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 梦间集


(一)

它是……哪儿?

逐渐保持清醒后,我动了动手腕子,从奢华的宿舍床往上爬起來,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我还活着。刚准备下床看一下,背后突然传出一人行走的响声,我迷惘回过头,看见一位亲戚朋友向我床前走过来,嘴巴略微激起一抹笑靥:“醒过来。”

我觉得我懂得了是怎么回事,便动了动发干的嘴巴:“感谢你救了我。”

“嗯?那么见外干什么,以大家的情分,它是应当的。但是总的来说,你为什么心里堵得慌啊?”他询问道。

“我……不记得了。”脑中空白页得很,如何也记不起来是啥原因。

他看上去倒挺了解,只叮嘱我:“好吧,没事儿,你先好好休息。不开心的事就不必去想想。”

待人体种好后,我也离开她们家。走的情况下他还一副舍不得的模样,仿佛放我走是他开过多少养育恩一样,因为我没瞎想便一路搭车回了自己家。

家中倒是一切如常,来看我走的情况下并沒有产生哪些不幸,因此我也舒心地住下了。

(二)

我好像常常会莫名其妙失去记忆,如同如今,我想不起又已过多长时间,只了解现在的我恍若置身世间囚牢,接纳数万人痛斥。

她们毁了我的家园后,又竞相板着脸不屑一顾地指向我喊:“你干什么?孽障!”“你居然这般不识大体,对父母人兵刀相背?你是要将大家杀戮消失殆尽吗?这个无情无义的牲口!”她们相貌丑恶地痛斥我,恨不得把世界上最不好听的说辞全都加诸在我的身上,最好是化作尖刀一刀刀扎下能好一样。

这才多长时间啊,就翻脸无情。

我只能火上加油:“过意不去,大家啊,都可恶。”

我眼见着她们的脸绚丽多姿地变幻莫测,她们的脚底狠狠地踩下我的作品们,我反倒轻轻松松地说:“都下地狱吧,我想这世界上再没人能逼我,就算是大家,”剑尖肃然偏向一地的遗体,“也一样!”

“你要跑吗?”老头儿扑在地面上颤颤巍巍的,口中却一直不断地捡着粗话骂,他眼光凶悍地瞪着我,“杀死大家,你也得不到你要想的,神经病便是神经病!始终也并不是人!你不配……”星光落刃,我基本上耗尽全身上下的气力才将他的脑壳砍了出来。

盯住路面的狼籍一片,我突然感觉百感交集,却又禁不住想:我究竟解决了沒有,有木有离我要的物品近一点。原本她们无须落个这一结局,可谁让她们先不将我当人,伪饰友谊自高自大地觉得我前十几年不计较,今朝还会继续不计较。

呵。

柔和的风轻拂猩红的庭院,贝壳风铃叮当作响。我矗立半天,哪些也没想,伸出手想抹前额细汗,视线却看到了一手的艳丽色调,心下恶心想吐,便踮起飞出了这一囚牢的地方。

无论走到哪里,我耳旁一直会传来那一天我监听到的密语,汉语翻译回来大多便是:代行三千大道,驱壳会用,禽腐蚀骨,剜心瘦身,使其过世世家,没死不长……

吵死了!

我明白了它是打了小的问题,有时候造成的耳呜引发,纷繁响声越大耳朵里面响声越响,药石可控性一时却没法除根。头疼欲裂,也要紧抓着纷繁。

我好像,对人更警醒了。

時间一天天以往,经过我脚底农田的人也许多 ,可也没有向一切一个人寻求帮助。保持清醒的情况下我也想,要不一直那么睡下去,或是能够无需再见到外边的人事情,也挺不错。

(三)

再度睁开眼后,是我一瞬间的恍惚之间。待视野聚焦点后.我认清,原来是他的官邸。

下一秒他开心地冲过来抓着我手,“你醒了你醒了,真棒,你近几天究竟怎么啦,一直沒有音信,我官差找了你好长时间,結果你自己来啦我们家,这就对了嘛,有哪些难题和艰难你都能来要我,我们一起应对啊。”

他依然还在一旁满不在乎地絮絮叨叨,我却心下一凛,在听见那句“你自己来啦我们家”时。可今朝今天,有很多难题我不愿意去弄搞清楚和担心清晰了。因此说:“我觉得用餐。”

“好,我让餐厅厨房老师傅备着了,立刻啊,你先起來走一走,在厅面等着我。”讲完他便一溜烟地跑开过。

又那么混了段生活,岁月安好情绪无澜也无澜。这一天夜里,他跟我说,大恩大德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表明表明啊?

我回:那么我该怎么表明你才令人满意呢?

他淡淡笑道说,就这样。

背后软帐衾罗,旖旎风光里他仿佛讲过句,不负我之前不动你,放你走便是以便给你甘心情愿地跟着。

悠闲自在了没几日,一日我正在整理衣服,听见外边喧闹声忙赶走看。刚出房檐头上上便有一道惊雷落下来,看见了上空闪过的多张了解脸孔,也看见院子里一些手上带棍子的会武之人。她们张口的情况下勃然大怒地指向我脑壳,可是我一副思绪都半空中化作黑厉的这些魂影的身上,仍未听清有人说的是啥。

黑厉是人死之后凝魂之影,来看我不过是从没逃掉过。

这些会武之人三两下施放后,我周边的自然环境就修复了。原先仍在囚牢里啊,原以为我走得挺远了,有点儿荒诞。

突然想到一个人,我询问:“他呢?”

“如何?你要敢找我?”他一脸的不可置信,从我背后的墙脚边走出去,“我在想不到你居然是那样的一个,一个……”

“神经病。”我善心帮他填补道。

我突然就行恨,恨沒有真实地杀死她们,全部想置我于痛不欲生的地方的她们才该下地狱!为何协同起來征讨我?我不愿就那么任其处理。

扬剑出鞘,我拼了命奔向离我近期的人,别人见我动手能力一起将我包围住,我左冲右突誓要将她们击杀于我灭顶的怨恨之中,我乃至感觉沒有理性仅有憎恨的我不畏身亡的。总算,按耐不住的黑厉魂影——我的好亲大家,向我扑来。碰触生命的武士刀挺阔粗犷,我迅速就力不可以敌,被数十双武士刀砍出了创口,我继续挣脱着再度资金投入冲杀,判断力着黑厉的鬼刃拷进我的灵魂影处,共盈撕破了我的灵源!这种感觉我没法叙述,那真是要疼到爽极的人生境界,我终于舒服了。

(四)

我完全失陷于观念当中,这反倒要我一点点搞清楚回来。大约是太不愿待在这儿了,我拧着眉梢使劲侧卧,这才患得患失到,原来是天亮。

梦醒了。

难受地动了动懒懒的人体,挣脱着坐起來触到手机查看了眼時间:早上七点四十七。


朋友老赵
短篇小说

朋友老赵

早晨,刚工作,发电机组的刘大姐神秘兮兮地对我说:“老李,听闻没,老赵出大事了?”

母亲的爱
短篇小说

母亲的爱

这是一个真人真事,产生在中国北方地区边境线,在内蒙古与外蒙交界的地区。初秋时节,

第二次下基层
短篇小说

第二次下基层

三十五年前,秦洪做为知青,曾在甘县车风工社东坪村插过队。前2年有一天下午,秦洪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