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我没疯


(一)

“别脱我衣服,不必脱啊,求大家了,啊呀,疼啊?”梦芹大声喊叫着从一场恶梦中吓醒,前额上外渗了一层细腻的汗水,她坐站起,两手怀着自身的肩上,全身好像仍在略微发抖。已过大哥一会才从恶梦的追忆中稳下心魄。

梦芹近期睡眠质量不好,老是做梦,有时候還是一些恐怖可怕的恶梦。今晚来到零晨才若隐若现地睡过去,一开始梦到自己一个人置身于一望无际的荒漠中,风沙连绵起伏袭来,她不一会就吞没在沙海底,爬呀爬呀总也爬不出来……之后又好像梦到一群阴险毒辣的坏蛋围住她一件件地脱她衣服裤子,有的捏她的胸部,有的咬她的臀部,暴发出一阵阵的淫笑,让她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害怕来到顶点……

她在床上翻来翻去,不知道翻了多少个“大饼”也无法入睡,想起自身萧条艰辛的人生道路,这些可憎的脸孔、伤心的事儿一股脑涌入了她的人的大脑,双股清泪竟停不住地沿着面颊流了出来,弄湿了枕头套。她如何也想搞不懂自身的运势会那么凄惨,五岁时去世了大大的(土话父亲),8岁时哪个绝情的母亲吃不消贫苦生活跟人跑了,丢下她无依无靠的变成没爹没娘的弃儿。好在跟随一个孱弱多病的姥姥,艰辛地熬来到初中毕业生,就只身一人赶到城内打工赚钱。哪些脏活力气活力气活都干过。有对她好的,有对她耍手段的,尘世间的甜酸苦辣她好像都尝了遍……

梦芹直至早上六点钟后才囫囵地眯了一会眼。那会正糊涂着,就听着厨房里“砰”的一声,她被吓了一跳,也没有了困意,忙站起趿拉上凉拖、蒙胧着眼睛到餐厅厨房去看看。刚到餐厅厨房大门口便见晓荷正蹲在地面上整理粉碎的菜盘和撒落的炒土豆丝,梦芹原本就基本上一夜未睡,心态一下子就心烦了起來:“去去去,谁给你大早晨去烧菜的,瞎鼓捣啥呢?一会我们去外边买些吃,我整理吧!”

晓荷提心吊胆地学会放下手上的菜盘残片,红着眼眶致歉道:“妈,对不起,全是我不会当心,下一次一定留意!”

“别唠叨了,快出来吧!”梦芹一脸的不开心。

晓荷泪水在眼晴里打过一圈又憋了回来,她提心吊胆地出了餐厅厨房,回自身屋子整理背包来到。

梦芹整理完后,又去卫生间刷了牙、洗了脸,然后就是每日出门口不可或缺的涂粉、描眉、抹唇膏、喷香水、挑衣服裤子,每种都做得津津乐道、一丝不苟,临外出的情况下也要立在浴室镜子前扭一扭臀部、侧侧卧看一番,才挎上她那最喜欢的大姨妈色的伊梵妮小坤包、戴上浅色系的太阳眼镜外出。下楼梯时高跟鞋子的长鞋后跟碰触混凝土面传出的“咯咯咯”声音萦绕在全部楼梯道里。

她走在住宅小区里、街上,基本上便是一道亮丽的景色。一米六八的身高,体形均匀、二只丰满的胸部伴随着一扭一扭的A4腰的节凑左右微颤着,让这些从道旁下象棋的大爷也仰头多望她两眼,何况这些意气风发、精力旺盛的男生恨不能把二只眼睛长在她的身上!梦芹也并不恼怒,由于有男生看她才感觉自身也有风采、有使用价值,才可以引以为傲。

