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外老师


引言:老师梦毁灭,文学家梦七色彩虹,用文学家的风彩去校园内做编外老师,黄土高坡上摆脱一个有所为的乡土文化文学家,他又在圆自身的老师梦……

情景:一般的农村小院

在黄河下游龙洲湾,有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小村庄的身后,是一条鸦雀无声流荡的大河浇灌干支流,提供着山东黄市西北方的,不计其数亩农业灌溉白心市市区住户饮用水。村内有一位非凡但不平凡的落选青年人,默默地手工编织着自身实际的,牺牲于农村教育的老师梦……

1989年9月10日,垂柳初中的一位中小学生,走入一个一般的农家院。一般的四合院,独特的文化艺术口味。主房五间,东宅子二间一走廊,西厢房二间,迎门墙带一个太阳能发电卫生间,主房前是一个庭院花园。

王灿(男中小学生):二叔,俺老师让俺找报考报名参加院校举行的废旧报纸搜集主题活动,您这里报刊多,能给俺多份吗?(王灿期盼的目光,期盼的小表情)

李凡(男主人翁):有,你需要多份?(带著笑容和言柔色地从书桌前的桌椅里站立起来说)

王灿:四份,二叔。院校让您当教师,您咋不干?(王灿疑惑,难以置信的神情)

李凡:为什么说的?(惊讶而又万般无奈的神情)

王灿:有些人说,哦,大家教导主任说的……(毫无疑问而又赞誉的小表情)

李凡:并不是我不会干,是她们无需我啊!(迷失但不缺憾,依然信心的神情语调)

李凡为王灿从书架上寻找报刊。取下四分,一份是中国作家协会举办的《文艺报》,一份是《中国教育报》,一份《农村大众》报,一份《黄市报》。

李凡拿给王灿:是否足够?中不?

王灿:够!够!中!中……(王灿很感谢且高兴地模样)

李凡:也有事不?(李凡很热情的小表情。)

王灿:二叔,俺离开了,您忙吧……(王灿很令人满意并客套告别)

王灿回身摆脱小书房,李凡送王灿到大门口。

王灿:二叔,您回吧!再见了!(王灿边走边半回身,回过头并挥手)

李凡:再见了……(李凡回身回院)

李凡返回小书房。

李凡:唉!我和老师没缘呀!(李凡发自内心自说自话说)

李凡坐到书桌前,回忆往事,一阵辛酸。

(摄像镜头拉回过去……)

1994年,李凡高考失利回乡种地。他那时候好想做一名光明磊落为故乡文化教育牺牲的教育工作者。它是他落第后的较大 愿望!

1989年老师节,李凡去我的母校垂柳初中,拜会教他九年级化学和生物学的教导主任刘诚教师。

情景:垂柳初中

这是一个晴空万里的礼拜天,李凡迈入久别四年的我的母校大门口。一种嫁人女儿走娘家的觉得。

李凡走入家属楼教导主任刘诚教师的家门口。

李凡:张老师在家里呀?!(李凡满脸堆笑)

刘诚:李凡,急事啊?(刘诚让李凡进家并让位)

李凡:没事儿。张老师,我讨论一下您!(李凡拉桌椅)zuoxia刘诚:李凡,如今在家干啥呢?(刘诚关注小孩一样地问道李凡)

刘诚为李凡沏完茶,又走入大客厅。

情景:刘诚教师家大客厅

刘诚:李凡里边聊。(刘诚招乎李凡进大客厅)

李凡:感谢张老师!您还好?(李凡站起离去桌椅走入大客厅)

刘诚:李凡,坐!(刘诚让李凡坐布艺沙发)

李凡走入大客厅,坐上休闲沙发。刘诚坐着李凡的对门单椅里,她们正中间,齐整地摆着酒红色玻璃钢防腐漆的茶桌,茶桌上一个蓝紫色瓷器茶具,2个杯子。

刘诚为李凡倒茶,很亲近很当然。

李凡:让我来吧!张老师……(李凡抢刘诚手上的茶具,并为刘诚倒满茶)

刘诚:李凡,你去晚了……(刘诚的语调很低一些缺憾和苍凉)

李凡:怎么了?张老师。有啥了不起的事?(李凡疑惑,诧异地问道)

刘诚:二天前,我向院校提交申请。我只出任初三的化学课,出任的生物学,让院校另找教师出任。院校那时候缺乏师职,校长让自己请人代替。我心绪如麻,想起了你。说成第二天去约你。殊不知有先下手为强者,校委会丁负责人使他的堂兄丁科,第二天夜里就报了到。干了一名代课教师……(刘诚的情绪越说越一些缺憾)

李凡:没啥!张老师。这表明我和老师没缘!(李凡不在乎地强颜欢笑一声,但是内心不是滋味)

李凡搞清楚:自身内心不是滋味的缘故是,心中有一个美丽的教师梦呀!

