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太阳眼镜的女人


“你说你动了心不该爱的人,你心里满是伤疤;你说你犯了不应该犯的错,心里满是追悔……”

手机上的来电铃声到此终断,传出去一个女音说:“莹莹,大家赶到了楼底下,你出来吧,一起喝茶吧。”

刚醒来的许雯晴一脸苍老,应对着手机上说:“姐,我有点儿难受,還是没去为好。”

“莹莹,妈就在楼底下车辆里,等你出去。你可以不必让她老人伤心啊!”

许雯晴想起妈妈,一阵苦楚涌上心头,干枯的眼圈又再飘满了眼泪。自打哪个负心人离她而去后,她的全球碎裂起来,全部人体坠落痛楚的谷底中,陷在沼泽里不能自拔。数日至今与家人不再联系。今日,爱女心切的妈妈来啦,作为闺女的她岂可视而不见?

因此,许雯晴同意亲姐姐一起喝茶去。出门口,她戴到了一副深黑色的太阳镜。但见天与地皆掉色,好似她的内心深处,早已跟那光辉和期待阻隔了起来。

见女急切的妈妈已在楼外,一见闺女从门内走出去,马上迎上去:“莹莹……”心痛得她直掉泪水,说不出来话来。

“妈,妈!”许雯晴伸出手扶着妈妈,响声有点儿啜泣,“妈,闺女没事儿!”

亲姐姐走回来,瞥见亲妹妹戴着一副太阳眼镜,那黑乎乎的眼镜片让她吃完一大惊:“莹莹,你的双眼怎么了?”

“姐,无需太担忧!双眼有点儿眼睛怕光罢了。”许雯晴忍着着心里的痛苦,万般无奈说。

她不愿取下这近视眼镜,不许妈妈与姐姐看到她的双眼??一双不忍直视的双眼。她狠不下心见到,他们流露出来的目光是那麼忧伤,那般,令她更为难过。

之后,车调到唐人茶馆,一家人围坐餐桌旁,饮茶吃尽早。左侧坐的是妈妈,右侧坐的是亲姐姐,你一句我一句说着开导安慰得话。简直可怜天下父母心!许雯晴静静的听着,有时候点了点头。她心怀感恩,与她风吹雨打相随,为她解决困难的人始终是妈妈与姐姐。但她了解,心里的伤疤并不是两三句就能平复的。

“你说你动了心不该爱的人,心里满是伤疤……”手机上铃响,许雯晴接通:“雯晴啊,如今怎么了?让一切以往吧,你可以学会坚强点!”

“卢主管,谢谢关心!卢主管,我明日就来工作。”

第二天,许雯晴开始上班。她一直戴着一副太阳眼镜,当然招来朋友们的猜想。同事玉娇亲密地说:“雯姐,你的近视眼镜挺别具一格,配在你脸部真好看!”

许雯晴表述说:“近视眼镜的功效是保护视力。双眼见风落泪,已经冶疗中。”

许雯晴不愿意表露自身的心思,她不许他人揭自身的疤痕,她更为不愿意让自尊又一次遭踩踏。

仅有到洗手间,她才取下近视眼镜。眼下虽然有太阳眼镜,但她眼下却看不到太阳光,内心更沒有太阳。这副太阳眼镜以前是她心爱之物??老公所送,当她戴上它时,微笑挂在脸部,妩媚动人,老公一直绝不吝啬这些赞美之词。那时候的乾坤是光辉璀璨的,她心里满是太阳。但是现如今,时过境迁,太阳眼镜变成她的难过的东西,戴在眼下只求遮起来。她不可以告知他人,她的眼睛经历过这些眼泪数日的刷洗,早已肿胀比较严重,2个黑眼圈眼袋十分显著。她原本是一位佳人,此时加上一副精美的近视眼镜,她看到浴室镜子里的自身,早已没了往日的漂亮和神採。她感觉镜子中那女人很生疏,一个残花败柳的女性,已被别人丢弃了,她有没有什么能够 显摆?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头都不回地摆脱门口。

许雯晴返回公司办公室,一边忙手上的活,一边悄悄注意他人的目光。说实话说,她很在乎朋友给她的绰号“冰美人”,给人的觉得有点儿呆傻,并且脾气不好,不易交往。那麼说,是不是由于她发脾气乃至有点儿蛮不讲理,老公以此为由弃她而去呢?

