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碎片


暮春时节,暖风徐来,呛得人困意浑浑,课堂教学上总会有学员前俯后仰,勤奋和上下眼睑做着抗争。教了二十多年学,逐渐糊里糊涂于不知道什么是好课。窃以为能让学生学习不磕睡,很多年后还能回想到一丝一毫,就是好课。

不过是感叹的刹那之间,一曲节奏突至唇边,随口说出,吓了一跳,那歌曲歌词是“Downinthevalley,thevalleysolow”,这歌曲歌词我都能写的出去,又吓一跳。那就是三十年前高一的一堂课,溫柔甜美,烂漫满满的。一个晚修,一位刚毕业后的实习老师,自然是女教师,教我们英语,把歌谱油印出去发送给大家。教师穿白色背景裙子,平底凉鞋,中等身材,富没有钱不清楚,白与美是毫无疑问的。让人印像最刻骨铭心的,是灯光效果之中,教师那张绚丽多彩白釉一般笑容着的脸孔,好像全身上下向外释放着浅浅的光辉。全部的同学们都了解,教师这般漂亮这般幸福快乐的根源,就在她身旁:一个伟岸酷帅的小伙子立在她身旁,也是一位实习老师,怀中怀着一架电子琴,八边封肩带半垂着,一张有棱有角完善的脸,秀发半长,不笑,脸色宁静,长袖上衣T恤挼至手肘,手指头上也有打排球时缠的乳白色胶带,一只裤脚往上挽了几下,略叉两腿站着,外露的肌肤覆层细汗,在灯光效果下隐约发光。歌唱甜美,钟声悦耳,简直天配地设的一对,大家早已私自给他牵了红杠。但有一点我们无法明确:到底谁追谁呢?这首歌英文歌曲一直飘扬在我的梦镜最深处。

仍是那时候的一个冬季夜里,我与一位同学们逃掉自修课,骑着单车,顶着凌冽的西北风和零星的小寒,到师专找一位盆友,去听这位朋友的老师授课,听说是一位文学家,专家教授。班里十分溫暖,灯光效果光亮,这位教师偏胖,比我略高,四十多岁,秀发顺滑,笑容着,神情非常地宁静。哪个夜里想听他评讲了几篇文章内容。一篇文章是他自己写的,题型和內容全忘记了,但此篇描述的中心思想打点滴般立即引入我的血夜:要微笑着面对人生道路。另一篇文章是贾平凹的《连理枝》,之后又再次看了这篇小说集,如今连剧情都记不太清了。但那时候老师上课的场景,自始至终一清二楚在我眼下,尽管连那时候教师的服装都忘记了。教师在教室里慢慢行走,右手执书,左手背在背后,时常翻一下书册。他的声音并不宏亮,殊不知口齿清晰,普通话水平,声音速度很慢,情感上沒有很大的波动。读至某点,忽觉氛围有点儿不对,稍微仰头,教师正来到我旁边,但见教师泪如泉涌,在灯光效果下闪闪发光。教师都不擦洗泪水,响声稳定如初见,渐渐地踱以往,又踱回来,好像整个世界仅有他一个人。

之后在复习班又碰到了一位高手。要实际去说哪一堂课给人留有深有感触,就说不出来,应当说这名教师的课堂教学堂精彩纷呈。教师姓字名谁忘记了,教自然地理,接近一米八的模样,长不胖都不瘦,五十多岁,寸发,脸上有几个方面大麻子,极干练干脆利落。讲话的方法会令人过耳没忘记,声音速度很快,如打加特林机枪,乃至略微磕巴。但磕巴得恰如其分,嘎嘣果断,不会有听不清楚的难题,只增加点危机感,如一条lol狮子狗在臀部后边呲着牙追。教师的第一堂课,背着手在教室里慢慢的走,任意问了好多个同学们同一个难题:高考地理考了多少分?转了一圈,返回演讲台上,教师一语道破:跟我学自然地理,考八十分算合格,九十分较为一切正常!毫无疑问不仅我一个,再看大家的地理老师,如同看到了大保护神。教师每一次授课,提早两三分钟进入教室,举起铅笔,在教室黑板上一通画,其快如飞,教室黑板上两张地形图立就:左边一幅世界场景,右边一幅全国地图,经线纬线明晰!臂招手舞,洒脱极其。教师即然作了示范性,规定大家还要每堂课堂迅速画好两张地形图,课上便随时随地能用。三十年后的今日,我画这两张地形图,仍然轻而易举。此外一手肯定学不了:亲爱的老师能够背对着教室黑板,为不遮挡大家的视野,用右手来画,三种降雨类型的示意图一挥而就。而画雨的样子时,铅笔迅速在教室黑板上颤动画过,嘚嘚直响,马上出現多条匀称的斑点状线框,倍投本来便是雨珠。