把晓荷送至院校后,她便打的来到城区最热闹的商业街区去逛街。

看见星罗棋布的店面、应有尽有的货品,梦芹的情绪就由不得地好起来。她基本上逐个店面逛了个遍,买不买必须进来瞧一瞧、看一看,遇上适合的衣服裤子、护肤品都不讨价还价就立即装袋拎走。直至快下午的情况下才右手硬包左手包包地打过车回了家。回到家找到购物小票一捋采发觉花了三千多,但是也并不心痛,由于她如今早就解决了之前哪个贫苦贫苦的状况。一来从她那去世的男生那边得到了一笔颇丰的赔偿费(哪个短寿不幸的丈夫在上年冬季的早晨出来买早饭被一辆疾驰的货车给撞了七八米远,没等急救车来就咽了气),又把赔偿费放进了一个好闺蜜详细介绍的投资管理公司,每个月可收五六千的贷款利息;二来呢,她2020年换了一个工作中,把之前的时装店盘了出来,来到一家还算靠谱的足浴店学起了足疗技师,一个月也可以有万把元的收益,有时候把顾客服侍好啦还能得许多 台费。

因而,如今她掏钱全是花钱如流水,她要把之前过苦味生活受的这些苦全赔偿回家,他人能吃香的喝辣的,能穿金戴银的,她为什么不可以呢?看命的说她耳朵里面短、脸部肉少、鹳骨有点儿高,并不是有福气的命。一开始她想起自身艰辛曲折的人生道路,也就坚信了。想一想认命吧,可又不甘,她要从社会发展的最底层走出去,要挣很多钱,要过上富人的生活……

给这些各式各样的臭男人们捏脚丫尽管是提不了橱柜台面的工作中,但是,梦芹却感觉比干其他的挣钱多,只不过便是有时候得牺牲自己的色彩,让这些好色的男人“揩咸猪手”。她尽管内心厌烦,但是脸部还得笑容依旧,讨好取悦她们。微信里的大红包当然会从这些富有男生的手机里“嗖”的一声发送到她的手机里。

中午到店内刚换掉工作制服,便有些人点她的钟。她内心嘟囔道:干万千万别是哪个拥有狐臭味、牙被烟草呛得暗沉的秃头男。但是当她端着冼脚桶拉开虚掩着的门时,哪个讨人厌的秃头男正衣着一次性的浴服斜躺在足疗沙发上幽然地抽着烟。见日思夜想的美人来到眼下,把烟蒂往烟缸里一扔,色眯眯地看见梦芹的乳房,笑盈盈地讲到:“欢欢商品,想哥了没?哥可想着你啊,哈哈哈!”

“欢欢”是梦芹为自己起的名字,真实姓名一般是不可以告知顾客的。梦芹学会放下冼脚桶,就闻着一股掺杂着玫瑰香水、烟草也有腋臭的混和味儿扑面而来,禁不住打个打喷嚏,刚要讲话,冷不丁的被秃头男给再来一个熊抱。梦芹只能忍着着沒有恼,用劲拉开了,并娇嗔道:“哥,看着你急不可耐的,在家里大嫂毫无疑问沒有服侍行吧?”

秃头男舍不得地乘坐到沙发上,又一探身伸出手在梦芹鲜嫩的大腿根部上碰到一把,唉声叹气道:“哎,哪个‘死塑料水桶’怎能和商品比呢!他那腰比塑料水桶还粗,2个奶子垂着着,一点劲都没有!”

梦芹往桶里倒了几包牛乳,低头用力搅了搅,听着秃头男那吱吱声的脏话内心尽管一些抵触,可是自打干了足疗技师触碰的各式各样的男生多了也就慢慢习惯。顾客们讲这些粗俗的黄段子时,她还得故作高深地应对几句,有时候自身都感觉自身并不是自身了。

“哥,瞧您那色卡,外边免不了勾别人良家少妇,您还缺女性!”

梦芹边说边提示秃头男泡脚。秃头男把脚放进桶里,闭上眼畅快地享有着梦芹柔荑似双手的推拿。捏肩、揉脖、捶腿、搓手、挖耳,一套类型化的姿势出来,梦芹前额上已略微流汗。接下来里就是捏脚,捏完脚就是做前列腺保养,最终是踩背。一个钟点出来得九十分钟。期内,秃头男一会讲他的创业历程,一会讲他的人老珠黄子媳妇,再插上好多个黄色段子,隔三差五在梦芹的身上摸两下。嗅着漂亮美女的身上释放出去的香气,何尔蒙好像代谢了一大盆,弄得他全身躁动不安,不舒服无比。当梦芹给他们踩完背熟坐着布艺沙发沿上的情况下,秃头男总算憋不住了一把揽着梦芹的肩上把她掰倒在沙发上,翻盘压了上来,一头扎入梦芹的胸沟处就贪欲地吸吮了起來,一只手还不断地在梦芹的大腿根部、臀部处用手摸。梦芹又不是头一次碰到这类状况,她都不慌乱,双手一边用劲推一边装作发火道:“哥,哥,不要这样,你那样,妹纸之后也不伺候你了,快起來,你胡须扎人了!”

