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官教育孩子


引言:县官教子有方,再度被别人流传。

時间:大明嘉靖年间

地址:清苑县

角色:唐成,清苑县令,七品县官

巧仙:唐成妻子,庄重贤淑

清正:唐发展子,老实巴交沉稳

廉洁:唐成次子,聪慧开朗

刘妈:唐成亲家母,廉洁丈母娘

陈爹:唐成亲家母,清正老丈人

刘圆:廉洁妻子,俊美秀美

陈兰:清正妻子,容貌似花

班头,差役

江安:普通百姓,陈氏丈夫

李贵:普通百姓,陈氏后夫

陈氏:普通百姓,民妇

道喜人两位,差役四名

表明:清正、廉洁、陈兰、刘圆分青少年和成年人两个阶段。

第一场:庙会图片情仇

【幕启:一条河流从县里管理中心越过,河岸有一座大石桥。县里恰逢庙会图片,热闹繁华,车水马龙,纷至沓来。街道两侧,桥上小河边,卖柴的、卖筐的、卖针头线脑的、卖烧饼麻糖的、卖锨镢镰斧的、卖面料衣服的、吹糖人的,耍把戏的、掌箩的、补锅的、相面的、看命的……五行八作,数不胜数。

【唐成偕妻子巧仙、大儿子唐清正、二子唐廉洁上。

唐成:(唱)唐成我任职清苑县,

巧仙:(唱)是一个七品芝麻官。

唐成:(唱)俺媳妇儿巧仙很会干,

巧仙:(唱)我脚大圆脸丑粗笨憨。

唐成:(唱)今日去把庙会图片赶,

巧仙:(唱)一家四口去去玩。

唐成:(唱)俺大儿全名是唐清正,

巧仙:(唱)二小孩全名是唐廉洁。

唐成:(唱)大哥憨厚老实心肠软,

巧仙:(唱)老二顽皮爱爱玩。

唐成:(唱)都会南学把书念,

巧仙:(唱)之乎者也读圣人。

唐成:(唱)花草树木发展靠剪修,

巧仙:(唱)穿衣吃饭靠桑田。

唐成:(唱)儿成材就务必刻苦钻研,

巧仙:(唱)学你爹熬干灯铁砚磨坏。

唐成:(唱)勤敲击多文化教育细心指导,

巧仙:(唱)盼吾儿长大以后当上官员。

唐成(白):嘿嘿,妻子,你要得并不低呀。依我看,未来能与我一样,当个七品芝麻官就非常好了。

巧仙(白):俺兄弟俩未来一定能考中举人,当上官员。

唐成(白):我还能说什么,一定能成为官员。

【少年儿童甲、乙、丙、丁上。甲、乙拉着清正,丙、丁拉着廉洁,说说笑笑,又蹦又跳。

清正:爹,我觉得跟学生们玩儿。

廉洁:娘,我觉得跟学生们玩儿。

唐成:我还能说什么,大家去玩吧。

巧仙:早点回来。

【清正、廉洁和学生们各自下。

唐成:妻子,走,赶庙会去。

巧仙:老太爷领路。

唐成:(唱)县里庙会图片真繁华,

巧仙:(唱)熙熙攘攘乱嘈嘈。

唐成:(唱)这里卖烧饼麻糖、油馍桃酥、糖糕菜角、花卷馒头蒸馍、水煎包;

巧仙:(唱)那里卖绫罗绸缎、衣服面料、鞋身铺衬、纯棉毛巾头绳、掏耳勺。

唐成:(唱)这里卖牛驴骡马、梁檩木石、锨镢镰斧、叉耙扫把、牲畜套;

