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风景


不久前,遇上了2014年一起去长沙市的几个同行业,相聚哪一天聚一下。而在自此的几日,我经常会想到那一年去长沙市的亲身经历。

实际上,来说从大学毕业工作中后非常少去国内。主要是工作中的缘故,自然也有另一个关键缘故,那便是害怕坐飞机。那一年去长沙市学习培训也是官方网分配的。针对鲜于去国内的我而言,我憧憬的并不是那类相较大西北更加当代的城市发展而更想来感受一下拥有 上千年中华传统文化积累的大城市所释放出的浓厚浓厚的历史时间光辉。短短十几天,说起获得那便是岳麓山风景区上的诗香和洞庭的含蓄。

记忆力终归也会像历史时间一样静静地沉定出来。最后留有了更为真正、朴实的一瞬间。现如今回忆起,发觉实际上每一段旅途的身后,都亦或是有一个较长较长的小故事,即便不那麼美丽大方,也可以令人难以忘怀。

长那么大,沒有坐过船。还记得,那一天去沅江,先前不知道其是洞庭湖区的大城市。直到,才察觉自己已最深处大湖地区。赶到洞庭,游湖泛舟不可或缺。仅仅江南地区的气温也是那样的没法预测分析,早晨還是阳光明媚,下午便乌云密布;以至于本想感受一下范文正公作品的洞庭美丽风景已不太可能。“衔群山,吞湘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那样的美丽洞庭,在乌云密布的笼罩着下却看起来若隐若现了一些。

提心吊胆的踏入小帆船,渐渐地离去岸上,直到我认为悬着的心学会放下后,环顾四周才觉得到洞庭的阔大。倏忽,下大雨。小小的小雨滴,将平静的湖面打出一圈圈漪涟,迸溅浅浅的雾水;众山处,一切都隐藏于这蒙蒙细雨中。不曾想,第一次来洞庭就遇上了这江南地区毛毛雨。幸亏在范公的原文中亦有洞庭的雨景:若夫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

小帆船幽幽地在湖上慢行,看见细绵的毛毛雨,是一件很悠闲的事儿。这般美丽风景,也不负张若虚的“江天一色无纤尘”。雨的声音绵绵不绝,细言呢喃,青荷悠悠。虽沒有《岳阳楼记》中的那类在雨中洞庭的情况,但针对来源于大西北的我而言,那样的景色早已要我觉得了考虑。直到现在,依然要我令人难忘,而武林当中,确是念与没念。念者寄雨,没念者轻风幽幽,时光无形中。

多年以后,再想起此次湖南省之旅,好像产生在昨天。心绪就是这样开启记忆力的大门,沅江、烟脂湖、洞庭就是这样要我再度走入。在若隐若现的雾天中,我好像进入了一种美好的情况。刹那之间“雨恨云愁,江南地区依然称丽人。水村渔市。一缕孤烟细。”的句子便从脑子里映现出去,多么的美丽的诗意呀!要来那时候的洞庭雨景也是这般,此情此景此意是不是相辅相成。

宋朝兴国县九年,王禹偁在任长洲(今江苏苏州)知县(宋太宗太平兴国九年)时,写出的这首歌《点绛唇·感兴》是否也如我当初游洞庭时的心态。我觉得即便有也不尽然。而这首歌词的创作者王禹偁,谁人?

王禹偁,公年954年——1001年,宋初知名散文家,作家。字元之,山东巨野人。出生清寒,小有壮志。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中举人。兴国县九年,调任长洲(今江苏苏州)知县。王禹偁政治理念认为改革创新、做官廉洁、品性刚正。在文学创作上,王禹偁为宋朝诗词革新运动的先行者,倡导“韩柳文章内容李杜诗”,是开宋朝词坛写作作风的关键文学家。

