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们


外挂字幕:1911年,清朝腐烂,痞棍猖狂,各种各样苛捐杂税,如一块儿大石头,压着吃苦的老百姓,大家在被压迫中挣脱,抵抗。就在这方面农田上,以前开演过一段舍生忘死的小故事。(交叉阶层被压迫的界面)

第一场

外景拍摄小河边

水面冒着泡,二蛋的头慢慢从水面爬出来,二蛋一抹脸部的浪花,高兴地把手上的大鲤鱼扔成功,他衣着裤头儿一步一挪到了岸。拾起地面上带绳子的粗木材,把鱼穿在绳索上,担起鱼哼着皮影旋律走在田里的道上。

二、转换场地

狗三家内

一张大桌子堆满了各种各样下酒菜,一个官衙样子的小伙坐着正中间,一旁狗三儿热情周到,官衙周围坐下来一个浓妆艳抹抹粉的名嫒,官衙小伙一手搂着扭臀松跨的名嫒,一手估量着精致的高脚杯。狗三身边站着一个仆人(白六儿)。

狗三儿:哈哈哈,哥哥啊,这刚几日儿不见,看您又比较富态多了。瞧您这有福气,啧啧啧,简直羡煞弟兄我呀。

狗官:三儿啊(捏着水杯看)

狗三儿:哎,哥哥,您说。

狗官:上回,见医生可说我这身子骨儿,得养啊,这酒……

狗三儿:嘿,千万别听医生瞎咧咧,看您这红光满面的,这享受的事情,哪能等啊?是否,(别有寓意的看过一眼名嫒)我倒是听人说呀,这人啊,肺里缺了烟,肚子里少了酒,身旁没有了美人陪,那么就太他娘索然无味了。哥您这啥真实身份,您那但是朝廷命官儿。(竖大拇指)戏剧里面咋唱着:(教唱)呦,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佳酿,佳人陪着暖被窝,暖被窝哦,那个倜傥风流韵事猴儿。嘿嘿,是“侯”,来,哥,我敬您。

狗官:呵呵呵,瞧你那片儿肉嘴巴還是那麼要说,来,走一个。

狗三儿:往前走(碰杯,吃荤)哥,不瞒您说,在州府里探听探听,谁如果提到您,哪一个并不是恭恭敬敬的?(给白六儿递眼色)诺,快给哥哥点上烟!(白六儿忙溜须拍马取出好烟给狗官点上),它是小兄弟我在外面弄来的极好烟斗丝,您先尝一尝。

(狗官吸了一口烟,带著一丝寻味,呕吐一口烟圈儿。)

狗官:哎,说归说,目前啊,最头痛的還是这些个喊着闹革命的,一天到晚不停捅咕事情,哥因为我简直不可以放心啊。

狗三儿:哥,这事情您就真得省放心,唉,也不是我讲,她们啊,便是一帮乌合之众,咱大清朝都多少年了?百年老伟业啊,啥风啥浪没见过?好多个哪些党,算个屁啊!

狗官:弟兄啊,你觉得的也不是没理由,乱党不一定会成啥气侯。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目前,刁民猖狂,这些乱党隔三差五混进去,很有感染力啊。

(狗三儿给白六儿一个颜色,白六儿意会的出了房间。)

狗三儿:哥,您就放心,我们是做什么的?滦州地段儿,要是咱跺跺脚,地都得晃三晃,不要说是啥扯淡乱党,要是她们敢冒首领,我也往死里整她们。哎,正确了,哥,(取出一盘嘉峪关市)这种银两,早给您备好啦,就等待孝顺您呢,您看?(两个人相视而笑,别有深刻含义)

狗官:呵呵呵,你臭小子简直的,跟我都来这套。来,饮酒,饮酒。(转头看见名嫒,拍了下她的臀部)翠儿,也给咱弟兄唱个小曲儿,助来助兴。正确了,要超好听的那类!嘿嘿(名嫒晃动柳腰,妩媚动人唱起来)

三、转换场地

日外景拍摄狗三庭院周边

一个风雨老年人带著一个衣着破旧的小小姑娘来到狗三院大门口,老年人见到一个恶奴,探着身体迈向恶奴,恶奴这一幕捏着鼻子瞪着他们。

老年人:官儿哥啊,行行好,给结巴的吧,我们都是邻乡经过这里,一天都没进食了。

恶奴:去去去,哪远哪凉爽去,都不看一下它是哪里?