许雯晴反躬自省,爱老公情深不负,平常闹脾气,发些怨言,也可以对老公真心实意努力。即便老公赌钱欠帐,她也原谅,替他还款。殊不知,老公出轨了,叛变了她,不管怎样她都不可以原谅的。此次致命性的严厉打击,差点儿就摧毁她了。

许雯晴原本认为,工作工作中就能忘记痛楚,却不知道每日工作全是遭罪。一天,又在卫生间,她愣住了,怔怔地凝视着大浴室镜子里的女性,既了解又生疏,那张苍老的脸部满是深深地的苦相。这凄苦令她衰老,令她心如刀割,到底是谁令她活在昏天黑地中?更是哪个让她爱恨交加的人啊!这时候,耳旁传来玉娇跟他说过得话:“有的人身后说你苦口苦口臭脸的,苦了爹妈,苦了自身!”

第二天,工作的情况下,许雯晴脸部加了一个口罩。玉娇怪异地问道:“雯姐,这是什么原因?”

许雯晴答:“患了比较严重鼻窦炎,必须维护一下。”

又近视眼镜又防护口罩,他人的目光更为古怪。许雯晴想起一个词“百口莫辩”,她后悔莫及自身的多此一举。她骂自身:要不是个傻女人,又怎么会被男人玩弄了,蒙骗了?

来到这农田,或许再待下来,她会发疯的。她对自己说:不可以再吸气这令人心醉的气体了!没多久,她离职了。

许雯晴大白天去找工。她亲姐姐抽时间驾车回来,陪着亲妹妹到人力资源市场碰一下运势,或是到一些企业招聘面试去。百万雄兵的角逐,短期内难见夺得。

到夜里,漫漫长夜好消愁,许雯晴躲在夜店喝闷酒。更是,心伤断肠人已到,醉卧夜店君莫笑。

第二天醒来时,许雯晴发觉躺在自己家的床边。到底是谁送我回家了,帮我盖上褥子,把锁匙和近视眼镜放到茶桌上?她问一下自己。她觉得头痛不舒服,没法还记得起昨天晚上的事。她瞧见茶桌有一只杯子,她判断是那个人为自己喝过解酒药。解酒药也是那个人买的,留有了大半盒。再喝下去半盒药或许能解乙醇的毒,可是,感情的毒谁可以解?

出门在外,许雯晴向小区门卫了解:“大爷,夜里到底是谁送我回住宅小区呢?”

“李太太,是刘先生送你回家的。”

“大爷,您没看错吧?”

“沒有,没看错,看得切切实实。”

难道说简直丈夫?许雯晴砍死都不敢相信,这一渣男怎会良心不安?说禁止,他全部夜里都搂着那女人呢。更是,爱之深,恨之切。

又一天的找工招聘面试,令她心力憔悴,返回家中,顾影自怜,又待不下来了。她不是感到孤独,她是害怕孤独中想到他,那张了解的脸,那溫柔的眼光,那甜蜜的话语。原先孤独不可以让女性漂亮,却令女性在痛楚中衰老越长越丑。她要躲避孤独,因此独自一人出来,找哪个非常容易缱绻的地区。

果真夜店是个作梦的地区,她在梦里看见真正的人,听到了真实的响声。似是作梦,却又那麼的真正。她原本少喝过点酒,一心只等待那个她来,不经意间地酒醉了。午刻醒来时,我还记得昨夜里,一个了解的影子在夜店晃过;当她支持不住,糊里糊涂的情况下,又出現一双情深的双眼。之后的事再没记忆力,醒来时才知道,一切如历史重演。