复习班一直奇人异事人才济济。音乐老师五十多岁,又矮又瘦,双眼本就小,又戴了副近视度数极高也不知道是花還是近视眼的近视眼镜,脸部仿佛少了一样人体器官般怪异。本认为自己的英语水准不低,一上这一音乐老师的课彻底懵了:压根听不进去!我从未听这一老师说过中文,整堂课从头至尾使用英文!要不是和我周边小老头一模一样一清二楚立在眼下,我不管怎样不容易坚信他是我们中国人!更要人命的是,教师边读课文边解读,不仅解读一部分听搞不懂,连课文内容也和之前所教的读音不一样!有时候听到教师叫自身的姓名,懵懂无知站立起来,压根不清楚教师提出问题了什么问题,Sitdown自然能听得懂,十分惭愧地坐着。教师响声并不大,但声音速度很慢,音标发音极清楚。我全部头大如斗,時刻专心致志紧张兮兮,左手做笔记,右手伸开手掌心支在左耳旁,雷达探测般牢牢地追随着音乐老师,一堂英语课程上出来把人累到基本上体力透支。已过大约一个多月,终于能听得搞清楚老师上课的內容。但没有一个同学们敢有埋怨,由于教导主任详细介绍每科教师时表示过:音乐老师毕业于清华。

复习班的教导主任刘玥教师,更具有神秘色彩,听说是院校早前花销极大力气自大城市普通高中挖来的,教政冶,大家大学毕业以后又带一年复习班就离休了。斑白秀发,又黑又瘦,什么衣服穿他的身上都变大一号,软塌塌空空落落的。烟离不了手,右手食指和中拇指全部的仿佛刚从染剂缸里拿出来,又油又黄。张老师的嘴型从未见闭上过,微张,嘬着,老处在吸烟情况,叼烟不叼烟一个样子。张老师的较大 特点取决于深度近视的双眼,近视眼镜一圈一圈厚如瓶底,实际上张老师双眼很大,但难以见到,从而惹出的段子不计其数。上张老师的课迟到了,怕挨训,从来不喊汇报,偷偷从对话框翻进去,要是不弄出响声,就算他反面冲着你,别害怕,没事儿。有一次2个同学们课间活动一盘棋没下完,刘老师讲课后再次下,一个同学们赢输已定,啪地一声一拍棋盘,并大喊一声:将!张老师的课被切断了,他的耳朵里面马上侧面响声根源,问了一句:谁?班里噤若寒蝉,他蒙蔽地一顿,再次授课。起床铃一响,就需要防备张老师手上那一条又细又长的树技子。进得寝室,张老师微伸着头,排雷般东张西望,触到一张宿舍床旁边,无论有些人没有人,扯开褥子就抽,啪地一响,带著咻咻声响,那气势就要人臀部瘙痒,自然他谁也打不上,大家早怀着衣服裤子趿拉着鞋,竞相跳窗而逃。随着着一片叽里哐当的繁杂,张老师在身后冲大家高喊:打了还要把大家打进大学去!之后我要去看他,赠给他一条烟,笑着不吭声,他把脸凑到我脸部,尼古丁味呛人,双眼眼眉鼻子嘴巴科学研究一遍,下结论:在庆啊。

自然,也是有极为黑心、让人十分嗤之以鼻的教师。上小学三年级时,碰到了一个要我终生引认为反面典型的教师。这一教师教数学课,相邻村子的,男士,那时候早已娶妻生子,三十岁上下,为代课教师。我印像中他仿佛对任何人都不满意,或是是嫌薪水低又不是宣布员工?或是讨厌课堂教学?或是是非常蛮横无理蛮横无理?总而言之那时候有诸多猜想。没见过他的笑容,一直横鼻部横眼,一幅恶相,学生们见了他都谨小慎微,噤若寒蝉。整整的一年,我不会还记得他讲过课,还记得的仅有慢跑。一到数学教学,他便搬条凳子,往课室大门口一坐,毫不客气地只说俩字:慢跑!我是组长,便结合同学们,整一下队,绕着院校一圈一圈跑。跑不了了就走,歇过来了再次跑,大汗淋漓,衣服裤子一件一件脱下,堆在教室外墙面边。他不用说慢下来,谁也害怕停。一上午三节课,就跑一上午步,随后下学回家了。我还记得一清二楚,升級考試的情况下,班里仅有我一个人考合格了,被校领导大大的夸奖了一番。可是我往往能考合格,彻底拜托了亲哥哥的指导。这一教师之后转了正,变成宣布老师。我回家了时有时候遇上他,但看见了他就仿佛没看见,绝不会和他问好,更不容易叫他教师。


格小果树
随笔杂文

格小果树

格小果树我家后院有一棵小桃树,它不能长个子,由于高了断的水蜜桃爸爸妈妈够不着。它

世间和 天地贵
随笔杂文

世间和 天地贵

今天有闲,沉醉于书海,兴致盎然,眼光迥然不同,孔子之《道德经》豁然。停留,拈来,

近期情绪特烦
随笔杂文

近期情绪特烦

已进到夏天的夏天了,气温很热,汗水淋淋的,原本情绪就较为心烦。再加税收俩家合拼以

四兄弟记
随笔杂文

四兄弟记

&9678;四兄弟记四弟回家了,从帕斯。打我电話,关机了。发我电子邮箱,没反应。好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