老年人:大家就赏口饭吧,大家……

(白六儿牵着狗走家门口,恶奴见白六儿,溜须拍马。白六晃着脑壳见到两人,凸显厌烦。)

白六儿:(横)滚。(减慢嘴巴)给-五-摁,滚,没听得懂是怎么样?

老年人:官儿兄弟啊,大家就行行好吧。

白六儿:妈的,臭讨饭的上这里来找吃的,都不探听探听?还来劲儿了。黄连,帮我咬,用劲咬…(白六儿一下指令,庭院旁的一条大狗,向着两个人狂叫,一老一小这一幕,吓得忙不迭叫喊着跑,白六儿释放狗,狗仗着人势,一路追咬着两个人,白六和恶奴倚门比画着哈哈大笑。)

四、转换场地

(狗追着两人,越过两根街巷,狗放前追,老年人驱撵着狗。狗咬住老年人手臂,老年人护着小孩。二蛋从远方走过来,见到这一幕,一个箭步,甩动栓鱼的木棍,重重地鞭打在了狗腿上,狗嗷叫着一瘸一拐的回去跑,满腿是血。)

二蛋:大婶,你没事吧。

老年人:肉糙,不善紧子事情。小伙儿,简直感谢你啊

二蛋:都出血了,这一条糟狗也忒狠。

(玉兰越过街巷,提着一个竹篮踏过,恰好见到这一幕)

玉兰:二蛋哥,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二蛋:哦,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糟狗,把这大婶给咬了,我恰好赶过来。

玉兰:二蛋哥。(别有深刻含义的看过一眼二蛋)啊,大婶,看你还出血呢,快,跟我们家去要我爹让你上面药。

老年人:没事儿,我这糟婆还让大家替着劳神。我就是……(擦泪)

玉兰:不行啊,大婶,走,大家快与我回家了吧。

二蛋:对啊,大婶,她爹是医生,你也就听她的吧。正确了(从木棍上解下鱼拿给玉兰。)这鱼,就是我刚从河中摸来的,肥着呢,你看看,我瞧这大婶和小妹子想是太肚子饿了,这一条鱼你也就一块儿带回家顿了吧。

老年人:哎哟,大家,它是见了活菩萨了,曼儿,快给大伯婶婶叩头。(小姑娘跪下磕头)

玉兰:额,大婶(脸发红)大家…(二蛋瞅着玉兰又哭又笑)二蛋哥,那,我也带他们先回去了。

二蛋:玉兰,回见(嘿着嘴,看向玉兰和渐行渐远的身影)

五、转换场地

狗三儿庭院日

(白六儿急跑进狗三接待客人屋子)

白六儿:不好了,三爷!

狗三儿:咋那么不睁眼啊,啊?没看着我正陪哥哥唠唠嗑呢么?滚,滚犊子。

白六儿:是,三爷。(欲退)

(狗三白了眼白六儿,回放了眼狗官悠然自得样子,对他淡淡笑道,扭过脸瞪他)

狗三儿:回家!咋回事?

白六儿:咱,我们的黄连被别人给打过,腿、腿折了,已经外面候着呢!

狗三儿:啥?姥姥的,是谁他妈吃完壮志豹子胆,得罪孔子的狗?到底是谁?

白六儿:没,没,没看见!

狗三儿:废弃物!(瞧向狗官)算了吧,不便是条狗吗?没啥心惊胆战的,如果扫了我哥哥的雅兴,不要说是条狗,今天连你,我还一块儿给废喽。

白六儿:是是,(谨小慎微)三爷,大老爷,我,对不起。

狗官儿:呵呵呵,即然,狗的腿儿,都斗瘸了,也存着没啥用,对吧。(扭头看狗三儿)哎,听闻土狗的肉很香….(看向狗三儿,狗三脸部横肉秃噜了一下,没多久心照不宣)

狗三儿:哦,对,哥哥您说的太正确了,这几天我看见这一条狗就烦,诺,赶快的,让仆人把那一条狗宰了,一会儿整俩大腿根部端上来,大家还得再次喝呢,啊,哈哈哈,对吧,哥!