岁月流逝,之后,李凡为日常生活四处飘泊打工赚钱。当停靠于家乡海港时,已经是1993年了。

这一年夏季,大家家乡黄市比较严重遭受降水涝害!又再加闺女李艳丽的出生,李凡不可以无拘无束地外出打工了。

李凡又萌发期待:去中小学补课!

情景:杨柳镇教育局

李凡拥有新的准备去垂柳中小学补课。他亲身去找相关领导人员交谈。

李凡走入教育局大门口。恰好,有关领导黄主任在院子给花浇水。

李凡:黄主任,您在给花浇水呀!(李凡讯问时,像偷了他人的物品一样,内心“嗵嗵”直眺)

黄主任:李凡呀,有事吗?(黄主任连看都不明白李凡一眼)

李凡焦虑不安地从袋子里取出一包绿牡丹香烟,怪怪的地撕掉烟草密封,疏远也是此生第一次学敬烟,李凡从香烟盒里用左手大拇指和无名指捏住一支怪怪的地抽出来,渐渐地拿给黄主任。

黄主任学会放下给花浇水的喷水壶,半回身接到李凡递过的烟草,李凡从上衣外套袋子里摸出来火机,为黄主任点燃。

李凡:黄主任,我想起垂柳中小学补课。

黄主任相寻了大半天才说:如今沒有部位,等之后还有机会了吧……

这时候,黄主任办公室里的电话通了,他去公司办公室接听电话……

李凡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地从杨柳镇教育局走出去,一片黑云回来,一瞬间飘起了雨……

李凡问后的第二天,就会有走内线的亲属,去中小学新生报道补课了……

李凡沒有抱怨,说这些当代味的社会嗑!都没有自暴自弃的做耍脾气!他仅仅安慰自己说,咱与老师没缘呀!没有什么可以说的!路是人走出去的,此路不通绕开……

李凡再次去飘泊,再次探寻自身的平凡生活路……

情景:垂柳初中

1996年,已经是《黄市报》报道员的李凡,去我的母校垂柳初中访谈。

访谈白校领导闲暇,和其闲谈,七绕八拐,李凡又旧话重提。

李凡:白校领导,如今院校还必须人嘛?我想起咱初中来补课……(李凡观察地语气)

白校领导:补课?补课费就100元钱。并且托欠。如今老师的薪水,已托欠三个月没发过,还比不上外出打工呢……(白校领导有一说一,从日常生活视角迁就李凡)

李凡没有话说,可又能说些什么?

李凡:别人不收归咱,咱又说啥呢?!尽管从中间到地区,有消化吸收社会发展上素养高有教学能力的社会人到文化战线来的呼吁。呼吁终究是呼吁,并不一定就会有行動。咱与老师没缘呗!(李凡自说自话,并在随笔中那样这道)

李凡尽管与老师没缘,可他做为《黄市报》报道员,总不忘掉关心文化教育,关心乡村教育。在李凡发过的一些新闻报导中,相关文化战线的占绝大多数。

一九九八年春,李凡去垂柳初中访谈。

初中的全部代课教师都失业了。获知这一信息,李凡反倒幸运,自身当初赶到中、中小学代成课,倒是件阿缺憾的好事儿。

虽有理想做一名无上光荣的教育工作者,但又两者之间没缘,只能终断恋情,去另择自身的人生之路……

人生路漫漫其修远兮,路漫漫其修远……

李凡历经自身顽强通过自学地辛勤耕耘,被一《作家新一代》报刊社,聘用为驻扎地特邀编写。以便进行报刊社交到的每日任务,他常常去垂柳初中访谈組稿。

情景:垂柳初中

李但凡一个不甘心肤浅的大河孩子,以便心里的造型艺术理想,以便未圆的老师梦。二零零三年冬,他决然走入了垂柳,自我推荐干了一名编外老师。不必院校一分钱,也要按时为学员授课,评改优秀作文。没有人了解,亲人抵制,院校消沉分子结构恶语相向,而李凡内心搞清楚:一个草根创业文学家、一个特邀编写,要有万般顽强,才可以完成自身的人生理想,才可以向作家展现自身真实的人生理想。

