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条


一个艳阳高照的早上,微胖墩实的站在群众的院子喊:“曹志!”

曹志夫妻俩从主房出去,意外惊喜地邀约:“哎哟,王书记,赶紧来一起吃早饭。”

我一边招手,一边四下里凝望:“不上,你爹呢?我找他急事。”

肥嫩的曹志媳妇儿谄笑着说:“镇长哥啊,有什么事跟曹志说就可以了,这一家,他作主。”

我笑容说:“这一事,大家还简直做不来主,非要有你爹的指印才行。”

曹志媳妇儿眨巴着魅眼疑虑地问道:“镇长哥?好事儿啊還是孬事?”

我讲:“自然是好事儿!”

曹志睁圆了眼意外惊喜地问道:“我爹有啥好事儿?”

我刁难的模样说:“临时不可以告知大家,只有和你爹商议。”

夫妻俩不谋而合的指向一间小偏房说:“我爹就在那屋呢。”

我赶快迈开走入小房子,把手合上,成千上万刺鼻的异味扑面而来,熏到我不断恶心想吐。

瘦骨嶙峋的老人还没有醒来,见我进去,急忙支撑点着身体费劲地坐起來:“王——书——记。”

我在钱包里抽出来一张阵年的借条和印泥盒子,放到床边,大声喊:“李大爷,上级部门看啦,说让您按上一指印才行!”

李大爷颤颤巍巍外伸枯瘦的手,粘了鲜红色的印度尼西亚,再三地摁了指印,过意不去地干咳着说:“不便政府部门啊。”

我慢慢收拢借条:“李大爷,它是大家应当做的,您当初出借八路军钱,打鬼子,也算作抗战的元勋啊,我国和政府部门一定会给您丰富的赔偿啊。”

房间门突然被拉开,曹志夫妻俩窜进去,异口同声:“要多少钱啊?能帮我爹赔偿要多少钱啊?”

李大爷颓然躺下来,回过头来去,长叹一声:“唉!”

夫妻俩一边一个把握住我的手臂,迫不及待地问道:“镇长亲哥哥,快说说,究竟能赔偿要多少钱?”

我思忖着说:“实际是多少,因为我说禁止,听闻外城镇的一个老年人赔偿了十万,听闻外县有一个村的老年人赔偿了五十万呢,还有一个外地的老年人赔偿了一百万呢。可能是期限越长,钱越多吧?”

曹志媳妇儿高兴地一拍巴掌:“哎哟老老实实,斌子,我们要发横财啦!”

曹志看见病怏怏的老人,啼笑皆非:“爹呀,您咋不造说啊,白白的让多赚了个不孝敬的知名度,早知您有这一借条,说啥还要孝顺您哪!”

我拍着曹志的一身肥膘,意味深长说:“弟兄啊,十里八村的人都了解,你是李大爷五十岁时从垃圾池里捡来的孩子,对你关怀备至啊,供你念书长大了,让你建房娶媳妇,帮你种田看娃,人得讲良知啊,你欠别人的非常多啦。”

曹志或许是良心不安,呜呜呜地痛哭,眼泪沿着胖乎乎的面颊往降落。

曹志媳妇儿伸出手溫柔地搭起李大爷干瘪瘪的身体:“爹呀,咱别住这屋啦,住主房吧,咱们孝顺您也便捷嘛,您但是咱们家的活宝贝啊,没听闻吗?您活的期限越长,赔偿的越多啊,咱必得好好的活着。”

从今以后,李大爷总算享有来到被孝顺的味道,常常见到他叼着旱烟袋和一帮老年人在老槐树下话家常。可是好景不常,一年后的前几日,李大爷突发脑溢血远去。

我领着村内的红白理事会给他们老人申请办理丧礼。安葬之后,曹志夫妻俩明确提出兑付老人的那张借条,我便领着她们来到民政。

回家的路上上,飘起了毛毛细雨,正巧经过李大爷的“新房子”。我讲:“大家夫妻俩拿着这种钱,给老头磕三个响头吧。”

曹志刚要下车时,她媳妇儿声色俱厉斥责:“人都去世了,还孝顺啥?”

曹志犹豫地扬了扬手上的钱,还想下车时。

曹志媳妇儿鄙夷的撅嘴:“嘁,才三万块钱,白累成狗了。”

我严格地指责说:“难道说孝敬父母便是为了钱吗?想当初,李大爷一个贫困的农户适用抗战,取出家中仅有的十块钱,想过要赔偿了没有?成千上万革命烈士以便全中国的解放事业一腔热血洒热血,想过要赔偿了没有?512大地震,全国人民捐款捐款捐物,想过要赔偿了没有?”

曹志媳妇儿撅着嘴,一脸抱怨:“这老头儿也抠门了,当初就该出借八路军一千块钱,如今不就三百万啦?”

曹志则是一脸可是,晃脑:“哎哟,我滴个亲爸啊,就算是出借八路军一百块钱呢,哎哟,没学历没远见卓识哪。”

我气恼得把车开的很快,奔向村民委员会。

曹志夫妻俩受惊得捂住头喊:“王书记,咱不怕死啦?!”

我气哼哼地说:“今日举办一个村交流会,学习培训社会主义社会价值观念!”


想进牢房
短篇小说

想进牢房

湾湾工社联校田教导员(乡老师的总领导干部)的大门口,来啦一车炭,一个方形脸缩脖的

还款
短篇小说

还款

秋天的早晨,生态公园比过去更繁华,这类繁华沒有夏季的大量出汗,四季如春的寒风呼啸

微小说组成五
短篇小说

微小说组成五

【一】筑梦秋风秋雨是位财经大学大学毕业的学员。三年前她面试到银行职员。根据勤奋,

上学路上
短篇小说

上学路上

中午六点20,下班了高峰期。春阳道上一辆辆轿车如蜘蛛般慢慢爬取,低音炮喇叭你一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