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牛羊肉铺 倒霉鬼的小故事


我在上边俯瞰着一切,这儿并不是人间天堂,像我这样的匪徒,人间天堂是拒绝接收的。你要了解,我是怎死的?盆友,这句话可就长了,得从一碗牛杂面谈起。

姥姥的牛羊肉铺相传是一家百年老字号,在我们家周边一共开过俩家;一家在离我租房子住的房屋三百米,另一家很远,在八百米外。

平时,我全是去三百米外的哪家。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地痞流氓,左邻右舍街房沒有不害怕的,每回吃面条,商家都十分客套,不收款送凉拌菜、饮品是在所难免。可那一天,出了情况,我按平时的時间去,一进门处,就坐着平时的部位,高喊一声:“马三,来一碗牛杂面,中份,凉拌菜再来一个松花蛋。”

“好咧。”

不一会儿,在我了解的部位,我的牛杂面就摆放在眼下,我细细地咬合,别有一番口味。

“好面。”

这时候,我听见洱海的一阵咳嗽声,就在我正前方五米,有一个人把自己包得严实,只外露一双眼睛,他的那一双双眼死死的盯住我,我看了好难受。

他又冲着我干咳,两短一长,又三长两短,再一长一短,我怀疑唾沫星子都飘过来了。猛然,怒向胆边生,站立起来就喝道:“妈了个巴子,你弄甚?看什么看,没见过山东大汉。”

马三立马踏过而言:“二位爷,别生气。”

那个人收敛性起目光,拿上自身的物品就需要走。我马上拦下他,这人与我类似高,身型被长大衣包起来,看不出。我纯真地认为能够 击倒他,水泥熟料他力大无穷,一拳打在我胸脯;猛然,刚吃的牛杂汤都呕吐出去,这不是最重要的,他要我出糗了。

因为我不甘落后,打回来。他竟抓住了,一回身,我摔了个狗吃屎。再想追他时,人早已看不到;我这人好面子,马上就追出来,在一条偏远的小路上发觉了他。

“龟儿子,给人资占住。”

他压根就不理我,满不在乎朝前走。我猛然肝火,取出袋子里装X的电击棍,一棒下来,他就晕了,随后撞到了一颗石头上。见四周没有人,我走得他旁边,扒了他的长大衣、大帽,再看他时,竟然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年人,看起来阴险毒辣,应该是道上混的。

我有点儿担心,这一棒不容易至死,但是,头顶全是血。我马上通电话叫120,装作人民群众。我是个混混,但也不愿做凶犯。

我躲在草地上,去医院把他抬进急救车。听见他也有吸气,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出来。他假如醒来时,必定会一件事威胁恐吓,来看,这个面馆之后不可以再来到,连出租房屋也不可以再住。打定主意,我打算搬到背井离乡八百米外的另一家姥姥的牛羊肉铺周边,我确实不愿拆换对门的口感。

第一回来这个,我将自身穿着打扮得像一不小心高压电击的成年人,假如以真面目去,万一有熟悉的职工和住户就糟了,我务必防止被别人记牢外貌。

这不止是以便一碗牛杂面,只是之后每一天的牛杂面。我不能沒有这个面,媳妇小孩也没有,再沒有面,我也什么都不是了。

次之,我不能再像过去那般猖狂,得做人要低调。時间一长,我有点儿憎恨哪个小孙子,乃至一段时间期盼他来要我不便,就算打我一顿也罢。

姥姥的牛羊肉铺都是有一台吊住的电视机,平时,都只播新闻报道,每一次都一样。《天天直播》常常播的全是哪里渗水、断电、安全事故或禁毒教育、扫黄,我早看厌了。

这个世界沒有产生一丝一毫新鮮的事。例如某一被高压电击的人要请人报仇。我看了好多遍,還是没发觉相近的新闻报道。

电视上老是出現一个禁毒教育的先锋人物,我每回见到他,都感觉他有点像川普。

来到一个多月后,我坐着上一家面店同样的部位,它是我的老习惯性,和谢尔顿一样,讨厌更改。有一天,我面早已吃到一半,正前方又传出咳嗽声,和上回一样的节奏感。我不敢抬头看,难道说是他?

