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的地铁站


哼着不了调不知名的曲儿,刚毕业后的叶茗红从北疆大城市赶来了南方地区六线小城镇建设,兴致勃勃来赴宴。异地恋有年,相思病苦,叶茗红管不住那么多,QQ上发过一则信息给恋爱的杨毅郎,称非同凡响。晃动了二十再来一个钟头,骨骼必须松掉了,殊不知,叶茗红见恋爱的情侣急切,这苦这疲劳这沐风浴雨的外在扶持,却危害不上她坚强不屈的信念与信心,她来了。

租赁的摩的载着叶茗红晃动了一个多钟头,总算来到杨毅郎的乡村。乡村拥有 翠绿的诗情画意,杨毅郎就在水墨山水画一样小洋房前等待叶茗红。难熬中,那租赁的摩的“吱”的一声,就在杨毅郎千辛万苦期盼的眼下停了出来。

“茗红,想煞因为我!”杨毅郎外伸鲜嫩光洁的胳膊,要想拥住叶茗红。

一脸害羞的叶茗红喊了一声“毅郎亲哥哥……”却羞涩一样捂脸。

“茗红……”杨毅郎的声腔满是柔情蜜意,叫的人心旌荡漾。他的两手還是那样固执地朝前伸着。

就在叶茗红学会放下两手之时,却见一个清雅的姑娘竖眉疾跑而至,飞快地靠在了杨毅郎的肩上,娇嫩地讲到:“毅郎亲哥哥,他是谁呀?”

“她是……”

杨毅郎得话不久出入口,却见他的结拜兄弟李凯安跨步而前,抢着说:“她就是你的小三!”

愕然,叶茗红如同惨遭雷电劈,面色突然变化,指向杨毅郎急询问道:“毅郎亲哥哥,他说道的但是确实?”

还不等杨毅郎回应,那妙龄少女丹唇全启,笑道:“我的名字叫骆佳瑶,我与毅郎哥哥不日就需要定亲了。他说道他有一个干妹妹就需要来报名参加订婚宴,原先便是美若天仙的好妹纸你哟。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骆佳瑶的一番话犹是瓢泼大雨,把叶茗红的天上猛然爆裂起来。叶茗红不听犹可,一听,肝胆俱裂,也不问青红皂白,向前向着杨毅郎便是一巴掌:

“骗子公司,你遭报应!”

洪亮的巴掌声中,却听李凯安冷嘲热讽似的拍巴掌大喊道:“哟哟哟,哟嘻哟嘻,谋杀亲夫哎!罪有应得……”

“茗红,我并不是你要的那般……”虽然脸部出現了五指山,面色越来越猩红,但风流倜傥的杨毅郎要想表述哪些,可叶茗红已无法再听表述哪些,又再大吼着反复了一句:“骗子公司你遭报应……”便选择离开。

杨毅郎要想向前拉着叶茗红的手,却被叶茗红踢了一脚,虽然那一脚有点儿精神不振。叶茗红是完全地怒了,她离去时那泪眼婆娑的哭音令人心痛:“骗子公司,你等着帮我收尸吧……”

“茗红,不是我骗子公司,是她们玩笑的……”杨毅郎眼看着着叶茗红到了租赁的摩的,踮起大声嚷道。

眼见着叶茗红坐下来租赁的摩的远去,李凯安觉得自身好像干了一件大蠢事,跟随嚷道:“毅郎,你要不赶紧去追?你咯二愣子!”

骆佳瑶窘道:“毅郎亲哥哥,咱真是是太过分了。大家都去追吧!”

杨毅郎的心中早已乱了方寸,这事情头一次见,正进退失措噢。听李凯安与骆佳瑶的语言,便立刻骑上摩托车欲去追逐叶茗红。李凯安不知者无罪,急道:“抄近路!”

