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板下跌着一丛灌木丛


我不由自主停住了步伐,仰头望着那屋顶板。

屋顶板在五楼,是一家生活阳台的屋顶板。在屋顶板和两墙产生的三角处,居然下跌着一丛灌木丛。这丛灌木丛与农家院屋檐挂的电动吊篮不一样,电动吊篮中的绿色植物是往天空长的,这灌木丛是下跌的,如同一只雄鸡被别人提着双爪,它的头勤奋往上翘起来,羽翼勤奋扑闪着。

灌木丛的茎有木筷头粗,长的一米多,短的也是有三四十公分;茎上的枝,像毛线衣签一样细,叶子如同涂了翠绿色的手指甲,密密的,碧绿碧绿。

我望着那混凝土楼板,白色,有点儿退色;墙面也是白色,有点儿老旧;墙面和混凝土楼板也没有掉下来的斑印。灌木丛的蔸在哪儿?根在哪儿?是在混凝土楼板和墙的间隙中?我转换着部位,想看清,看不见,那三角处一直被灌木丛挡住着。

“是塑胶的?是主人挂在那里的?”我小孩的舅家墙壁就挂掉一串塑胶的绿色植物,黄绿色黄绿色的,无需手摸下,真看不出来那就是塑胶的。我动了动近视眼镜,转变着间距和角度观察,一会远,一会近,一会左,一会右,希望能看得出这灌木丛的真假,我看不出来。但相信那就是塑胶的,那边沒有土壤,没有水,那麼繁茂的一丛灌木丛,怎么可能是确实?

这栋楼在峡谷中,谷宽就一百来米,冰凉凉,清亮的溪流哗哗地从沟谷的上边奔涌出来。房子前边,有一个深谷,溪流跳入潭中,如同谁在往里扔石头,可溅起的海浪不管怎样是飞不上灌木丛那边的。那就是主人在持续给它浇灌?那水不把它赖以生存活下来的土壤或是尘泥冲跑?难道说是墙脚挂着一个花钵,灌木丛就长在花钵中?可那灌木丛本来是下跌着的。

这大峡谷的悬崖也是墙面一样,仅仅墙面被风吹雨打刨出了一个一个碗扣那般的坑,坑中長着草,或是开了花,也是有沉细的灌木丛在碗中舞蹈的。那边终究能沐浴阳光,能滋养晨露,他们的根钻入崖缝还能获得土壤,可那下跌的灌木丛又是啥在滋润呢?

尽管那灌木丛的枝干和那悬崖峭壁上的一样,可是,我还是确信那灌木丛是塑胶的,由于找不着它生存的原因。

一个老头走来到那生活阳台,斑白的秀发,干净整洁的蓝色衣服。他低下头头,静静的看见那灌木丛,一分钟,三分钟……原以为他要给灌木丛浇灌,可他就那般静静的站着,已过好一阵,他进家了,进了屋就沒有再到生活阳台。

“小伙儿,在望什么?采点呀?”

一个老头的响声从楼梯间传出,我平眼见去,不便是阳台上哪个老头儿吗?白色秀发,深蓝色的衣服裤子。老头儿看我,笑容着。因为我笑了,被他“采点”的玩笑话逗趣了。我伸手指向那灌木丛:

“我很喜欢那塑胶的灌木丛,我要……”

因为我和老年人开了玩笑话。

“那可不可以让你。那是我的老伙计呢。它并不是塑胶的,那就是物超所值的,和那边的一样。”老年人指了指悬崖峭壁,“你2020年看来,它会又长一头呢,塑胶的能長吗?”

“可那边……”我顿了一下然后说,“那边沒有土壤,沒有雨,都没有露珠,除非是你那里藏着一个花钵。”

老年人呵呵呵地笑起来,笑完后老年人也说:

“是呀,咋能生长发育呢?可那边沒有花钵。”

我没有说话,我看见老年人,希望着他能帮我回答。

很久,老优秀人才说:

“那边有一个花胶,之后那边就出现了一点绿色的东西,这东西如同小孩一样,一天天长大以后。再之后,那墙缝处就掉下来了,那边刚开始浸泡了,这混蛋的根钻入了墙缝。”

“把墙钻烂了?咋不除开它?”

忽然,二只燕子飞到了生活阳台,飞进来了灌木丛中,又急急忙忙飞出去。

“不可以除啊!我老伴儿活著的情况下,特喜爱这绿苗,特喜爱绿苗中的小燕子。他说,是这绿苗和小燕子让她多活了许多年分。”

“哦——”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回身回家。

201811月4日星期天


菏叶上的鱼
短篇小说

菏叶上的鱼

清亮的水面上,婷婷玉立的菏叶在轻风中傲慢地摇晃,好像在有心吸引住游人的留意。确实

刘老师就医
短篇小说

刘老师就医

新学期开学没几日,刘老师生病了,病得很忽然。他有早上行走的习惯性,校园内周围的河

牙客
短篇小说

牙客

牙客拎着把银光闪闪的长刀,牵一头牛从庄东走回来。街道社区里陡然越来越清静起來,有

丽人如顾
短篇小说

丽人如顾

沈佳人和顾瑾第二次相逢,是在咖啡厅大门口。沈佳人然后电話,板着脸走得急,迎面撞上

真实的相遇
短篇小说

真实的相遇

第一次看到女儿,她才算是不久小孩满月的宝宝,正躺在母亲的怀里里熟睡,我的来临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