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柱住在天台山旅游的瞭望台上,家中世世代代相守在这里高山中,现有数百年历史时间了。

在山柱祖父手上,主要是靠捕猎谋生。老人一根土铳,那就是弹无虚发,前去镇压了高山当中许多野兽,也从野兽口中拯救了许多年幼的苍生,还种活了街坊四邻一家人。

来到山柱这一代,他不以捕猎为天生赚钱养家了,虽然他举起土铳,也是准确,弹无虚发。但是,他讨厌用刀举枪,怕见到朱红的血水,怕嗅到腥腥的血味,怕听见击中后苍生们的厉声惨叫,怕见到小动物人死之后的这些惨象。他开荒出去一些荒山荒坎,再用篱笆墙、荊棘围住,作为农田种,一家人太阳升起日作、日出日落时间,过着平稳的、舒适安逸的、世外桃园一样的生活。

沒有想起,在这一年,小日本鬼子开入了天台山旅游,要在山顶的瞭望台上修堡垒,对山脚下的村村寨寨开展监管。山柱被小日本鬼子用刺刀“请”了去,顺带,这些叫“皇军”的日本鬼子,“借”离开了她家水稻、苞米、箩卜、大白菜这类的一切可以吃的食物,“借”离开了褥子、靴子和铁锹、铁锨等可以穿和可以用的物品。

山柱劈石头,抬石头,垒墙做堡垒,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地做了一个多月,一身衣服裤子穿臭了,磨烂了,几回规定回家了勤换衣服裤子,日本鬼子一直用握把“回应”他。

这一天,山柱的媳妇给山柱送衣服裤子,来到修堡垒的施工工地,日本鬼子却不必山柱的媳妇离去,说成“请”她帮几日厨。日本军官又喊来山柱,递一根洋烟给他们,“请”他出山,再找好多个女性进山,说成帮助厨,做饭吃,让干活儿的人吃好一点。

山柱清晰,自身去也得去,没去也得去。没去请人,日本鬼子既不容易让媳妇走,也不会使他吃“好果实”。他就咬着牙、万般无奈地底了山。

二天以后,山柱从山脚下产生了两女。

来到山顶,山柱就见到自身媳妇早已不成人样了。她破衣烂衫的,披上头散着发,平常里那一双“黑珍珠”一样的双眼变成了一对“红樱桃”。山柱正愣神之时,小日本鬼子早把他带上来的2个女性,拉进了堡垒。

接下去,便是女性的哭喊声、叫喊声和日本鬼子的狂笑声。

山柱血往上面冒,他冲过来,要和小日本鬼子“讲理”,却被日本鬼子的握把“回应”得昏死过去。

醒来的山柱眼前,平躺着几具女性一丝不挂的遗体,他媳妇也在这其中。山柱再一次人事不醒,昏死过去。

再一次醒来时以后的山柱,被一个鬼子用枪刺逼着,把女性的遗体背起來,一个一个地往半山腰送,一个一个地开展埋藏。

山柱埋完最终一个女人后,看一下身旁打瞌睡的日本鬼子,便一锹铲没了他的头。糊里糊涂当中,山柱晃晃悠悠地晃进了天台山旅游浓雾当中,背后是炒豆子一样的说话声……

一连求了好多个别人,山柱沒有讨到一粒米、一口饭。他早已四天沒有进一点物品到口中了,人晕晕乎乎的,觉得自身的头极大地、麻麻,嘴里干躁燥的,充满了腥臭味,腿晕晕沉沉、僵僵的,每移动一脚,必须施展全身的力。

山柱没心寒,没失落,他坚信世界上毫无疑问有热心人,毫无疑问不容易使他饿死了。他虽然分不清楚东西南北,但脑中一直恪守着一定要生存下去的信心,并再次在这里一个不知名的村庄里,向前行乞着,探求着。

又触到一户别人的门口,当山柱触到一个棱形的门扣,并摇晃门扣时,人就倒下来,饿晕过去了。

山柱醒过来后,躺在一张床边,床前,一个老头正一饭勺一饭勺地为自己喂小米汤。老头儿身旁站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小伙儿。

小伙儿指向老头儿,对睁开眼睛的山柱说,我父看着你饿昏了,还全身的血,就要我帮着将你抬进来。

山柱就骨碌一下,滚到床下,叩头谢恩。

老头儿叫山柱脱掉全身黏着血渍的血衣,叫他换掉自身孩子哪个小伙儿的整洁衣服裤子。随后问山柱,你犯了啥事?

看一下平易近人,相貌公益慈善的老头儿,山柱说,我杀了小鬼子,糊里糊涂逃到这儿来的……

山柱话没讲完,就又昏睡不醒以往。

当山柱醒过来后,早已是深夜,他是被老头儿推醒的。老头儿说,你快步走,鬼子来了!

山柱给老头儿磕了一个响头,就在一声比一声紧的狗叫声中,往村外跑去。跑到村庄后的山岭处时,山柱听见村庄里传出了啪啪响的说话声,看到了映红了天的火花。

山柱一路向北走,之后,找到八路军,报名参加了革命队伍。

新中国的成立的前夜。

山柱由于受伤不可以报名参加精兵南进,就转来到地区,从业土改工作中。

有一天下午,当到了当地政府现任主席的山柱,就要下基层,却收到一个汇报,是一个土改工作队员工作人员急急忙忙送去的。汇报上说,这一个工作队员要前去镇压一个卖国贼,他以前把一个八路军出售给了小日本鬼子。

汇报的主要内容是:在中国抗战阶段的一天深夜,要前去镇压的这一个卖国贼,把一个叫山柱的在她家避灾的八路军交到了小日本鬼子。并在那晚,小日本鬼子把山柱活生生放火烧了。

山柱心中一怔,心跳很快,立刻往当场赶。

在山柱觉得中很了解的一家有棱形门扣的门口,一个五花大绑的老头儿,身上插着“大汉奸”的品牌。

山柱扑向前,把塞在老头儿口中的布团拔下来,看见那张平易近人,相貌公益慈善的脸,兴奋迫不及待地问道,被放火烧的那一个人,到底是谁?!

我儿子。老头儿啜泣着说,那夜,小日本鬼子的狼狗嗅着你的腥臭味,带著团队追来啦。她们围了村庄,架了重机枪,要村庄里的人将你放出来,要不然,就需要把村里人杀死,没有办法,我只能拿出我儿子。

“轰”的一声,山柱跪伏在老头儿旁边,咽喉里硬邦邦的的蹦出来几个字,父!我便是你儿。你就是我父!


一根筋
短篇小说

一根筋

一“笑面虎”周明得偿所愿地坐着了厅长的王座上,做为同学“一根筋”的我,仍然泰然自

狼与牛
短篇小说

狼与牛

狼牛和狗都日常生活在这里座青翠欲滴的山顶。狼每日在山顶无拘无束地逛荡,游遍了一切

教师画的符
短篇小说

教师画的符

我发现了我的眼睛视力愈来愈模糊不清了,模糊不清得颠三倒四。在家里没有感觉异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