王禹偁的词作仅这首歌《点绛唇·感兴》存在,想一想难免有点儿缺憾。闲言碎语不多说了,来跟读这首歌词吧。

雨恨云愁,江南地区依然称丽人。水村渔市。一缕孤烟细。

长空征鸿,遥认行如缀。此生事。这时凝睇。谁会凭阑意。

立在河边,望着很厚云彩,毛毛雨蒙蒙细雨,雾朦朦,水幽幽,洇着自身的心,有过多的离情别绪好像是那小雨滴荡出一圈圈的漪涟,广阔无垠。这时的情绪一如屈子写出的“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村下。”即便如此,洞庭的美丽风景依然是江南地区美丽的。远方,河边星光点点的村庄和渔市中袅袅升起一缕孤零零的袅袅炊烟,那边有别人。而思绪也伴随着细细袅袅炊烟渐渐地渐行渐远,此时耳旁传出一只大雁的鸣叫声。回顾,天上一行排序齐整的大雁飞来。默然,凝望雁阵,直到目尽处。望着飞到消退的雁群,回忆自身的一生,此刻,谁会了解我人在雨中倚栏眺望的情绪。

一首《点绛唇·感兴》要我百读不厌。虽沒有寒江独钓的工笔白描,可是全首诗作的诗意伴随着雁群的消退和独自一人倚栏眺望的影子交给了后代无尽的想像室内空间。古代人乃至是世人,针对“雨”这一意境全是十分偏爱的。人在雨中,都会想起一些令人缺憾或是担心的事,它是湿冷的,是柔雅的,也是痴情的。无论如何,我觉得王禹偁在那一天、在哪阴郁的下雨天中写成的这首歌《点绛唇·感兴》一定是一肚子忧虑的。要不然缘何“恨”、“愁”开场?于我而言,念完诗作上片,虽然有“江南地区丽人”的美丽风景、“水村渔市”的淡泊,但欢爱间”一缕孤烟细”的情景迫不得已要我深深地感受到创作者心里的无可奈何和孤单。但无论如何,我是喜爱那样一种情景的,就好似那天在毛毛细雨中的洞庭。

小帆船摇摇晃晃,豆豆小雨滴,圆圈波浪纹,水面起雾了……若隐若现间,众山,没有雁过,是不是这便会有一种莫眀的无力感。或许更是那样的一种“无力感”才要我想到了王禹称的这首歌词。才会要我对这句话“此生事。这时凝睇。谁会凭阑意”拥有 大量的感受。实际上许多情况下,大家喜欢孤独,喜欢孤独的觉得,喜爱在孤单中独自一人享有。这世界有些人喜欢孤独,但又有几个能够 承担孤单。就好似王禹稱用自身的方法去细细品味品位自身的心情,缓缓的敲击着自身心里的这份“雨恨云愁”的情绪,看见欢爱,赏析那诗境中的袅袅炊烟和征鸿。这一份孤单产生的确是一种心里的平静。我觉得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都还必须那样的一种平静,在哪份平静的孤单中,让自身有着一份与众不同的享有。

全首诗作,要我情有一定的依,要我沉浸于在其中。读一首词非常容易,毫无疑问我并不是那个了解创作者的人。可是,相信我是哪个在创作者描绘的情景里的那人。一个人的倚栏众山,尽管这免不了有点儿孤独和忧愁,可是“此生事。这时凝睇。谁会凭阑意。”却常常又会令人泛起莫名其妙的打动。时光凉薄,时光漠然,当读着王禹稱这首歌仅剩的词作,品位着创作者的这一份孤单与孤独,在时光如水的旅途上,这一份真正的心态一直在心里奔涌和拓宽,直至有一个人在这时候共享乃至把自己都打动了……

而许多年以后,我依旧可以在沙漠沙漠的小城内,隔着漫漫青山绿水远眺那一湖细雨,沿着一缕执念记忆力那一抹淡影,如同隔着重重的历史时间静静的诵读这首歌《点绛唇·感兴》,去体会这蕴意悠长的人生境界。

实际上,这时再想起那时候的场景,“谁会凭阑意”,而岁月给与我的大多数是扼腕叹息。


舌头的一下
随笔杂文

舌头的一下

师父在电视机里亲授着锅包肉。从怎样选肉、打花刀、预制构件刚开始,到怎样入锅初炸、

贾生的抑郁症
随笔杂文

贾生的抑郁症

自古以来,凡具美若天仙容颜的女人,大多逃不出红颜薄命的预言;而小伙,若属震古烁今

纯洁的生命
随笔杂文

纯洁的生命

心是个很抽象性的物品,人心隔肚皮,内心是较大 的人生道路竞技场,沒有比心手势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