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无可救药的狗


黑狗破口大骂逞强,隔着厚棉裤,咬了来串亲戚的王大娘一口。主人家着手棍子撵着追打,黑狗哀叫着,逃遁也似一路恶窜,迅速消退在村后一望无际的树林中。

唉,真不幸,我是一只看门的狗啊!陌生人进门处,我可以无论?咋就沦为成一只被主人家狠命追打的丧家犬了!唉,主人家以前说过的,再一再二,不可以再三再四。第一次,贪吃偷食了主人一只鸡,念我初犯,主人家并未过多斥责;第二次,偷食了主人新年的肉,主人家虽然有怒火,仍未细究,但是他的娘们蛮横无理,骂了一通不解恨,就是肚子饿了我三天才完了;这第三次嘛,也怪我起了贪欲,差点儿酿成大祸。那一天,娘们唤我给她那刚拉过屎的小孙子舔屁股,数日不沾荤腥,咋就把她小孙子的小丁丁当做了美味可口,差点儿就一口吞掉饱了那般福气。可是啊!不久观察着舔干净,还没等我下死口,那还不会聊天的小朋友,哇哇哇哇高声哭闹惊了那娘们,她见此场景,一屁股蹲地都吓傻。唉,惨了!她摆好那娃,扭身抡起一把铁锹,丢命似的追着我满村喊打。嗯,還是主人家好,撵上来,劝那娘们说,嗨嗨,并不是没事儿吗?咋还动起来真来,和一条添腚的狗一般见识。算了吧、算了吧,饿它三天算处罚。见我谨小慎微丟了灵魂般,主人家装腔作势骂了句,不长记性的狗东西,下一次再次发生,必然切断了你的狗腿,赶出家门口。呀,这但是第四次了,我的天哪,若不是我这狗腿跑的快,性命早没有了!唉,来看,这个是不可以回了。呜呜呜,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好?

黑狗自说自话着,漫无总体目标地在树林兜了好多个圈,决策已不回哪个并不富有的家。它仰天长呜,气冲冲发音说,这里没留爷已有留爷处,天大地大,树林这般宽阔,能没条发展方向?哼哼唧唧,狠不下心,我不相信!

黑狗嚣张的鸣叫声,惊扰了一群寻食的群狼。狼王停留询问道,哪来的狗东西?敢闯狼帝国的禁域,去把它灭了,今夜吃狗肉!见狼王动了气,狼谋士凑向前,附耳细言一番,狼王点点头笑了,嗯,我还能说什么,就依你做事吧。

众狼不知道谋士对狼王讲过何言,只能依计做事,随谋士一路循着声音疾跑,找寻黑狗。

黑狗见群狼靠近,吓得屎尿并流,瘫了般四蹄跪地,爬行哀求。狼谋士哈哈哈一笑,向前相助起黑狗,虚伪地说,莫怕莫怕,五百年前是一家,狼王善良,有好生之德,赶快起來叩拜,谢狼老大不杀之恩吧。

见有生路,黑狗四蹄用劲站立起来,摇尾乞怜赶到狼王眼前,泪水吧啦吧述说前因后果……

嗯,一条不守狗德的物品!俗话说得好,好狗不挡道,挡道没好狗,别人王大娘不远千里来串个门,主人家没嘱咐,你咋就好坏不分,还咬到了?可恶的狗啊!但是?

哎呀呀,狼祖父,狼老大,一时糊里糊涂啊,千错万错是我不好,要是您放我一条青山路,我有些是資源,我……我可以……

你可以……你可以如何?好啦,好啦!运势就握在你的手里,要想活下来不会太难,就看着你的主要表现了,嘿嘿。嗨,还絮絮叨叨地唠叨个鸟!听不到嘛,本宫饥火烧肠的,胃肠在叫个不停哩。嗯,爱吃美味的嫩牛肉了!

反吸口冷气,心惊胆战的黑狗吞吞吐吐,这?

狼谋士一脸温怒,这什么这?不愿变成群狼大餐得话,快领路吧!

在狼王和国防的威胁利诱下,黑狗壮壮狗胆,将群狼领进了村内邻居的羊圈……

一阵恐怖之后,群狼饱享了一顿久违了的大餐,狼王呲牙舔一舔嘴巴的血水,提示一直做旁观者没敢进餐的黑狗,去吃地面上仅存的一堆带毛的绵羊皮,算作法外开恩的奖励了……

嗯,狼心狗肺,一点不是那假话。此后,这只自以为是的黑狗,添加了狼精英团队,错事做尽。黑狗不傻,搞清楚自身的境遇,离去人们,与天性凶悍、嗜血成性的恶狼为伴,随时随地有可能变成他们嘴中的美味可口,它哀叹一声说,这狼啊!比狗更并不是物品!因此,有狼在时,它夹持小尾巴,彻底一副狗样子狗样、赤胆忠心的模样。没狼在时,它才敢外露天性,甩响小尾巴,咬牙切齿显狗相,厚颜无耻的沉醉在其中,还没忘记弱弱的“汪汪汪”几声,哀嚎为自己听。

下雪了,猎食不够,狼王喊来黑狗……

肚子里少食、胆量渐大的黑狗,一路撒着欢儿,借夜幕保护,偷偷把群狼带进了自己主人的猪舍……

流着唾液等候群狼过饱后,黑狗望着地面上交给它的大骨,微微不满意涌上心头。它呜呜呜讲到,狼老大啊,这?下一次能否骨骼上帮我留有星一点儿肉!

嗯,你说啥?不明白规定的狗东西,口中吐不出象牙来,发什么狗性子!这儿并不比你那脏臭软弱无能的狗狗的窝,挣开你的狗眼看一下,大家但是高雅崇高的狼氏大家族。狗东西,要不是本宫念你有功功率,再敢叽叽歪歪放狗屁,小心断你狗腿,罚你喝狼尿、吞狼屎。哼,照狠了说,砸碎你脑袋,喝你血,吃了你肉,狗毛都没留一根。

惊吓过度的黑狗没敢再吭声,它点头如捣蒜,前腿“扑腾”下跪,“呜呜”闪着长舌,俯首帖耳“呜呜呜”不了土层忠诚。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总算有一天,在狼王的胁迫下,黑狗带著群狼悄然无声地摸入了主人的鸡棚。就在群狼提前准备滥杀无辜时,黑狗咬烂舌头“呜呜呜”一声,吓醒了早有提防的主人家,他快速披衣下床,打响了铜锣,一个村的人闻讯而动,竞相举起棍子餐刀,纷至沓来,赶走了挨饿的群狼……

仓皇逃窜到树林,惊惧的群狼恶狠狠地把黑狗围在圈中,没送它一点儿喘气的机遇,扑以往先断其喉,一瞬间把黑狗掰成了残片儿……


支付宝转账
短篇小说

支付宝转账

消费者来啦,胡王小一直热情周到,要是赚钱的做生意,无论赚挣到少,他都争得成功交易

伟大的母爱
短篇小说

伟大的母爱

直至艳慧颖被急救车推走之后,到场这些被吃惊躁动不安的群体,还不敢相信刚刚,她干瘦

病腿
短篇小说

病腿

市第一医院住院处五层的医院病房里,我躺在十七号医院病床上,渐渐地坐了起來,用变枯

今年高考
短篇小说

今年高考

自打到了普通高中,院校就把之前周五中午下学時间,调至周六下午。来到高三,礼拜天原

寿元谜团
短篇小说

寿元谜团

红神僧普智欲参破寿元之迷(小说集定稿)创作者:潘柏顺(河南省郑州市)天音寺四大神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