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用户厅长同住进了医院门诊


老厅长郝仁贵住院治疗的第二天,新厅长陈天平也住进了医院门诊。

郝仁贵是老毛病,每一年一到冬天哮喘病就需要发病。哮喘病一发病,就要他彻夜彻夜地咳嗽气短,因此 务必到医院门诊呼吸内科调理十天十几天。

陈天平住在呼吸内科的对门耳鼻咽喉科,他是由于鼻孔里长出了囊肿,要来做一个微创手术。近几天出出进进的人许多 ,全是到耳鼻咽喉科看望病人的。医护郝仁贵的老伴儿觉得怪异,探出头一看,哎哟,可不得了,来的人他基本上全了解,全是老头儿原先局里的人。再一打听,才知道大门口住院治疗的是陈天平。

以往郝仁贵住院治疗期内,医院病房里每日也是这一模样。可如今,郝仁贵离休了,往日像狗一样摇头摆尾的属下们,一个人也已不来看望她们的老厅长。

老伴儿怕老头儿心里不舒服,“砰”地一声把医院病房的门关死。

“别瞒我了,听声音我还了解到底是谁来啦医院门诊,人去茶凉,这不是应了那句俗话吗?你也很小瞧我了,这一点承受力我还是有的!”郝仁贵口中那么说,可闭着眼睛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老厅长内心如何想,谁也摸不透。

“它是局办马主任。”

“它是李秘书。”

“它是方案科刘小编。”

“它是基建科张小编。”

“它是后勤管理科吕副科长。”

“哎哟,它是刚破格提拔到副局位置上的吴达英。”

“它是驾驶员小陈”

……

郝仁贵的眼似睁非睁,别人看到他昏昏沉沉,对外边的声响却听得很用心。

“别操闲心了,由谁来都与你何干,赶快闭着眼于歇息一会吧。”老伴儿敲打着郝仁贵的肩部说。

“你听,他是谁?连远在几十公里的李副局长都来啦。”郝仁贵理都没理老伴儿,猛然一下坐了起來,手臂上已经输着液體的管道都基本上被扯断。

夜已深,人静了,郝仁贵不许老伴儿熄灯,一句话不用说,二只眼盯住吊顶天花板。

三天后,也是一阵吵吵声,听得出来,是陈天平厅长要住院了。前呼后拥,医院门诊的楼梯道里基本上涌向了人。

“想听医生说,我们的老厅长也住院治疗了,就在对面。马主任,随意拿几个礼物,意味着我,也意味着局里的朋友看一看老厅长吧。正确了,小陈你来陪着马主任一起去。”即将来到室内楼梯出入口时,陈天平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回过头嘱咐起了马主任。

看见放到卧室床的几小箱子牛乳和曲奇饼干水果罐头,郝仁贵用劲扛起了身体,伸手和马主任握在了一起。他想说什么,嘴巴左右动了几回也没有传出声来。

老伴儿取出卫生纸,擦来到郝仁贵眼尾将要要往下掉的泪滴。


换届选举
短篇小说

换届选举

老支书生病了,高桥村的工作中一直全是由村委会委员会高新科技朝主持人。邻近换届选举

追逐的地铁站
短篇小说

追逐的地铁站

哼着不了调不知名的曲儿,刚毕业后的叶茗红从北疆大城市赶来了南方地区六线小城镇建设

惊人之举
短篇小说

惊人之举

“我是个废人,你守着有啥用,你跟我滚!”“你是我心中老公,再是废人,我也要守你一

非同凡响
短篇小说

非同凡响

己亥末,庚子春。湖湘大疫,故曰新冠,染者数十万计。万巷空寂,足不出门,隔“疫”扩

莫传非讲
短篇小说

莫传非讲

滑呀拐呗,它是村里人经常出现的事。可今天这眼底下起先一滑,后也是一拐,却让老赵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