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花小女孩


寒冬的夜幕,宛如孙二娘的脸,拉透来到地,把四十多万人口数量的小镇,包囊得严实的;街道社区两侧的道路路灯,媲美王保长的脸,冰冷傲气,眯着眼眼睛斜视着顽皮的风,明目张胆地盘玩着地面上的枯枝。

一阵冷气扑面而来,满脸通红的我,理了理脖子上的围脖,不由自主地摸了钱包包里:还行,刚刚的钱钟书围城(玩牌),终于没输净,还留有一小沓,要不然,输没有了小孩子的宵夜钱,不知道哪个死鬼,那时候又要要我絮叨个什么样。我哼唧着小调,脚踢得到枯枝败叶,慢慢向院校走去,提前准备迎来那宝贝儿子下晚修回家了。

“亲姐姐,亲姐姐,你买一支玫瑰花吧。”一娇嫩的响声,宛如一道电磁波,从背后由远及近地传出,越过耳孔,鼓震着我的耳膜。

“亲姐姐?”我不由自主一回首,但见一高马尾的小女孩,背部身背一花朵背篓,里边几束杂乱的玫瑰,弹跳挪动着。她两手捧捏着一束玫瑰花,宛如小鸭子走路般,一拐一摆地向我走过来。我环顾了一圈空落落的延街,除开我俩以外,就没有了其他人,便惊讶地问道,“小姑娘,你是在要我吗?”

“嗯!”小女孩见我终止步伐,赶忙奔回来,递上一支玫瑰花,眼眸凝望我,低声下气说,“亲姐姐,你买一支玫瑰花吧!亲姐姐,你买一支玫瑰花吧。”

“买玫瑰?我……”我内心一怔:大夜里的,我一个守留钱钟书围城的“老输记”,送鲜花做什么啊,输了钱不用说,还买不起作用的玫瑰,能赠给哪位?赠给赢我钱的,還是赠给我远在沿海地区打工赚钱的死鬼?死鬼,呸呸呸,真霉气!我内心暗自骂了一句,憋嘴摆头说,“小姑娘,我不会买玫瑰,你找别人买啊。”我裹住衣服裤子,扭身摇头晃脑而去。

“亲姐姐,亲姐姐,你也就买一支玫瑰花吧!”小女孩跨步冲上去,一双冰凉的双手,牢牢地拽住我讲,“我的好姐姐,即使我求求你了,你也就买一支玫瑰吧。”

“求我?”一脸疑虑的我,忙缓解步伐,扭曲过身来蹲下去,细心扫视了一番小女孩,捂着她冰凉的双手,凝视着着她那张害羞的脸蛋儿说,“买玫瑰,请给我一个原因。”

“嗯,这,这一……”支支吾吾的小女孩,歪着脑壳想想想说,“亲姐姐好看,这玫瑰也好看,好玫瑰配漂亮的姐姐你,哈哈哈,再给你心爱的人,那幸福快乐美美哒的。”她讲话着,又将玫瑰恭恭谨谨地递了回来。

“那幸福快乐美美哒的,这句话谁教你的啊?”我接到玫瑰,闻了闻那迷人的清香,有意抿嘴找茬儿说,“那就是你爹教的,是你自己想的?”

“我自己想的。”随口说出的小女孩,瞄见我疑虑的目光,忙又招手更正说,“呵呵呵,那是我爹教我讲的。”

“简直你爹教的?”我笑容着逼问,“那么你叫我姐姐,也是你爹教的啰?”

“嗯,也就是我爹教的。”小女孩甜甜地点点头说,“爹说,但凡碰到比我大的,那都得管叫姐姐。”

“为什么啊?”我皱眉头挤眼说,“为什么不叫婶娘,或是是叫嬢嬢哪些的啊?”

“由于,由于叫婶娘或叫嬢嬢等,那看起来年纪大啊。”贼灵的小女孩,眼睛一轮一翻说,“姐姐你与这玫瑰一样的美丽动人好看,自然应当叫你姐姐啊。”

“是真的吗?”我不敢置信。

“确实。”小女孩频频点头。

“嗯,来看有你爹的关爱,你娘一定是一位幸福快乐的漂亮的女人。”我站站起来,又闻了闻手上的玫瑰,毫无疑问地说,“看在你这一份诚信的心,这支玫瑰,亲姐姐我也买来,要多少钱啊?”

