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包


老孙全名是孙水德,和老伴儿赶到这一大城市当街道社区环卫工人早已2年了。

老孙的家离城并算不上远,也就三十里地。兄弟俩在南方地区打工赚钱。家中拢共四亩半地,早三年前就运转给了村内的贤能了。

种了一辈子的地,现如今两口子早已六十出头了,又无一技之长,托关系在背井离乡算不上远的城内找了份环卫工人的工作中。

老孙是个脸红汉。胖乎乎壮壮的。经常脖里系条看不出来原色的纯棉毛巾。拿着个极大地塑料杯子,杯中泡里少一杯粗荼叶。口干时咕咕咕咚咚咚饮牛般喝得只剩荼叶,再放水。裤兜塞着个唱碟机,摆地摊上议价花八十五元买的。干一路,唱一路。他最喜欢听刘忠和的河南豫剧。尤其爱《十五贯》,隔三差五学着哼曲几喉咙。刘忠和苍劲有力而又有点发哑的响声,好像唱出了老孙日常生活的窘迫、困惑和无可奈何!

老伴儿是个瘦干、会干、有心劲的妇女。

夜里,老伴儿俩在床上整理家务活:运转费一年四千,两口子每个月每个人各一千五,再加兄弟俩的打工赚钱收益,那样算来每一年收益还真多!但一说到蟒龙一般的俩孩子,老伴儿便会唉地长叹一声。都到适婚年龄了,可没有人做媒啊!乡村男孩多女儿少,娶妻不但要在市区有房,还得有車!大的2020年都二十七了呀!

每到说到这里,老孙头便会拔开喉咙:……啊……

一个住在无锡市地,

一个住在淮安市城,

二人间隔路程远,

他2个怎结这奸情,

……啊……

老伴儿噔、噔几下,老孙灭腔了。唉!不愿了,入睡!或许哪天发过偏财,城内房屋就买下来了。

老伴儿说:作梦吧!翻盘给老孙个臀部。

睡去。

她们总觉得是日常生活在这个城内的城边人。

太阳光仍然冉冉升起,生活循环往复。

第二天天不亮,两口子又很早地睡醒了。两个人要把那一条细细长长街道社区清扫结束。

扫到一半时,老孙隐隐约约听见老伴儿在大马路对门细声喊他:德……德……德……你赖种聋啦!

老孙听到了。啊……他大嗓门回一声,把老伴儿吓一跳。老伴儿做手势使他不必声张。老孙意会。学会放下手上扫把,悄悄的靠近老伴儿问:“弄啥?”

老伴儿从怀中外露一个半皮包。

“哪里弄哩?”

“马路边花坛里拾哩!”

“拾哩?”

“嗯!”

俩人四周看一下。没有人。悄悄的,提心吊胆地开启皮包:飞机票、动车票、一盒个人名片、身份证件、储蓄卡、签字笔、多份很厚协议书……没有钱!

老孙有点儿心寒。对老伴儿说:“唏!我当啥商品哩,装傻充愣哩!木球用,等路长上班了缴给她算球!干活!”

老孙回身要走,被老伴儿一把拉住。

“你傻呀!这皮包看见像老总的物品。你要,这东西对咱说木用,对老总们而言相比钱还主贵!”

是呀!对,里边有个人名片,看一下。

从夹里取出一张来,个人名片金灿灿的。上边写着:河南省首山新世界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老总,张纪汝,电话号码,手机号码。

老老实实!老板呀!是家大城市的企业,仿佛听闻过。

再看,有土建施工合同书,有农田办理手续这些。呀嗨!这东西还真关键呀!俩人互相看一下,又环顾一下,四周仍然鸦雀无声的。

“……缴给路长,别人老总会承咱的情……咱不用说叫别人谢谢咱,起码得觉得咱实在吧……恁大个儿房产公司哩,赶明儿让大孬(儿子)在他企业给他们开家车,那薪水会发多少了?给老总开小轿车,薪水又高,工作中又体面地,背井离乡又近,或许媳妇儿就娶下了……”老伴儿边说,边外露一副很有功功率的神色来。

老孙搔搔头,对老伴儿说:“中!我咋想不到呀,还简直!先放好,下班了回来咱给别人通电话,便说咱拾住他的包了,存放得稳稳哩……他要忙了咱给他们送去……”

想法拿定,两口子极速利索地分头干活儿,很早地清理完后。

下早班回家了,老伴儿要去煮饭,被老孙喊住。

“今儿清晨吃炸油条喝糊辣汤!高品质的!海碗!”