(白六儿抹了把虚汗结局,没多久,传出黄连叹息声的叫喊声,伴着名嫒翠儿的浪曲儿淫调。)

六、转换场地

二蛋家夜

(一盏灯饰照明下,二蛋娘坐着土炕纺线,忽然一阵干咳,二蛋娘禁不住随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帕子,帕子里裹着一块儿老玉饰,二蛋娘取下玉饰,用帕子塞住嘴,嘴里喷出来血渍。二蛋娘两眼见血,又盯住玉饰,凝目看向桌子二蛋爹的灵位。)

(同期声)他爹,十年了,你那里怎么样啊?(眼内噙着泪水)

(二蛋从外边回家,来到大水缸前舀了一瓢冷水灌入腹部,听见屋子里娘的咳嗽声,推门而入。)

二蛋:娘,你身体又咋的啦?

(二蛋娘见二蛋入,忙把紧握着的玉饰,放回那一条有血的帕子里,顺便着放回怀中。)

二蛋娘:呵呵呵,没,没啥,老毛病,不打紧。吃玉兰爹的药啊,许多了,许多了。(紧握着二蛋的手)

二蛋:娘,你的双眼是怎么了?

二蛋娘:额,想是那煤灯烟瓢了眼。

(二蛋看向四周自然环境,忽然一顿)

二蛋:娘,您,是否又想爹了?

二蛋娘:哎……这几天我老在梦中叨唠他,年纪变大,一些事情啊,一直往脑袋瓜里跑。

二蛋:娘,前一天儿,因为我梦见爹了,爹说他是想你啦!

二蛋娘:哦,为难他在那边还惦念我。哎!过两天我们母子俩给他们烧掉钱去。

二蛋:哎。娘,您早点睡吧。(侍候娘睡下,回头巡视了一眼娘的小表情,小表情庄重。)

七、转换场地

狗三家院门口日

二蛋嗑着葵瓜子,悠闲自在着在街头溜达。忽然一盆洗脸水从狗三家的院子里泼出,恰好泼在他的脸部,二蛋麻麻发愣看见院门,二蛋刚要基础理论,忽然又一盆水泼出,以便闪躲第二盆水,二蛋一个鱼跃前翻,不愿却踩在了石块上,一个空挡,滑着步伐扑了好多个踉跄,恰巧,狗三家放养的柴鸡从护栏里爬出来,二蛋一个趁机扑在鸡的的身上,二蛋转怒为喜,抱住鸡就跑,院中的恶奴听见鸡的嘶叫,冲破门口,只见到二蛋渐行渐远的影子,叫喊着回来通风报信给白六儿。二蛋见没有人追逐,正偷乐往后面看时,一下撞来到从街巷中经过的半仙儿的帆旗上。二蛋一个踉跄,沒有和老道基础理论,再次跑向远方,背后留有一地鸡毛。

八、转换场地

狗三家内堂

(狗三儿正和小老婆们打麻将将,狗三手上拿着一只“幺鸡”已经迟疑时,忽然白六儿闯进,一个踉跄扑在了狗三的椅子旁,狗三的牌一不留神掉在自动麻将桌上,大伙儿看见那张牌,各种表情。)

白六儿:鸡,鸡,鸡……

二奶奶:呦,三爷简直大气啊,我糊了。哈哈哈哈哈…(往身旁划拉钱)

(狗三怒向白六儿)

狗三:鸡,鸡他妈块头啊,不明白孔子正输了钱呢吗?啊?

白六儿:并不是,咱,咱们家给二奶奶提前准备熬汤的老母鸡,老母鸡被偷啦?

