了猴母亲渐渐地穿上汗衫,呆呆cute望着门口夺目的银白色太阳,不吭声。

“我的年纪,都能够做你爹了。”

知了猴母亲眨巴眨巴双眼,两手端起洗脸盆,一抖手腕子,把水像扇子面一样泼出,扑扑腾腾砸起浮灰,一会儿就晾干了,地面上一层土壤蛋儿。

“可以便买你,我家卖了大犍牛。”

“我到家里便是来当牛做马。”

“你也了解,全是买回来的,二黑家的媳妇儿挨了是多少打!我可一手指都没动你。”

“因为你是我的大救命恩人!”知了猴母亲嗤笑了一声,“我得将你当观音菩萨供着养着!二黑媳妇儿逃跑被抓回家,吊起来打,你一家将我拽到二黑家窗户下听她挨揍。我明白它是杀鸡给猴看,打马驴子惊!”知了猴母亲顿了顿,也是一声嗤笑,“大家做得对,一点都没有错,我那时候就尿了一牛仔裤子!”

知了猴父亲把干咳闷在肚子里,惨白的脸又罩上一层暗淡,他仿佛在自言自语:“这些年了,一点都没忘。”

知了猴仿佛见到爸爸的眼睛里闪着一层蓝莹莹的光,像夜晚里的狗和猫,他有点儿怕了,说说母亲的手,“母亲,我要吃。”

知了猴母亲站起向餐厅厨房走去,来到院子里,讲过一句话:“命!就这龟孙命!”

知了猴父亲轻轻地咳一声,忽然笑起来,他从苇席下翻出来一个玻璃贴纸的糖果来,柔和地叫:“知了猴,知了猴,儿呀,来。”

知了猴反来复去地吮着白生生的无名指,其他四个手指头上的草灰把脸部抹得像个泥猴。

知了猴父亲把糖果塞到知了猴手上,用二只只剩骨骼一样的手捧住知了猴的双手,紧握,说:“儿啊,姥姥今日让你炖的鸡,蒸的小白馍,你快点姥姥家用餐吧!外出的情况下,你搬个椅子,从外边把我们房门锁上,别让猪羊走出去啃农作物,锁匙就挂你脖子上。”

知了猴仰头看了看父亲,父亲眼睛里的高清蓝光一缩,不见了,他看见自己极大地脸蛋儿在父亲突起的眼球上一动不动和自身对视着。知了猴用劲点了点头。

知了猴父亲听着知了猴在院子里冲母亲喊了一句:“我要去姥姥家吃饭啦。”听着知了猴咣里哐当搬椅子锁大门口,听着知了猴咚咚咚咚咚从巷子跑离开了,他又轻轻地咳了一声,一下松弛下来,渐渐地靠在墙壁。

知了猴母亲递上菜和水,放到当门小方桌上,又回身去餐厅厨房端馍筐。

知了猴父亲进行紧握的握拳,是一个纸包装,开启,外露满满的白色粉末。

知了猴一口气跑到村口大杨树下,一个身影也没有,仅有树叶子哗啦哗啦拍下手。知了猴看了看手内心的糖果,想,假如我将这一漂亮的糖果给了螳螂,再维妙维肖地理学几声狗叫,他一定会要我玩扑克。


挂牌上市
短篇小说

挂牌上市

这已经是第三次行政机关改革创新挂牌仪式交流会了。办公楼门口站满了各局机关工作人员

山猪阱
短篇小说

山猪阱

赵与生俱来在南方地区打工赚钱,每个月都给媳妇儿红秀准时寄来生活费用,可是前几日他

家里有活佛
短篇小说

家里有活佛

一场飘飘扬扬的下雪之后,以前繁闹的市郊猛然被很厚白绒毯所遮盖了,一瞬间变成了粉妆

善人鉴别仪
短篇小说

善人鉴别仪

当又一次被别人蒙骗后,徐先生立在街上,看见自身眼前这些各式各样、熙来攘往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