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保持清醒一半醉 一半尘世一半仙


一半诗情画意一半禅,一半固执一半缘。

一半保持清醒一半醉,一半尘世一半仙。

——作文题记

【集句】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劝君更尽一杯酒”是“诗佛”王维《渭城曲》中的名言,“与尔同消万古愁”是“诗仙”诗仙李白《将进酒》之经典话语。几句相配,相辅相成,风韵更为绵长。

人世间天地万物都被文人雅士们写出了诗情画意和禅味。诗盛于唐,词盛于宋,天地万物,包含人的七情六欲,基本上都被这两个时期的文人雅士们写尽一样,后代好像觉得到沒有啥写头了,江郎才尽一般。其实不是,这两个时期数最多写了一半,也有一半必须吾辈去发觉、去品位。

宇宙之大,应有尽有,不明的事情过多,等待我们去探寻、去发觉。云之变幻莫测,水之流动性,时光循环,四季变化,暑寒交叠,景无停留,随处有着丰富多彩的数不胜数的诗情画意。在一望无际宇宙空间当中,这些隐约可见的,就是禅味了。

【集句】巴山夜雨时疑无路,船到桥头当然直。

陆游的这句话“巴山夜雨时疑无路”,让是多少人到人生道路的歧途上探寻出“峰回路转”之人生境界。殊不知,有些人一生在追求完美这类诗意,却未能如愿。因而,有些人将陆游的“巴山夜雨时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与增广贤文中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当然直”,各作选择,再合二为一,人便看到了期待,也获得了宽慰。

增文贤文的这几句俗话,与陆游的两句有如出一辙之妙,前边并不是终点,期待就在拐角处。西方国家圣人曾说“当造物主合上一扇门时,他一定会另开一扇窗”,这此生活哲理也恰当地应了古代人的诗情画意。

实际上,世界上沒有难以解决的事。万事万物都是有它存有的规律性,尽管有时候会踏入死路,但它必有转折,要谈笑自若、接受现实。事情,不可以光看现象,暗夜里都会发觉一丝明亮,那明亮处就是大家的期待。

因此 ,大家常说的事情的另一半,一半是窘境,一半是机会,失落与希望是共存的。大家的人生道路又何尝不是这般,一半固执,一半一切随缘。固执是大家对人生道路的心态,永不放弃,不断进取。在我们踏入巴山夜雨时的情况下须一切随缘,心情平静,随遇而安。仅有固执与一切随缘共存,就是大家心慰与期待之所属。

【集句】白日依山尽,春風引思长。

“白日依山尽”变成老少皆知、广为流传的诗词。鹳雀楼与大气磅礴的大河遥相相匹配,又配上白天与山川。一个“尽”字,好像回味无穷,那么静美丽的风景,如何被大河的水流声给影响了呢?

宋代有一位李龏的作家特喜爱清静,便采下来一句唐代雍陶的《答蜀中经蛮后友人马艾见寄》诗里的一句“春風引思长”。一个“长”字,相匹配一个“尽”字,能够想像,在一个日落黄昏,春風轻拂,十里桃花馨香而至,不但令人情丝绵长,并且想到这连绵不绝的界面,便诗情画意油然而生。

春風一袭轻拂,桃花运十里飘香,大家见到它的色,嗅到它的香。殊不知,花的性命与人的生命是一样的。光阴如梭,光阴如箭。人的生命尽管有几十年,一个回身就消失在一瞬间。桃花运的性命,绽开与凋落,却以秒测算,更短。因此,我们不能消耗最美的时光,要享有幸福的景色。

性命,或短或长,日常生活,或悲或欢。要是大家来过、熬过、勤奋过,在保持清醒时留有一会儿酒意,在酒意中留有一丝保持清醒,此生足矣!

【集句】风定花犹落,鸟鸣山更幽。

流传北宋宰相诗人王安石最喜欢玩文字类游戏便是集句,一生写作了六十多首集句诗。他觉得写作一组集句诗不逊于设计构思一篇新诗。晋代才俊谢安的九世孙谢贞有一名句叫“风定花犹落”,数百年来,很多文人雅士都想而为续一句,但也没有取得成功,而王安石妙用前人的诗句续了出去。

后一句源于南北朝作家王籍的《入若耶溪》。王安石这一集,平仄、诗意都是有了。上句静中有动,下句动中有静,又绘制了花鸟鱼虫之栩栩如生,如诗如画,又似梦。这一对,便对出了一番生活哲理,所表述的是健身运动与静止不动的相互联系基本原理,比原话更加整齐,授予了社会学的内函。

“风定花犹落”与“鸟鸣山更幽”的结合,让动与静造成了一种的和睦律动之美,二者互相对立面,又相互依赖,相互却为另一方的存有而存有,像一对双胞胎宝宝没法切分一样。人生道路一半取决于我,此外一半属当然。一半真情一半苦,一半尘世一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