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祸相依


下边有人吗?

有。听见上面有人讯问,刘能连忙抬起头,本能反应费尽心思答复一声。但是口中正噙着块糖,一仰头,糖果咕咚滚进了咽喉,“有”字便没传出来,待吞咽糖块,再度往上映衬的当儿,一根建筑钢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竖下落出来,从嘴唇里进,后脖项出。霎时间把他钉在了地面上。

人就向往后仰着,大张着嘴,眼望西天。

这场景看见那也有个活?

可刘能偏要活了。也就毫厘之差。

这简直命大。可,命大,并不等于福大。

历经医院门诊竭尽全力的救治,刘能沒有送命,这应当算大幸,但是,按刘能得话说:“去世了倒好了。”但是,没死,就不好了。你想一想,那麼涨个铁棒往降落,从口中捅穿了脖,牙还能有么,当然没有了,较大 的难题是,脖子上的筋动了,虽然没坏,却扭不可脖、抬不可头、恶狠狠毫无知觉了。识人斜歪着脸,讲话拿眼睛往上面勾,哪个费力。好在别的一切正常,行走也就仰着个腹部,垂着个颈部,人向前走,眼往上翻。

还行,气嗓没破,讲话虽透风,但声线一切正常。按刘能自我调侃得话说:“能用餐就非常好了。上天绵绵不绝家家雀,这也算大福了。”

那样的人体,施工工地是不可以做了。刘能上有老,下有小,自身还要日常生活,迫不得已,只能蹬了个三轮车,街边卖蔬菜。

还不要说,做生意还非常火爆。

大家多有同情心,大伙儿没事儿都是去照料他,买两根葱,拿二颗菜,从来不议价。通常大半天时间,一车菜就卖光了。他也很少卖。他知道它是大伙儿照料他,能卖光一车菜,他也满足了。

闲来无事,就学唱歌,这一唱,像模像样,虽然嘴唇透风,却也是独具一格风韵。尤其是痛楚的歌,忧伤的调,让刘能唱得哪个声嘶力竭,加上漏汽的声线3D渲染,格外超好听,连观众们都被打动痛哭。大伙儿想听,刘能为心怀感恩,也唱得拼命。每日中午菜一卖光,就拿了话筒歌唱,大伙儿喜爱听哪些,他就唱什么。边学唱。边唱学游戏。效仿得挺像。

县上有一个自媒体平台,每天来录他,录好就放进在网上,之后干脆住出来,直播间。自媒体平台爆火,他也红了,网络红人。叫,卖蔬菜一哥。

人众所周知,中国各省都是有忠实粉絲。粉絲邀约他到大城市演出,竞价数十万。自然,也是有给他们出想法劝他“走穴”的,也是有想高价位聘用他,做好自己演艺人的,也有想把他的个人事迹编出影片,使他做出演的。

乃至钱都撂到了餐桌。

他不。他说道,我是一卖蔬菜的,大伙儿买我的菜,是一件事的协助,是抬爱,大伙儿喜爱听我的歌,那也是协助,是抬爱,我的根在这里,就喜欢这里。在这儿,我爱唱,唱的自得,是大家说的优秀人才,离去这里,我唱不上,啥也不是。挣不完的钱,也不愿去挣哪个钱。

粉絲们更加打动,纷至沓来。

刘能仍然自己做自己的,早上卖蔬菜,中午歌唱。

日复一日。日日夜夜火爆,象过新年一样。

按刘能得话说:“上天绵绵不绝家家雀,我这简直福祸相依了。”


装了一回丈夫
短篇小说

装了一回丈夫

不经意来啦好心态,我剪了个短头发,穿上了丈夫的衣服裤子,在华灯初上的情况下摆脱了

美谈
短篇小说

美谈

郭怀将肩膀的重担又换了一个肩,刚想迈开,陡地瞧见一旁的媳妇坐了出来,直摸肚子,脸

评价双眼
短篇小说

评价双眼

双眼错轨,你的运动轨迹由眼镜片攻占,而眼睛视力被近视度数绑票,视野的底盘被失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