(二奶奶一愣)

狗三:啥?我讲他娘这几天玩牌老输,情感是有些人他娘身后找岔子啊。

二奶奶:三爷,你得给作主啊。(卖萌)

狗三:妈的,携带黄连,一条条街,一个个街巷,即使翻边了,因为我得找着他。

白六儿:黄连……黄连。(瞥眼见了狗三一眼)

狗三:(拍额头)哎哟,妈的忘记了,之前和哥哥

一起开荤,在肠道里滚粪了。(下大家笑)乐啥?(下大家闭上嘴)

白六儿:但是三爷,此次偷鸡摸狗的人啊,我好像是扫了个影儿!

狗三:哦?快说!

白六儿:大门口,我向外泼二奶奶的洗脸水时,看来,他好像闻着味了。也有那鸡。

狗三:鸡?

白六儿:鸡毛掸子!

狗三:鸡毛掸子?

白六儿:(气喘)那吖臭小子,拔腿跑时掉的,掉的鸡毛掸子。

狗三:(点燃白六儿的头)嘿,中,你臭小子,赶明顶黄连缸儿的,超喜欢你。(白六儿谄笑)

九、转换场地

日玉兰家

(二蛋娘坐着一张桌椅上,对门坐下来一个老头。老头儿已经给二蛋娘号脉。房间堆满了瓶罐。玉兰立在一边。)

二蛋娘:她爹呀,我这病瞧着怎么样啊?

玉兰爹:(捋胡子闭眼自言自语)脉诊沉浮而细,舌色红而干,咳嗽痰多火动,湿浊载凉气冲太阴星,致虚热劳神,火不制金,肺气虚狷狂而金木并交,春发夏长,观木旺水休,其病,在肺,其根,确实那郁积之肝气。老嫂子啊,若就是我猜的非常好,想是,你前不久有哪些很慢的心事情吧?

二蛋娘:哎,并不是咋的,谈起这挡子事情啊,我也。。。

(洗一洗眼尾的泪,玉兰爹拿软笔在黄纸上开方,边开边听二蛋娘说)二蛋爹走的早,自从他丢下大家娘儿俩后,我常常想到他临走前帮我的叮嘱,他叫我养育二蛋成器,但是现如今那,他,他啊,并不是今日进山打鸟,便是明儿个下湖捞鱼,说起他孝敬呢,也是个孝敬小孩,但是每天好吃懒做,他爹传他那点把式技艺,也都不起作用在正儿八经地区上。我是担忧……

玉兰爹:实际上二蛋这小孩功底还不错,年青人抓不到脉也是理份的事。前段时间儿,玉兰半路带到了2个邻乡受过伤的老少。

二蛋娘:哦?她爹,说说咋回事?

玉兰爹:是被一条狗咬了。

二蛋娘:啊,伤的重么?

玉兰爹:幸亏并不是疯子,但是,你了解抢救的到底是谁么?

二蛋娘:谁?

玉兰爹:是在你那眼中还不成器的蛋儿臭小子啊!

二蛋娘:啥?(顿了顿)万万没想到,他内心深处,还真存着他爹的那股子气正儿。

玉兰爹:对啊,并且,还把从小河边摸来的鱼也交到玉兰,让玉兰给他们干了炖鱼骨头汤。由此可见,那家伙是个可塑性的料儿。仅仅目前调皮一些,你也无须急于求成。玉兰,这是我写好的药方,去让你婶婶依照药方拿药。

玉兰:唉,好。(扭头来到另一间房间)

二蛋娘:她爹,瞧,玉兰愈发出落的俊美了,你要教她写一手好字。未来,谁如果能娶了她,但是多大的福分啊。

玉兰爹:呵呵呵,那需看她的成就了,她娘死的早,我一些很对不起她啊。

二蛋娘:哪能那样说呀,你这当爹的,把她牵扯大,又来教她识文断字的本领,多不易啊。唉,有些人提及亲没?

玉兰爹:定亲的倒是有,但是她脾气有点刚,随她娘。我这当爹的,在情感这事情上,也不可以太委屈了她。還是让她自身拿主意吧。


痴情不变的爱
影视戏曲

痴情不变的爱

我是一片被你丢弃的枯叶随风飘追寻不上溫暖的时节泪眼婆娑内心哀痛不断的写绽放的芳花

太阳颂扬
影视戏曲

太阳颂扬

引言:为建党97周年纪念而作時间:当今。地址:地域一些偏僻乡村。角色:阿不到位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