星期五。朗晴的天。中午。

李凡找到在垂柳初中做语文教师的同窗学友李然教师,和他达成共识:和李然一起为文学创作走动校园内。

李凡:李然弟,我有一个念头,与你协作搞一次试验。运用课自习时间,我给你的学员上写作课,以提升她们的写作能力……

李然:李凡哥,那好啊!这下可帮了我的大忙了!我谢谢还赶不及呢。但是,这授课的花费怎么讲?(李然听完李凡的一席话,情绪十分打动,转瞬间小表情又晴转多云)

李凡:老弟啊,你安心!我不会向院校索取一分钱……

李然:嘿嘿……(哈哈大笑)

李然外伸友好而感谢的手,李凡外伸工作造型艺术的手,俩位朋友牢牢地地握在一起……(特写,伴音乐《我的未来不是梦》……)

上课铃打响以后,李然带李凡走入了初二、二班的课室……

组长刘洋:站起!

班里25个学员站起挺直。

全班学生:老师好!

李然:学生们好!请坐!

组长刘洋:坐着!

初二、二班全体师生坐着。全部课室清静得连一根针落地式的响声都能听见。

李然迈向演讲台。

李然:学生们!今日,我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位新老师——李凡教师。李凡老师一位乡土文化文学家,自发性建立文学社十年,现在是《作家新一代》报刊社的特邀编写;李凡教师也是一位要好的农户,以便乡土文学造型艺术,他投身乡村,不离乡离不了土,并且关心大家农村教育……从今天开始,李凡教师便是大家的写作课教师了……大伙儿为大家有那样一位难能可贵的文学家教师,鼓掌欢迎!(欢呼……)

观众席一片哗然……欢呼声波澜壮阔在初二、二班课室,波澜壮阔在垂柳初中的空中……

李然走下演讲台,与李凡挥手点点头后,摆脱课室……

李凡容貌善笑,踏入演讲台。

李凡:学生们好!刚刚,大家李然教师给大家已详细介绍了,我是一个农户,经典励志志向文学类文艺创作!由于家中贫苦,放弃了读大学的好时机!在故乡一边种田一边写作。做老师就是我童年的理想,无法完成,今日和学生们在一起,也是在圆我的教师梦!和学生们共同学习怎样写好作文……今日,我给大伙儿讲的第一节课,是有关一个人……

李凡左手从铅笔盒内捏了一支铅笔,回身在教室黑板上写出了三个铿锵有力而又有与众不同设计风格的字:刘浩歌……

李凡:刘浩歌,乡土文化文学家,男,1955年出世,山东滕州人,创立莲花蚊虫社,《荷花》杂志期刊,自学成功……

李凡讲了一位高考失利在家里种地通过自学创作,摆脱一条与众不同人生之路的乡土文化文学家。他普普通通多么难的运势,地地道道的亲身经历,及其创立文艺社的土壤之举!娓娓而谈,滔滔不绝!学员们发呆倾听,静下心品位!25双难耐的双眼,25颗求真的心……

下课铃响了。李凡第一堂课恰好说完……

欢呼声四起……波澜壮阔知识海洋……(全景图摄像镜头,特写:学生们兴奋的脸!热情的眼!掌声雷动……)

两学年度过去,学员朱菲考入了黄市一中,学员贺萌考入了二中……张远考入了三中……

五学年度过去,学员朱菲考入了云南师范大学播音主持技术专业,贺萌考入了青岛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张远考入北大中国语言文学技术专业……(闪摄像镜头:迭影……)

六学年度过去,学员朱菲出演的搞笑小品,喜获全国性造型艺术比赛一等奖,贺萌著作《动画片》颁布被电视台节目彩拍,张远的长篇小说大作《黄河人》,在《人民文学》杂志发表……(闪摄像镜头,迭影)

大结局

登场角色

王灿(中小学生,男)

李凡(报刊社特邀编写,男)

刘诚(老师,男)

黄主任(教育局负责人,男)

白校领导(男)

李然(老师,男)

刘洋(学员,男)

朱菲(学员,女)

贺萌(学员,女)

张远(学员,男)

校长(男)(初中前男友)

丁负责人(男)(初中前男友)

丁科(代课教师,男)

小故事中角色均为笔名


哪个时光里
影视戏曲

哪个时光里

【广播节目台本】哪个时光里导演周进贤(悍雨啸风)【剧情介绍】它是描绘知青上山下乡

下午的留念
影视戏曲

下午的留念

下午蝉鸣声奔涌,想到了某夜的夜空。多么的美丽的梦,常返回胸脯,那幸福快乐无法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