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茶油


秋初。晴热阴天的礼拜天。

一大早,我与一帮盆友前去南郊某树林搞步行健身运动,何等尽情!傍晚时分,我一身疲倦地回到居民小区,觉得一颗心早资金投入那温暖静谧的海港……

“帅男,您好!”传出一声有点嘶哑的招乎,.我看到马路边站着一位生疏的中老年男人。他约莫四十多岁年龄,中等身材,肌肤乌黑,身体瘦,一双眼睛铺满有血,又粗又硬的短头发参杂许多 灰白色,有棱有角的方形脸汗津津的,长袖衬衣和蓝吊带背心也汗透了,黑裤,穿凉拖的大脚插件旁摆着一只尺把高的白塑料壶,满满登登不知道装了什么。

中老年男人见我一脸疑虑地看见他,龇牙咧嘴傻笑着,指下那只塑料壶对我说:“我这里有一壶茶油,用自财产的油茶籽榨取的,确保物超所值……”

“我没时间!”我眉头一皱,很厌烦地切断他得话头,只盼快点儿回家了。他这般生硬愚钝地出售产品,也要我甚感惊讶。

“哦,是那样的。”他赶忙表述道:“我之前来这儿卖过两次山茶油的,反映都非常好。此次约好啦好多个老顾客,可有一个临时性出门了,剩余一壶,你带回去烧菜用,蛮香的,商场肯定很难买到!”

“感谢,如今真不用!”我卸掉仅装了登山杖和二只空茶壶的挎包,提溜甩动着,逃也一样飞步向前疾步。

“啊呀,等下咯!”他这一幕着了慌,拎起机油桶匆匆忙忙赶了上去,用力轻轻地拍下来我的右胳膊说:“弟兄,听我再讲几句,怎么样?”

我停住步伐,觉得腿部出现异常酸软困乏,不断高韧性的跋山涉水,再加往前走坐车,可真累的。正好附近的休闲娱乐排椅空着,我直接走去靠坐下来。

没预料到,他追随而成,过意不去地冲我傻笑着,坐着排椅的另一端。

他从兜里取出一包白沙烟,敬我一支,我皱着眉头招手拒绝了。他静静地打火吸烟。

天色逐渐渐暗。四周树枝集聚了唧唧喳喳的小鸟,好像沟通交流着今日的所见所闻与获得。众多的房子灯火璀璨,每家家庭主妇正用心烹调人间美味,时常菜香香气扑鼻,更令我饥火烧肠,准备歇一口气就回家了。

短短的十多分钟,这名哥哥吸着烟,简略详细介绍了自身的“成长史”——他曾在广东省打工赚钱很多年,返乡用所有存款另加借款,开办了大型养猪场,两口子早出晚归艰辛半年,眼看着着头批活猪将要出栏率,却突发性猪流感,赔得倾家荡产,还欠了一屁股债。之后在村内的扶持下承揽了多亩茶树……

我一声不吭地听着,从话音相信他来源于周边乡村。我觉得,你絮叨这种,目地还并不是卖油?你自称为山茶油物超所值,老顾客一致五星好评,哼,就这样吧,一旦我发现了受骗上当了,哪里约你去?!

随后,我站起拔腿就走,撂下一句:“你還是找他人问一问吧!”。

一路小跑步,快到模块大铁门了,他居然又追上我近前!他喘着大喘气迫不及待地说:“老弟啊,请帮个忙。我们家两个孩子上学,大的读普通高中,明日要开学了,还差点儿培训费,内心急啊,卖出这十斤山茶油就凑够了!”

这时候手机响了。闺女莹莹跟我说到哪里了,她和母亲等我回家吃饭呢。

“嘿嘿,父亲早已到楼底下啦!”我挂掉电話,夺路而逃。

大铁门近在眼前,他再度遮挡我,一副气得要哭的表情,语句也一些悲伤:“弟兄,不瞒你说,我在这呆了一两个钟头,问了好多人,哎,大伙儿仿佛也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的山茶油!”他弯身把机油桶搁到地面上,蹲下一边扭开茶壶盖,一边抬着头对我说:“实实在在的,它是正宗的好油!我倒点出去,你看看下闻一闻就知道怎么样。”

它用青筋暴起暴凸结满死皮的手挥将茶壶盖寄送到我眼下:浅浅的一汪橙黄色晶莹剔透,释放着醇正的香味——判断力跟我说,这油非常好。

“老弟啊你放心好了,天然油茶籽榨取的,没有一切防腐剂,立即喝也一切正常。”这名哥哥眼睁睁地瞧着我,舔一舔焦干的嘴巴:“那么我喝让你瞧瞧吧。”直接抬起茶壶盖。

我都没反应回来,就看到傍晚的背光中,他侧头仰脖张开嘴巴的灰黑色剪影图片以上,一串真珠一样的液體流泻而下……

我不再犹豫,花两百元买下来了这壶山茶油。

三年过去,我再没遇上这名未留下名字和联系电话的哥哥。我大约一辈子也忘不掉他。我曾经对他那般轻慢和猜忌,真应当朝向他致歉!在他的身上,我真切感受到的,是一个小男子汉令人震惊的延展性与固执,是勤快诚信的宝贵质量,是天下父母对子女、对家中的甘于奉献和沉重的善心。


一剂孟婆汤
短篇小说

一剂孟婆汤

儿时,没有起色飞雁的母亲常常文化教育她:“你需要好好读书,未来做下&8216;文化人&8

绑 架
短篇小说

绑 架

“你是谁啊?”七岁的刘流睁着诧异的大眼问来人。“刘流,不认识我啦?就是我亲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