她又躺在自己床边,卧房里复原哪个模样。她在心中念叨着哪个姓名:李家俊!李家俊!你回来了,和好如初了!做我的新娘,以便护着,以便照料我。她宁可坚信它是确实。她乃至想起,俩人重新开始,美好生活就在眼下。她一直期盼着完美的爱情,尽管丈夫弃她而去,可是在她内心,他仍是哪个隐隐约约的人。

夜里,许雯晴又到这一峨嵋夜店。借酒浇愁的她,只喝过少量酒,人就需要倒下来。这时候,一个傲然挺立的影子进入她的眼前。“李家俊!就是你么?”她一跃而起,恢复视力,注视仔细观看,那男生也戴黑色眼镜,嘴巴上边爬满浓密的胡子。“老先生,不太好思,承认错误人!”许雯晴感觉这人长相像丈夫李家俊。

但见男生微微一笑说:“您好,小妹!大白天的情况下,我还在人力资源市场见过你。你假如很感兴趣可来我企业招聘面试。”说着,递上一张个人名片:李家杰,雄达企业经理。

第二天,许雯晴顺利地当到了雄达企业的总经理秘书。许雯晴每日在张总身旁,耳闻目睹,对他的为人正直愈来愈有好感。他总是微微一笑,让她想起电视剧名《微微一笑很倾城》,虽不能倾世,还可以倾情。能有倾城的时光,能有倾情的人,对一个女人而言太关键了。她想,能遇到李一直她的好运。张总年富力强,聪明能干,温润如玉,而又无失幽默。

一次,张总应对许雯晴,微微一笑说:“雯晴啊,你是我心中企业的品牌代言人,太阳,乐观,奋进,奋发进取,一个都不可以少。”

许雯晴笑了:“张总,你不害怕我这黑眼镜毁坏了你的品牌形象吗?”她高兴得花枝乱颤,心里这片伤痛早就一扫而空,那开怀一笑使她变成一位太阳佳人。

张总笑容着说:“更是这太阳眼镜,你看起来更为美丽动人了。你看看,你的风采把顾客都吸引住回来啊!”

她已习惯这副太阳眼镜,如果不戴上它,反而有点儿不适合。这个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张总常对他说:“雯晴,你戴了近视眼镜太漂亮了!”此时,太阳眼镜是她的太阳光,给她太阳与期待。

见过顾客,签了合同书后,张总请许雯晴来到西餐店庆贺一番。

那晚,她還是戴到了太阳眼镜,风里的长头发轻轻地飘舞,往日这位亭亭玉立的佳人回家了。身边的张总轻轻地挽住她的手,款多走过来,吸引住了是多少羡慕的眼光。晚饭后,张总给她拍了很多写真照片,吸引了最幸福的时光。

有一天,雄达企业来啦一个人,居然是许雯晴的丈夫??李家俊。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张总,她们俩人个子长相太像了。她又看到丈夫那副丑恶的丑恶嘴脸。他来这儿做什么?她早已有一段时间沒有去峨嵋夜店了,难道,他找她来了?他此次是为我而来吗?许雯晴惦记着,步伐靠近了公司办公室。

那时候张总在办公室,见有些人拉门进去,便说:“雯晴……”马上愣住了,他想不到进去的人是李家俊。“哥,回来歌词!啥事啦?”

“侄子,听哥说,我们是弟兄,哥有难了,你一定要帮助啊!”李家俊眼睛泛红,声音沙哑了。

又一样的招数!许雯晴想到过去的李家俊,做生意上亏掉本,或是是输掉了钱,他便一副无路可走的模样,对她低声下气,祈愿立誓的。

“哥,你要想一想,三思而后行啊!哥,一次又一次地,我给了你要多少钱,但是你不能自拔,它是个无底深潭填不可啊!”李家杰恳切地说。

门口的许雯晴听得搞清楚,总算如梦初醒:世界上哪来这么多的偶然!这一张总李家杰便是丈夫李家俊的亲侄子。他来找我了,那2个夜里是他送自身回家了的。原先全是家杰的分配,或许正合她的期待。她的眼眸在灯光效果的映衬下,流动性着异常的神採。

办公室里,李家俊接通拨电话:“親愛的的,不要生气,我正急事呢。宝贝啊,哪家

用嘛不容易少让你一分钱,老老实实,等我回家吧!”

