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静夜思》鉴赏


【全文】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分析】

本诗是李太白诸多诗文中更为众所周知的一首。描绘的是旅者的思乡之情。诗里并沒有奇瑰的想像和绮丽的文辞,有的仅仅理智的语气和好像平平淡淡的阐述,殊不知有关这首诗的赞美之词自古以来却数不胜数,这就是说白了的明星效应么?

且看最普遍的译文翻译:明亮的月光洒在窗纸上,仿佛地面上涌起了一层霜。我忍不住平分生命,看那一天窗前上空的一轮明月,不由自主低下头思索,想到远方的家乡——前几句还行了解,写的是作家在一刹那造成的幻觉。由于是幻觉,因此 基本上马上便发觉原先这地面上如雪似霜的不过是月色。月光那么迷人,任谁都免不了要仰头看一看它的本尊,那样便名正言顺地引出来了第三句——“举头望明月”。之后呢?随后“低头思故乡”。望明月而思故乡,各位请想一想,说得通吗?不感觉太苍白无力、太生硬了没有?

皓月与家乡并沒有必定的相关性,因此 假如照前边的译文翻译来了解得话显而易见存有着不符合常情及逻辑性堵塞的地区。因此 ,好像十分通俗易懂的一首诗,是否到此倒看起来错综复杂起来了呢?

实际上,正确认识本诗的重要就取决于题型“静夜思”这三个字上。

“静夜”,乃夜深人静时之意。夜深人静时,作家没入睡在干什么?原先在“思”。“思”便是思索。夜这般恬静,沒有一切响声能惊扰到陷入沉思的作家,直至忽然在床前,忽然在作家垂下的视野中,初现了一道香蜜沉沉的银白色!

咦,如何,居然起霜了么?这节令都不对啊!喔,原来是月色!

好美丽的月色啊!月光这般洁白,那皓月又当怎样?作家不由自主仰头望向天上。但见一轮明月如银盘、如冰魄悬架于蔚蓝的夜空。它这般清澈,这般澄澈,任谁望到都是不由自主胸怀而为恍然大悟起來。

唯有作家!

作家只是望了一眼,便又垂挂头去,再次深陷了思索!深陷了对家乡的粘稠的不能解决的想念中!

诗里二度出現“皓月”二字,而这般很大皓月都没法驱走作家心里的伤痛,由此可见其思念家乡之切!

那有些人会问:即然从一开始作家就倚躺在床上低下头思索,为何早没看见床前的月色呢?

尽管很早以前便倚坐思索,但一开始地面上确实沒有月色,不然当它出現时也就不容易惊扰到作家了。

仅仅枯坐思索无心睡眠的時间长时间了,伴随着月儿在周日的慢慢运作,月色总算能在某一時刻越过古窗,如液态水银般流泻在作家眼下,在静晚上如一声嘎嘎声促使如痴如醉的作家猛然警觉回来。

因此 呀,大家都了解这首诗很漂亮,却并不确实了解它美在哪里!

也许是那好像宁静的阐述性的语气中散发出不可言说的浓厚的乡思?又或是是那匠心独运的遣词用句里有难以置信的韵致而让人回味无穷绵长?总而言之能让中国人自古以来尽管模糊不清其为什么但自始至终都没有错过了它。

必须回应2个难题:

一,“床”便是屋子里的卧室床,并非院落中的马扎(马未都云)。

二,有的版本号內容为“床前看月色,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那麼,孰真孰伪?我觉得,也无须多讲,哪一个更入情入理,哪一个当然为真。

【译文翻译】

静晚上倚坐着床边陷入沉思好长时间,直至一道星光初现使我恍然大悟。

有一刹那的恍惚之间我真是得认为那竟然初秋的流雪飞霜!

这般澄澈的月色啊,怎不许内心生憧憬?我由不得仰头望向她——

蔚蓝的夜空她是这般清澈、纯洁!

只是一会儿的失神发作,只是一会儿的失神发作!

乡思便又笼罩着了我,被压迫了我,

使我再一次沉浸于到无垠的黑喑里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