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庚子抗疫纪》 ----简记抵御新冠战


己亥冬,毒疫作于江成北,始染疾者但是二三。或温,或燥,或咳,或头鼻疼塞身重乏力,亦有胸闷气短下泻者。病初,状多与伤寒论无有,人皆谓时疫也,不够虑。是故江右疫才起,没有人患之。

直到正月末,鄂邑行医者张继先收诊数患,诸患皆温咳且痨,症型颇相近,继先甚疑之,认为非向痨疾。张氏继先者,乃富华中西结合名中医,师从于武汉大学临床医学珞珈鸿儒。癸未春,抗击非典疫起,先时年三十又七,为汉阳疫患排疑,执事敏而专,屡立新功。继先因觉是疫危厉,俄三十而立报富华医吏,吏自即日起浦东卫健官署,署文下谓疫因模糊不清,勿外宣。是时,行医者李文书亮,亦疑近疫,乃众告亲朋好友故友,盼惊醒,警示之勿妄言。寻疫延蔓甚,民皆怨怒,李文书亮后亦染疫逝,世人哀之,谓为“吹哨者”。实继先在前,文亮放前,并为医之仁心者。

岁终,国卫健委首遣工程院院士高福、博士生导师王广发等抵鄂巡视肺炎疫情,至庚子初皆觉可控性,遂启二级响应阻遏。邑之吏民集散中心如顾,或会或宴,一时无绝。

今众皆疑似疫来源于华南地区市井生活。初,这里店面相连、店面毗邻、商贾云集。正中间多有奸贩黑售,违令私蓄山间野兽,阴养取利。云者曰:凡世之可肉食者,华南地区中尝具有,龟、兔、鱼、虾、蟃、蟹、鳖、豻、狸、獾、仓鼠、蜘蛛、野鸽蛋……珍异咸见。虽粪溺散流、污浊遍地、藏垢纳污,然味食口重则相见恨晚,饕鬄者春风得意期间。过路人皆掩口鼻屏息过,多呕,去之甚大。

庚子端月中,新冠毒疫更甚,至国士闽粤钟南山院士公授命北巡,谓疫疾俏丽传承互染。是时染疫者已逾千万,值春运期间交通出行忙碌之时,来往南北方,行走物品,商旅服务行业主们不能数计,形势危如累卵。后鄂邑皆封城断交通出行,以绝此疫。内忧生起,中国人惶恐不安者众,故患夙敌籍以兴痴人说梦,欲乱我振兴伟业。幸上面有施策略者,宣调法家拂士陈一新、应勇、王忠林、王贺胜等往鄂视事,底下钟公深圳南山、张公定宇、巾帼李兰娟等一众柱栋国才及滇、琼、陕、粤、桂、闽、赣、苏、浙、皖、湘、豫、黔、津、川、渝等增援,加上军内官兵临危受任维艰,抗疫不惰,民稍安。邻近远邦之家我者,亦多资遣钱财冰法助我抗疫,然我金、马、台、澎主事者蔡氏以我来壑,倒打一耙,籍“疫”谋独,令中国人寒心鄙夷,出离愤怒。

数月,疫尽除,城引路通,国哀殇者,刑作奸犯科,嘉忠善立新功,全民欣呼。

此后,国益强,民益富,中华民族兴复,九州共庆。未及百年老,运势共体初立,天地和同。

太史公曰:天地天地万物,唯有德者居之,失德断绳,必亡。民利为之,民利而兴,则安定团结。


故乡的房檐
经典散文

故乡的房檐

第一次离开家,赶到广东省,在中山市一呆多年。要我最不可以了解的是:广东省的房屋,

心愿
经典散文

心愿

一  王老汉整整折腾了一夜,五更时眼睁睁地看着老伴咽下最一口气,他眼角无奈地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