不一会儿,又有拨电话,李家俊赶忙说:“龙哥,龙哥,和气生财嘛,哪个一点钱,无须担忧!我一接到钱,立刻让你送去!”接通完电話,他面色又立刻阴郁了出来。

往日哪个俊秀?洒,英俊潇洒的许家俊来到哪儿?许雯晴强颜欢笑。眼看丈夫一副狼狈相,她心里竟长出一丝酣畅。或许她对这个男人失落了。

李家俊早已愁眉不展了,他踱着步伐沉思良久。如今他仅有施展最终一招了,但见他可怜兮兮地说:“侄子,哥抱歉你!全是哥执迷不悔,一错再错,请你原谅我吧!”

李家杰真心诚意说:“哥,画蛇添足为时未晚,哥知错就改了,我很高兴!如果你知错就改,我能宽容你的。”

李家俊紧握着侄子的手,眼含着泪光说:“侄子啊,它是哥最后一次求你。哥现在是无路可走了,好侄子,哥求你啦!”

“家杰,千万别上他的当!”说着,许雯晴走入公司办公室。

“你怎么也来啦?”李家俊瞪着她。

“厚颜无耻!又赌博又玩女人,回家又想伤害自身的侄子,别想蒙骗大家!”

李家俊懂了,她和哥哥原先来到一起了。

“这个女性好绝情啊!你够狠啊!”李家俊有点儿歇斯底里,有些愤懑。

许雯晴一把取下太阳眼镜拿给他手里,果断地说:“你送我的还给你,后会无期!”字字义正词严,悭锵强有力,令他瞠目结舌。

她对这个男人彻底死心了!

一个曾经深爱过你的女人,作出这般决然的事;一个素来刚正不阿聪明的侄子,早已已不坚信他了。李家俊觉得失落,对将来造成一种害怕,他不由自主打个寒噤。他知道讨不上划算了,他的末世来到。他猛地回身走出办公室,总算悻悻地离开了。

此时从许雯晴心里出现一句:早知今日,爱错了人!

这时候公司办公室仅有许雯晴和李家杰。他说:“这一切我还弄懂了。”

他微微一笑,取下近视眼镜,撕下假胡须,眼下马上出現一个俊秀青年人,跟那李家俊看起来一模一样,真能真假难辨。

这对双胞胎兄弟,以前另外迷上许雯晴,仅有亲哥哥虏获来到她的欢心。侄子在悲伤欲绝中出走,三年后回家了,他当到了雄达企业的经理。

此刻,俩人对视着,心存千千语却无法表一句;心里爱如火,根据十指相扣的手传送着发热量。

这时候他们也没有佩戴眼镜了,他脸部盛开着溫柔的笑容,眉目清秀中间透着一腔情深;她那害羞的脸部弥漫着幸福快乐的微笑,眼眸明眸善睐,是那麼明亮动人。

他仍然笑容着:“雯晴,你清楚吗?就是你的太阳眼镜将我吸引住过来了。原先取下近视眼镜的你更漂亮!”

她缓缓的说:“家杰,使我们感谢上苍,让我们俩走来到一起,给我们俩一个能够 再去挑选的机遇。”


青春年少重续
情感美文

青春年少重续

那一年,我国遭受了近十多年来较大的雪灾;那一年,四川汶川5.12地震灾害,那一年北京

生疏聊友
情感美文

生疏聊友

一李建国“无上光荣”离休了。往往无上光荣,是由于校领导在交流会上公布公布:“老赵

水月亮
情感美文

水月亮

一与他的相遇,是一个出现意外。若沒有在哪个小鎮初中当打字员兼职,若沒有碰到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