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图


近日,国内一些地方出现新冠病毒疫情反弹现象,一度令人十分焦灼;如果能把这些阴霾甩在身后,纵身扑进乡村的怀抱,我一定会像是一只麻雀,飞进了绿色的大家园里。

现在是夏至,正是光照强烈,适宜万物成长的节气。芒种过后,本地就完全结束了稻田插秧的工作,幼小的秧苗一天天拔节,茁壮的枝叶很快就将曾经的问距遮得严严实实。如果是在城镇,火辣辣的烈日泼在街道上,人们会像热锅上的蚂蚁,备受烧灼的煎熬,而飞翔在乡村,扑面而来的是碧绿的风景,空气中弥漫着农作物、植物在阳光下成长的芳香,耳畔回响着它们噼啪爆裂拔节的声音,让人的胸襟为之不断跌宕。

这是一场盛大的聚会。

火热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广袤田野上的农作物像是怀抱着金子,通体都在闪闪发亮。田畴里是无边的秧苗,尽头是层层高大合围的绿树,透过绿树的缝隙,还是影影绰绰的秧苗。稻田边是一圈又一圈的玉米大豆,它们茂密尤如碧玉似的叶片顶在头上,努力开成鲜花的模样,肩并肩,将丰收的前景妆点得婀娜多姿。

就算是顶着烈日前行,也会有徐徐凉风迎面吹拂,那是我撞见了一畦畦的菜园子。那些辣椒茄子正在忙着开花结果,高的是些豆架,有豇豆黄瓜丝瓜苦瓜,矮的是些西红柿莴笋香菜葱蒜;围在边上的,是叶大果大的冬瓜,大大小小的果子错落在架子上,像是在绕着菜园子吹拉弹唱。表演攀爬的,是吹大喇叭花的南瓜,它在墙上房子上到处爬,有力的探须四下开张,像是匍匐前进的士兵,坚决不放过任何开花结果的阵地。自然少不了一些点缀,那一定会是开花的紫荆,也会是在阳光下闪耀的青枣苹果梨或桃李,现在正是桃李成熟的时候,那鲜红的果子,一定会将菜园子点染得热热闹闹。

枝叶重叠茂密的菜园子里,蔬菜们相聚相依在一起,就像是烈日下一眼汩汩流淌的清泉,许多的菜园子映入眼帘,领略到的,就是一阵阵凉爽的清风了。

不说树荫下鸟儿们快乐的雀跃,也不说人们核桃树下摇扇纳凉的情景。在夏日,如果总是艳阳高照,树叶就会翻白,农作物也会被晒蔫甚至晒死,不着急,此时的阳光又会以雨的形式出现,用密集、适量、晶莹、湿漉漉的阳光来普降甘露,滋润万物。

被夏雨浇透后的乡村,是一阵阵布谷鸟的歌声,衔来了大地深处的清新,沿着碧绿的地平线放眼望去,会让人有极目万里的感觉。现在正是“青草池塘处处蛙”的时节,远远近近的稻田又会敲响此起彼伏的蛙鸣,轻声应和的,是那些矮小的红薯、花生,还有路边的马兰花、锦葵花以及月见花,果树林下的春兰正当花季,它们不甘落后,也张开洁白的歌喉,倾情跟上节拍;接着会是那些茂盛的玉米林、蔬菜大棚、果树、灌木以及高大茂盛的香樟、银杏、栾树;丘坡上深的浅的树林也站了出来,亮出浪涛般沉厚的胸音……所有绿色的生命被布谷鸟和哇呜唤醒,它们身上披满水珠,再次唱亮阳光下蓬勃生长的歌声。

夏至间雨后湿润清凉,是最适合管理农田的了,首先,防治农作物病虫害,打农药的工作必不可少。

看啊,在已经被租赁了的好几十亩土地上,那是谁家的媳妇长得那样俊,她行走在田间小路上,双手握紧摇控装置,正在娴练地指挥稻田上空的飞行器为农田洒农药。飞行器像一只轻盈飞翔翅膀宽大的鸟,忽高忽低地绕着稻田盘旋,每一次地滑翔、俯冲,都会在稻田激起一阵阵强烈的旋风,稻苗们跳跃着,不由自主地欢呼了起来,仿佛是在为潇洒、拉风之极的飞行器喝彩。飞行器就这样在稻田上飞翔盘旋着,缠绵多情的模样,宛如是在为怀抱着的土地,朗读着等待了千百年,书写、涂抹过千万遍的情诗。

给几十亩农作物喷药,以前几个人要一两天时间才能完成,现在,用飞行器只需要俊俏媳妇小半天时间,快速而且均匀。

目睹乡村振兴的梦想,在俊俏媳妇的手上变成现实,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飞行了一圈,胸中回荡着乡村大地蓬勃生长的风景,再次回到原点,发现笼罩在心中疫情反弹的阴霾早已荡然无存。

回首抗疫征程,逆行的署光早已撕破了曾经的狂风暴雨,眼下的疫情反弹,不过是我们通向丰收成熟的一些病虫害,只要我们像万物依靠阳光雨露那样,紧紧依偎着首都、科学和政策,万众齐心,严谨防控,胜利的前景,必定是紧紧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暮年乡愁
经典散文

暮年乡愁

故乡没有让文人艳羡的厚重文化底蕴。在悠远的历史长河里,这里曾是北国边陲之地。边塞

保爷
经典散文

保爷

我内心挂怀着一份儿童时代的内疚,一直隐约的摧残着我。那就是20世纪六十年代初的小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