望着杨毅郎骑着摩托车抄近路追逐叶茗红,李凯安对骆佳瑶急道:“媳妇,你赶紧我们的结婚证书携带。这玩笑开大了,仅有我们的结婚证书才可以证实杨毅郎是童子鸡,是实实在在的专一的情圣,并非哪些骗子……”

“这叶茗红也是的,要先把状况问一问清晰嘛,太烈性子了太急了!来看,她对感情蛮忠诚……”骆佳瑶边说边进入里间,十多分钟后拿了个红本子出来。

“媳妇,快,大家也抄近路!”见骆佳瑶离开了出去,李凯安启动摩托车,一待骆佳瑶坐着后排座抱紧他,便踩住了油门踏板。

一个多小时后,杨毅郎与李凯安及骆佳瑶在汽车站聚集。薄暮时候,悲痛欲绝的叶茗红,则磕磕绊绊地赶到了售票点。

接近四年,为他思念,为他深情款款等,为他拼前途,为他抛撒心力,原先遇到的确是个绝情的骗子……那季节,她有多么的傻呀:绝情不似痴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仅有相思无尽处……痛心,悲痛,叶茗红忍不住大声凄楚:“杨毅郎啊杨毅郎,你该碎尸万段!”

“杨毅郎你该碎尸万段……杨毅郎,骗子,你该碎尸万段……”售票点萦绕着叶茗红叹息声的凄楚声。

来到售票口,检票员见满是珠泪的叶茗红语不了调,急忙询问道:“女孩,你咋的了?你要去哪儿?”叶茗红想不起来自身要去哪,仅仅抽抽噎噎地说:“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检票员见叶茗红哭变成个泪如雨下,猛然心存同情,道:“好妹纸,谁惹你烦苦?”叶茗红滴泪伤怀:“骗子公司、骗子公司、骗子,我……”

“叶茗红,叶茗红,不要哭啊,你将我心必须哭碎了,不是我哪些骗子公司!”杨毅郎喘不过气来地赶了回来,无尽柔情似水地看向叶茗红。

叶茗红泪眼婆娑中看到的是恋爱了四年的情侣杨毅郎,一瞬间,哭泣声喧天裂地:“骗子公司,骗子……”

“我真不是哪些骗子公司,我心能够 取出来给你们!”杨毅郎不知所措。他想扶她抱她慰藉她,殊不知,他到底是初恋情人是男人第一次,确实不知道该该怎么办。

“叶茗红好妹纸,杨毅郎真并不是骗子公司,是大家想到馊主意想试一下你对杨毅郎的情感究竟多深!”李凯安已不滑头滑脑,一脸的严肃认真。

骆佳瑶取出喜气的鲜红色结婚证书,并将它举过叶茗红的眼下:“瞧瞧吧,它是李凯安和我的结婚证书,绝非作假!”

杨毅郎恳切地说:“茗红,本来是要给你意外惊喜,确实!”

李凯安“啪”地给了自身一巴掌,歪着嘴道:“原是我想看一场大剧,图个热情,差点儿拆了一对喜气洋洋的鸳鸯戏水!女孩,看在我的薄表面,你也就留下吧!”

骆佳瑶走回来,扶着叶茗红的露酥胸,道:“好妹纸,你与杨毅郎是与生俱来的一对,地设的一双。李凯安我老公和我早已给你和杨毅郎做好准备定亲的宴会呢!”

“茗红,是确实!”杨毅郎在叶茗红踟蹰之时,坚决地迈向前,一把握紧叶茗红的纤柔酥手,似一往情深的目光照彻她们爱的世界。

“给你好多个林妹妹?”叶茗红眼泪未干,响声却拥有一些委婉。

“金风玉露一相遇,便胜却人间无数。宝亲哥哥只爱林妹妹一个,我杨毅郎立誓,一生一世只爱你叶茗红一人!”杨毅郎漂亮的双眸怔怔地看向叶茗红,那真的是一眼万年。

“只愿也没有误认你……”叶茗红刚开始收泪,只不过是似是凝噎。

李凯安双手抱臂,眉梢上升:“好妹纸,假若杨毅郎无情无义,我第一个将他的屁股打开花!”

骆佳瑶福晋一笑:“他要敢无情无义哪,观世音菩萨使他打一辈子单身汉!”说罢朝杨毅郎使个颜色,道:“毅郎亲哥哥,还很慢将好妹纸的眼泪揩干!”


惊人之举
短篇小说

惊人之举

“我是个废人,你守着有啥用,你跟我滚!”“你是我心中老公,再是废人,我也要守你一

非同凡响
短篇小说

非同凡响

己亥末,庚子春。湖湘大疫,故曰新冠,染者数十万计。万巷空寂,足不出门,隔“疫”扩

莫传非讲
短篇小说

莫传非讲

滑呀拐呗,它是村里人经常出现的事。可今天这眼底下起先一滑,后也是一拐,却让老赵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