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因此,我灵机一动,也学着上回那个人的干咳,另一方听见后,又传出另一种节奏感,以后就没声音了。

吃了牛杂面,结完账,我有意瞥了一眼他,并并不是当日一不小心高压电击的成年人,只是一个三十不上的年青人,一身刺青,外露全身肌肉来,手里还拿着棍,一看就惹不起。

我回家了来到,内心想,这年代,奇怪的人如何这么多。

第二天,我要去的有点儿晚,令人费解的是,店内做生意不太好,仅有三三两两的人,占有着四边的每个部位。老总和店小二招乎我后,语调也较为生涩。

更令人费解的是,昨日哪个年青人也在,并且還是同一个部位。他看上去谨小慎微,我觉得得内心发毛,禁不住要往袋子里掏电击器,为避免被袭击,我早充分准备了。

附近人都看起来很焦虑不安。忽然,我嗅到了牛杂面的香气,讲到:“老总,老样。”

我又坐着哪个部位,店小二将热腾腾的牛杂面端到我的眼前,我一闻便如痴如醉。就是这个味。我深吸气一口气,正准备开吃,对门的年青人又刚开始以一样的节奏感干咳。

我呐了闷,难道说这类抢人头的干咳,是年青人中间全新升级张艺兴式的Stella?如何觉得每个人都懂,仅有我不想?

无可奈何之时,我只能再效仿了一遍。我不经意中发觉,别人都会不经意地看着我,难道说我也并不是个年青人?一群土老鳖。

吃了牛杂面,我跑去结帐。年青人从后拦住我,细声地说:“你要不可以走,我急事约你。”

“我为何不可以走。”

年青人抡起了木棍,拦下我的好去处。我气不打一出去,忽然有些人高喊:“他有枪”,电击棍刚冒头,一颗炮弹直直地飞进来我的前额,我迅速就升了天。

我也飘在天空静静地看见自身的遗体,脸并不是很好看,多一颗炮弹也没啥。可我都搞不懂,我怎么会死,这儿怎么会有些人持械。

年青人被拷了起來,他偏过度,对拿枪的人说:“警察,我这也算戴罪立功吧。他便是大家一直在找的毒贩灭霸。”

“你那么毫无疑问?”

“我大哥跟他约好,在姥姥的牛羊肉铺见面,就坐着这一部位,暗语便是刚刚我干咳的內容,这类暗语是他自己编的,他人压根不容易搞清楚。大哥也讲过他的打扮,不太可能会承认错误,上回,我大哥等了三天他都没来,四处找也没找到别人,就派我等,昨日,我终于见到他了。”

我终于认清了帮我一颗炮弹的人,妈了个巴子。

你要跟我说哪个真实的毒贩在哪儿?他运势可好了,由于我的高压电击,再加撞到了石块,他居然失去记忆了。去世了之后,我有了大量時间思考我的一生,我做得最后悔莫及的一件事,便是临终以前,吃牛杂面时忘记了要一份凉拌菜。

凉拌菜配牛杂面才纯正嘛。


余热回收
短篇小说

余热回收

见老公回家,女性赶快冲过来,扔下凉拖,接到老公手上的专用工具,回过头来去,来到门

阮籍
短篇小说

阮籍

做为文化人,更做为“竹林七贤”中的一员,阮籍有说不出来的烦。她们几个人老往竹林里

队友为他送别
短篇小说

队友为他送别

李贵是一名士兵,长期驻扎在中华民族的新疆南疆,老婆张静是一家三甲医院的护理人员,

晋升谜团
短篇小说

晋升谜团

一当陈小文在美高梅国际酒店用餐时,裤兜的电话通个不断,他悄悄的瞧了瞧,是侄子的电

仙女与红薯
短篇小说

仙女与红薯

冬月二十六日,村内同一天娶进2个新娘子:一个叫阿茹,一个小莫。阿茹细皮嫩肉,阿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