“感谢亲姐姐,感谢亲姐姐。”不断论文致谢的小女孩,翘起来无名指,兴高采烈说,“亲姐姐快给我一块钱就可以了。”

“好呢。”我低下头掏钱包包,掏了老半天,才从里边取出一块零钱来,递过去说,“哦正确了,你娘呢?整么很晚了还给你出去卖花啊?”

“娘没有了,两年前就没有了。”垂着的小女孩,接到我递过去的钱,边揣裤兜,边抽泣说,“爹说,娘来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要等着我老老实实长大以后,她才买小白兔糖回家看着我。实际上,我明白,那就是爹在没拿钱,娘已来到漫长的天堂,始终都不容易再回家了。”

“哦抱歉,我又激起了你的烦心事。”愧疚的我,缄默了一会儿,又鼓足勇气说,“那你爹呢?”

“我爹啊。”小女孩喃喃地说,“他在苗木基地里照料小jj呢!”

“啥?也有个小jj?”诧异的我,疑虑地盯住小女孩说,“这怎么可能呢?你撒……”

“亲姐姐,亲姐姐,我真的没骗你,家中的确有一个小jj。”小女孩叨念着嘴巴,嘴巴边极不情愿地挤压一句,“那就是后娘生的,才六个月大。”

原先,小女孩的爹和娘栽种了一个苗木基地园,做生意还不错,生活也过得火爆。想不到,小女孩出世后不久,娘出来送鲜花,途遇大暴雨,车辆倾翻,娘倒地了就从此没站起来。辛勤的爹,以便幼年的小女孩,给她事后了一个新娘子。小女孩稍听话后,不知道为什么说漏了嘴,了解母亲的事,一问她爹,可她爹却支支吾吾说,她亲娘来到遥远的地方,要等她老老实实长大以后,就回家看她。长此以往,小女孩与后娘中间,逐渐造成了一些芥蒂,好像后娘不太喜爱她。

“哦,原来这般。”如梦初醒的我,又油然而生疑虑说,“你爹在家里照料侄子,那么你后娘呢?她整么不与你一起出去卖花啊?”

“大白天她一起出去卖过的呀。”小女孩指向花朵背篓里的玫瑰说,“这种全是她大白天没卖光的。一吃过饭,她木筷一扔,说成和人一起要筑万里长城挣钱,没空卖,便偷偷要我出去帮她卖光,要不然,花蔫了,第二天就没有人要了。”

“啊?”吃惊的我,自言自语,“可恶的钱钟书围城。”

“亲姐姐,你说啥。”诧异的小女孩,瞧了瞧我,见我傻楞无奈,便告别说,“亲姐姐,不聊了,我获得其他地区再次卖花去。”她一讲完,身背花朵背篓,一蹦一跳慢慢渐行渐远。

我杵在原地不动,迷着腿,很长时间说不出来一句话来。望着小女孩慢慢远去的背影,一样迷上钱钟书围城的我,又能说些什么?

“嘎”的一声急刹响声,割破了沉静而又冰冷的星空。晃过神来的我,赶忙朝小女孩渐行渐远的方位奔去,靠近一瞧,小女孩躺地面上,一动也没动,肇事者的车却不见了踪迹。

我忙脱掉外衣,蹲下去身,不管三七二十一,包囊起小女孩,向医院门诊奔去。

“亲姐姐,亲姐姐,请学会放下我。”气弱的小女孩,略微睁开眼睛,指向地面上的花朵背篓,费劲地说,“我的玫瑰花还没有卖光呢。”她一讲完,又眯上了眼睛。

“小女孩,你别睡了,你别睡了。”我一边怀着她飞奔,一边宽慰说,“你一定要顶住,一定要顶住,那花朵背篓里的玫瑰,姐姐我全买来,我全买来……”

2019.11.16文稿于回烟高铁上。


维和回归
短篇小说

维和回归

曲径通幽处、风景秀丽的湖滨郊区的幸福快乐山莊,在聚友厅一群热血男儿相聚在一起,为

织女怨
短篇小说

织女怨

“哐当、哐当……”,牛朗家吵唠了。钱磕巴和包打听一齐摔下手上的牌,李高比例这一幕

一世不清平
短篇小说

一世不清平

他出世的情况下,是个八斤多种的大胖娃娃,当初還是厂领导干部的爸爸给他们取名字清平

李老师轶事
短篇小说

李老师轶事

李老师是大家住宅小区一个下岗职工,对于为何失业我也不知道。住宅小区的老街坊经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