对坐用餐,两个人各有笑着。

老孙低头一边喝着很棒火辣辣糊辣汤一边惦记着:……收到他打的电話,张老总亲身来找他拿包,握紧他的手一个劲儿地表示感激!说你没着(了解)呀,这东西对企业有多关键,使用价值那可不仅十个亿呀!实在太谢谢你了!善人呀!并转过头对驾驶员说,可要好好地向两口子学习培训!随后从包内取出五万,不!是十万!都不,是五十万元!非破碎海滩给他们!他按着张老总的手,推搓着,说啥都不必。张老总说,你嫌少?!行吧!我将在当地开发设计的房屋给你一套!老孙赶忙说,小套就中!小套就中……

想起这里,老孙笑了。糊辣汤一下从口中喷出!差点儿没喷入老伴儿碗里!

老伴儿怪嗔道:你咋弄里!又哭又笑啥?

老孙奇诡地傻笑着:不给你觉得!

实际上,老伴儿也一样在向下想象着,但是她想的是:……大孬在大城市给张老板驾车,薪资几十万!做媒的都把家门口都踢破了!俺大孬谁也不娶,在城内找了个国家公务员,省委的……

老孙吃过饭站立起来督促老伴儿:快点儿!快九点了,别人老总都上班了!

老伴儿拨拉了两口,还剩余小半碗,都不像以往那麼可是地要吃净了。站站起,抹抹嘴,牢牢地地跟在老孙背后离开了。

返回住所,老伴儿在背后狠狠地叉到了门,赶忙向前拦下正向外掏手机上的老孙:“嫑慌呀!咱商议好再打呀!”

老孙说:“我着(了解)!”

俩人坐着仔细地地商议了又商议。商议好啦,老孙刚开始举起桌子上的手机上,又被老伴儿按着手:“你记牢,咱是做善事哩!干万不可以要别人的礼品!更不可以接别人的钱!哦!”

老孙惴惴地说:“着(了解)了!着(了解)了!还有啥?”

“木了!木了!打吧!”老伴儿提示他。

老孙又稳了稳神,细心地,翘起来手指,用劲地拨着手机的数据。输进去,用双眼把手机和个人名片上的号冲着校了一遍,口中又念着再正确了对。没有错!随后重重的按住了语音通话键。咳!咳!清了清喉咙,把手机牢牢地玻璃贴在耳朵里面上,当心细心地听着电話的拔号声。

少量,里边传出“你所拨通的号已关机……你所拨通的号已关机……”

嗯!老总的手机怎么会轻易关机?!

“怎么了?”老伴儿伸展了颈部,询问道:“堵塞?!”

“关机!”老孙厌烦地说。

“再打!”老伴儿心急了,仰着脸督促。

“正打呢”老孙又仔细地拨了一遍。

仍然“……sorry,你所拨通的号已关机……”

“打他企业固话!”

“对啊!”

“通了?”

“通了!”

老伴儿长舒一口气。

电話那头传出一个女士的普通话水平响声。应该是美女秘书?老孙臆猜。

“你好!这儿是新世界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我想问一下您找哪个?”

“哦!哪个张纪汝,他在吗?”老孙仰着脸,一脸堆着笑询问道。

“您是哪个?”

“我!噢!我是哪个,嗯,我是他亲朋好友!”老孙猛然被问愣住,想好的词全忘了,随意找个托词然后问:“叫张纪汝接听电话吧,我,我找他有可关键的事!啊!”老孙仰着笑容急盼着另一方把张老总叫到电話旁边。

想不到另一方恶狠狠说:“我给你叫不来了!”

“怎么了?”

“你是他亲朋好友你能不清楚?”

“真不到(了解)!怎么了?”

“老总都死一个月了!”

“嘀!嘀!嘀”的盲音声一下子击败了两口子的痴心妄想,破碎破碎的!

俩人好像要去作贼,刚提前准备去做就被别人把握住了一样,内心面咚咚咚锵锵乱响一团!

好长时间,老伴儿宽慰老孙也是安慰自己道:“姥姥那腿!学雷锋做下好事儿也木人承情!可拿猪脸寻不上庙门了!缴给路长去,好赖也会受个夸奖!哼!走!”

老孙这脸红汉脸更红了。拔开喉咙唱道:

……啊……二人间隔路程远,

他2个怎结这奸情!

……啊……啊……啊……

……

唉!当善意被某类个人利益所驱使时,它就越来越不那麼纯碎、崇高了,反倒变成某些人做到某类目地的专用工具。无论目地完成是否,善意做为专用工具的特性是明确的!

事已至此,爱错了人?


红胶手套
短篇小说

红胶手套

今天腊月二十三,又叫过小年。过小年离大年夜没几日,因此 没回家了的大家携家带口、

老梦出镇长
短篇小说

老梦出镇长

老梦是隔壁的邻居,他在四十八岁那一年火起来了。这以前他便是个平民百姓,一般得四角

寒衣节
短篇小说

寒衣节

它是第十个年分了,屋子里的他依然还在忙,将会由于今天冬至的原因,今日的他分外的繁

打赌
短篇小说

打赌

一个年青人愁眉不展地立在屋顶,隔一会儿向楼底下看双眼。一大早大街上没啥人,也没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