秃头男正处于激动处,哪儿听得进来,从梦芹的胸沟处亲来到耳朵里面根,弄得梦芹十分不舒服。这如果搁帅男得话,梦芹或许是另一种的“不舒服”,但是,这一令人一些犯呕的变态男人确实让她感觉一些像床虫爬进了的身上一样不舒服。梦芹内心要想并不是看他平常挺大气的,每一次大红包全是千儿八百的,早已跟他撕破脸皮了。惦记着仅有下绝技了,她一把抓着秃头男的蛋子用劲一捏,秃头男疼得“啊呀”一声释放压力了嘴、手,梦芹借机用劲拉开,忙下了布艺沙发,立在地面上,气哼哼地讲到:“哥,你不能那样了,那样就过分了!”

梦芹讲完忙理了理一些杂乱的衣服裤子,瞪了秃头男一眼。

秃头男也感觉自身一些太过,便忙致歉:“哎哟,好妹纸,全是哥不太好,一时冲动,谁叫你太美了呢,哥简直对你有感觉!”

秃头男一下子按兵不动了,他顺了顺头顶纷繁稀少的头发,装出一脸可怜相:“妹纸,哥简直有苦说不出啊,家中哪个人老珠黄我还二个月没碰她了,咱又沒有别的女性,我觉得一时没控制住嘛!”

“哥,你那么富有,还能缺女性,谁信呢?”梦芹好像消了气。

“确实,妹纸,”秃头男点了一支苏烟,呕吐一个烟圈,动心地说:“妹纸,哥看着你确实是个好女人,天生丽质,性子也罢,也善解人意,跟哥行吧,哥不容易辜负你的!”

“行啊,就怕你买不起哦!”梦芹莞尔一笑。

“啥?买不起,十个八个哥也养得起,你开家价听一听?”秃头男二只小圆眼放着光。

“哥,你好想包养女大学生我呀?包养女大学生本行啊!一天一万,先预付款大半年的,如何?”梦芹半用心半玩笑地讲到。

“哈哈哈,妹纸,一天十万也行啊,”秃头男站站起来向前握紧梦芹的手,一副激动的模样:“就凭我对妹纸的钟爱,我财产都给你也行!”

梦芹把秃头男的手扒开,诡谲地一笑:“哥,妹纸也没你想像的很好,我哪儿能承担得起您老人的‘抬爱’呢?大街小巷的漂亮美女那么多,您看中哪一个,一大摞纸币往上一扔,肯定有大把的漂亮美女屁颠屁颠地跟您走!”

“妹纸,我是用心的,你考虑一下,我不想给你吃大亏的!”秃头男目光里满是诚挚和期冀。

“呵呵呵,嫦娥看到了猪八戒,”梦芹边端着足浴桶往外走边说:“不太可能!哥,您再歇息会,我先出去了,我让服务员再给您倒杯茶哦!”

“哎哟,别走啊,哥也有话跟你说啊,要已不加个钟吧!”

“哥,您歇会吧,也有别的顾客点此的,回过头再说!”梦芹回头一笑。

秃头男十分不情愿地说:“那好吧,你好好考虑一下,哥真不容易辜负你的!待会接受大红包啊,哥让你包个大的!”