巧仙:(唱)那里卖锅碗瓢勺、缸盆瓮罐、笸箩簸箕、梳子青铜镜、痒痒挠。

唐成:(唱)理发的割脚的大吼大叫,

巧仙:(唱)相面的看命的啰啰嗦嗦。

唐成:(唱)华大场搭台戏曲热热闹闹十分繁华,

巧仙:(唱)西大场跑立刻杆耍猴斗鸡确实好瞧。

唐成:(唱)都看我目不暇接龇牙咧嘴直笑,

巧仙:(唱)走得我腰酸腿疼脚上起泡。

(白)我讲老太爷,奴家跑太累了,我们走吧。

唐成:好,我们集也赶了,腿也酸了,回来啦。(二人下)

【刘妈、刘圆母女提着放满泥玩的竹篮上。

刘妈:(唱)阳春三月好风景,

刘圆:(唱)莺歌燕舞百花香。

刘妈:(唱)刘圆她爹命早丧,

刘圆:(唱)母女俩相守过岁月。

刘妈:(唱)提着泥玩把集在,

刘圆:(唱)换为银钱买麻糖。

刘妈:(唱)全靠庙会图片挣银子,

刘圆:(唱)娘,俺想买个花衣裳。

刘妈(白):圆溜溜,等咱把这种泥咕咕卖了,娘一定让你扯身花衣裳。

刘圆:太棒了!(眉飞色舞,大声吆喝)漂亮好玩儿的泥咕咕,都来买呀——

【廉洁和少年儿童丙、丁上。

廉洁:(举起一个泥咕咕,看了看,吹了吹,)咦,这东西好,多少钱一个?

刘圆:一文钱一个。

廉洁:要三个。

刘圆:出钱。

廉洁:(摸的身上)没带钱,先欠着。

刘圆:不好。不出钱不售。

廉洁:你了解我从哪里来?

刘圆:我认钱不认人,管你是谁呀!

廉洁:我爹是清苑县知县。全乡都归他管。你敢不售帮我?

刘圆:不要说是个小白芝麻县官,便是天王老子,不出钱仍然不售!

廉洁:你到底卖不售?

刘圆:不售。

廉洁:帮我抢!

【少年儿童丙、丁抢泥玩,刘圆和刘妈阻拦。彼此角逐。刘圆被廉洁推翻,刮破头,猛然血流如注。三人见闯下祸,赶忙逃走。下。

刘妈:女儿,走,咱找他爹去!(下)

【陈爹和陈兰上。

陈爹:(唱)大集逛街购物昂首阔步,

陈兰:(唱)县里庙会图片游客稠。

陈爹:(唱)左瞅右收看不足,

陈兰:(唱)累到腿酸疼热汗流。

陈爹:(唱)妞,想吃啥就张口,

陈兰:(唱)爹,给俺买一个印花布球。

陈爹:(唱)妞,我要去那里割点肉,

陈兰:(唱)爹,俺去小河边看龙船。

(白)爹,我想去看龙舟比赛。

陈爹:吧。爹去那里割点肉,立刻就回家。

陈兰:我要去啦。(到小河边看龙舟比赛)

陈爹:小心点,不必叫人挤到河中(下)

【清正和少年儿童甲、乙上。

清正:(念)县里庙会图片真火爆,

有卖吃来有卖喝。

童甲:大饼麻糖香又热,

童乙:小笼包肉厚皮又薄。

清正:看这厢,文房四宝挺不错,

瞅那里,四书五经架子上搁。

童甲:桥上小河边人很多 ,

童乙:龙舟赛得正雄鹿。

清正:走,我们也去看看龙舟比赛。

【陈兰被大家挤到河中。

【内喊:有些人掉河中了!快抢救啊!