秃头男内心贼发痒的,他自打来店内点了梦芹的钟后,一眼就爱到了梦芹,每一次来都点她。有时候,来啦等两三个钟头还要等,而且每一次都是给梦芹许多 的台费,好像是真痴迷到了比他小二十来岁的足疗女了。

梦芹一开始只当他是你情我愿、玩笑的,但是之后感觉这一富有的秃头男好像真动了情,便就有心想避开她,躲了几回,都不凑效。惦记着他给了那么多台费,只能跟他表面一套内心一套了。

梦芹服侍完最后一个顾客早已来到深更半夜十一点多了。她整理完屋子,恭恭敬敬地赶走了顾客,又回休息区换了衣服裤子,在指纹打卡机上

按了指印才算下班了。一天忙出来累到精疲力竭,坐着的士上差点儿睡觉了,直至驾驶员老师傅喊她,她才知道来到家。返回家中,也不想洗漱间了,拉开晓荷半掩着的门看了看,见晓荷已熟睡,就喊着呵欠回自身屋子入睡来到。但是在床上却又睡不着了,人的大脑就反应迟钝地心烦意乱,一会儿想起去世丈夫,一会儿想到哪个可恨的让她流了很数次产的厚颜无耻臭男人。想到哪个服装厂企业的老总张有福气,她就恨得牙根痒,惦记着有朝一日一定要拿刀宰了他,哪个臭男人不仅蹂躏了她的肉身,更蹂躏了她的情感。想一想那时候她一个十八九岁的懵懂的女孩儿被厚颜无耻的老总张有福气给甜言蜜语地骗了,她的处女之身也给了他。那时候,她还纯真地认为得到了真情,认为自身的人生道路此后便会美满幸福了。那知直至有一天哪个臭男人的媳妇在企业正门口堵着她又抓又撕、又骂又责怪的情况下,她才知道老总张有福气给她看的离婚证书是假的,才恍然大悟。当看热闹的人站了一圈的情况下,她被扯着秀发,衣服裤子也被撕开了,被别人骂着“小三”,那类侮辱、可伶、无奈和追悔,是她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而让她气恼的是哪个厚颜无耻的张有福气居然说成她先引诱的他,说成她以便图钱……

梦芹失眠症有一些生活了,闹得她眼圈发黑、面容憔悴,心态也焦躁不安。整天睡不好觉,精神实质就无精打采,身体也困乏,便跟主管和店家请了几日假,去找了位老医生把了号脉。老医生说她患了比较严重的神经系统衰,内分泌失调一些混乱,血气循环系统也不太好,便给开个药方,让喝中药调理。梦芹尽管自小就怕打针服药,可是此次她迫不得已吃完。

在家里吃到第三副的情况下,便觉得起了实际效果,觉也略略能睡觉了,全身仿佛也轻轻松松了。吃完一个星期,便慢慢地改进了许多 ,再加在家里“轻徭薄赋”,精神实质和人体都好啦起來。

但是,当她心身刚要修复的情况下,一个不啻于瓢泼大雨的信息差点儿让她现场昏倒。让她觉得使自身日常生活有一丝自信和归属感的那几十万块钱一下子全没有了。是她的一个盆友一大早通电话告知她的,哪个让她得到了三四万盈利的投资管理公司的老总卷款老板跑路了。当她十万火急地赶来投资管理公司时,那边已经是人去楼,遍地狼籍。一群上当受骗的投资者正情绪失控地围在大门口着急地互相打听信息,有的乱砸着物品,有上当受骗的多的老婆婆则勃然大怒地破口大骂着……

梦芹心急容易上火地问了一圈人,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有些人还怀着一丝的期待打那投资管理公司老总的电話,但是电話早已打堵塞了;也有些人拨通了救援电话,警察来了,拍了照,找了好多个被告方干了询问笔录,给大门口贴了封口,让都消散回家了等信息。

那一天直至下午群体才消散,有三三两两的人自始至终不愿散去,连续来到几日,也仅仅白费功夫。梦芹好像的身上的肉被割下一大块,疼得没差点儿昏过去。她本来准备用这钱买一套归属于自身的房屋,有着归属于自身真实的家。但是,这一切都化为泡影了。她独自一人在街上流荡了大半天,道上的车和非机动车已与她不相干,她受够哪个骗财老板跑路的老总,也恼怒自身太大意,东想西想,以往、如今、未来在脑中滚翻着……


逃遁归路
情感美文

逃遁归路

一西安市,炎热的太阳光炙烧着地面。发热的混凝土地面,众多的伟岸房屋建筑,把消化吸

翠翠
情感美文

翠翠

1翠翠和老公老六在租赁屋子里不久啪啪过,翠翠伸出手悬索回来一条薄褥子遮住了下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