【清正立刻跳入河中抢救。

【陈兰被清正救起,陈爹上。

陈爹:欢欢,欢欢……

许多人:是这一青少年将你闺女救起的。

陈爹:谢谢,谢谢大恩大德!我想问一下救命恩人名字。

童甲:他叫唐清正。

童乙:是清苑县知县唐成的少爷。

清正:说这做什么?我的衣服湿了,得赶快回家了换衣。(三人下)

陈爹:救命恩人步行,我给你买个衣服裤子换掉。

清正:大叔,不需要了。

陈爹:公子哥,你腿上还流着血呢1

清正:没事儿。(下)

陈爹:公子哥——(见人去远)闺女,我们拿上十两纹银,去县衙当众谢谢别人。(下)

第二场:喜结亲眷

【幕启。县衙后宅。唐成和巧仙上。

唐成:赶会转了半天,

巧仙:累到腰痛两腿酸。

唐成:喝口茶叶茶洗一洗汗,

巧仙:全身如同泥一团。

唐成:我讲妻子哪,快点煮饭吧,饿得我前心贴紧后铮铮铁骨了。

巧仙:老太爷稍等片刻。(下)

班头:(上)赶会放假了一天,今个我值勤。

廉洁:(上,唱)在大会上打架斗殴闯了祸,

她母子俩牢牢地追逐我。

我东跑西钻无从躲,

回到家咋跟爹妈说?

班头:哎,二少爷,你为什么这般惊慌?

廉洁:后边有些人追逐,你可以要遮挡,不必叫他们进去。

班头:是。

唐成:(见孩子匆匆忙忙地进去,问)廉洁,我看你神情惊慌,是否在外面闯祸了?

廉洁:没……沒有。我……肚疼。哎哟,(装作)疼死我了!

唐成:休息吧。

廉洁:是。(下)

【刘妈和刘圆上。欲进县衙,被班头遮挡。

哎,做什么哩,做什么哩?

刘妈:我们要见县令。

班头:今日放假了,改日再来。

刘妈:不好,我今天非得见县令不能!

班头:呀嗨!什么事那么急呀?

刘妈:县令的孩子仗势欺人,打我闺女,我找他算钱!

班头:哦,我懂得了。你稍等片刻。(进门处禀告)太爷,外边有一个民妇要见你。

唐成:任何?

班头:说二少爷仗势欺人,打她闺女。

唐成:竟有这事!使他进去。

班头:是。(外出带话)请来,进来吧。

刘妈:(母女俩进门处)见过县令。

唐成:免礼。听班头说,我儿子打你闺女?

刘妈:太爷呀——

(唱)你孩子买泥玩不出钱,

说他爹是本县的七品官。

白给泥玩还算不上,

又打我闺女好两拳。

摆脱了头,抓烂了脸,

血水流了一布衫。

我的县令,你看一看,

打的俺闺女确实惨!

你孩子仗势欺人把律犯,

望太爷讨回公道大义灭亲为俺复仇冤。

唐成:好恼!

(唱)听嫂子将事儿讲说一遍,

唐成我不由自主怒火冲天!

小廉洁这一乌龟王八蛋,

尽帮我在外面惹事端。

我今天要给他们点色调看,

打他个体无完肤全身瘫!

叫妻子赶紧廉洁喊——

巧仙:(上)是。(回身)廉洁,你爹叫你哩。(廉洁上)

廉洁:(唱)来看我逃不过这一关。

唐成:廉洁,你得知罪?

廉洁:(看到刘妈母女俩,猛然搞清楚)娃儿知罪了。

唐成:给他们娘儿俩叩头投案自首,道歉。

廉洁:是。(叩头)在下廉洁,强占泥玩,施暴亲妹妹,铸错违法犯罪。特向大婶、亲妹妹道歉。

刘妈:知错就改就行,赶快起來。

唐成:妻子,领他们母女去室内,给孩洗一洗脸,品牌包伤,赠给她一身花衣裳。再给嫂子纹银十两,做为赔付。

巧仙:是。请来嫂子,女儿。

刘妈:这一县官不错,爱老百姓,不袒护,是个好官,清官。(随巧仙携闺女下)

唐成:奴婢,给我跪下!

(唱)小龟孙廉洁你太

胆大,

抢泥玩打架罪汹涌!

你仗势欺人把条律犯,

论国法就该入狱监。

我念你年龄小也是初犯,

按家规要打你二十皮鞭。

【拿皮鞭打廉洁,边打边说。

谁叫你打别人女孩!谁叫你抢别人泥玩!谁叫你仗势欺人!谁叫你说你爹是县官!

【巧仙、刘妈、刘圆上。刘圆换掉新衣服。

巧仙:哎哟,老太爷,别打了。

刘妈:小孩早已知错就改了,就别打了。

唐成:叫他长些记忆力。呀嗨,累到我一头汗。(坐着休息)

巧仙:(唱)小廉洁挨打得体无完肤,

刘妈:(唱)又痛哭流涕又哀号确实可伶。

【二人慰藉廉洁,清正上。

班头:哎!少爷,为什么如此样子?全身是水,像落汤鸡一样。

清正:一不小心掉河中了。

班头:快回家了换衣吧。

巧仙:(这一幕大惊)儿啊,这是什么原因?如何腿上还流着血?

清正:掉河中了。

巧仙:快随娘去换衣服,包创口。(妈妈和儿子下)

【陈爹、陈兰上。

陈爹:(唱)大步走跑来一歩撵,

一直追到县衙前。(欲进,被班头拦下)

班头:今天放假了,要请律师打官司控诉,改日再来。

陈爹:我一不请律师打官司,二不控诉。我进来找人。

班头:要找谁人?

陈爹:便是刚刚进来的哪个青少年。

班头:他是县令的儿子。你找他做什么?

陈爹:他救救我闺女生命,我想当众论文致谢。

班头:你稍等片刻。(进来通告)禀太爷,门口又有一位老人带一闺女前去找少爷。

唐成:啥?来了一个控诉的?即然别人找上门了,那么就叫别人进来吧。

班头:是。(回身出来对陈爹说)太爷请来。

陈爹:见过大老爷。

唐成:我讲这名朋友们,我那犬子年幼无知,出外戳乱惹事。全是我教子无方,特向你道歉,低下头承认错误。

陈爹:老太爷误解了,我是专业来谢谢大家的,你养了个好儿子啊!

唐成:这是什么原因?弄得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陈爹:老太爷哪——

(唱)我女儿到小河边看龙船,

被大家挤到河中头。

幸亏公子哥来相助,

小女才沒有把命丢。

救命恩人的衣服裤子全湿漉漉,

腿上还碰了个大血口。

俺特来谢谢和问好,

纹银十两作酬劳。

唐成:原来是怎么回事呀。情意接过,银两免收。

陈爹:要我见一下救命恩人,当众论文致谢。

唐成:清正,换好衣服裤子了沒有?

清正:(巧仙妈妈和儿子上,)爹地。

陈爹:拜访救命恩人。闺女,赶快给救命恩人叩头论文致谢。

陈兰:(万顺)谢谢哥哥大恩大德。

清正:(还礼)小姑娘免礼。

陈爹:啊呀呀!令郎知书达理,相貌堂堂,简直一位心善有貌的好青少年哪!

唐成:朋友们过奖了。

陈爹:老太爷,王小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善讲?

唐成:但讲可以。

陈爹:我觉得令郎和我闺女年纪非常,他又救了她一命,想来他们上辈子有緣。我觉得把闺女有希子许配给令郎,不知道老太爷意下如何?

唐成:这一……妻子,你看看——

巧仙:我觉得这女儿看起来庄重秀美,仅有别人不嫌咱孩丑,咱还有啥建议哩?


将领张太恒
影视戏曲

将领张太恒

引言: 大河。奔涌黄河水奔流咆啸,绵绵不绝,一泄千里。黄河三角洲。滔滔黄河水裹携

斌斌成长记
影视戏曲

斌斌成长记

引言:一个让父母头痛的学员,只由于碰到了严师,学了中华传统文化,懂了人生道理以后

啃老族
影视戏曲

啃老族

引言:王磊不良习惯无法改变都要讨妈妈钱来筹码,最后王磊妈妈将孩子送进公安局文化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