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 梦


“三八”节的早上,

他给手底下全部女职工发信息:

“三八”三八妇女节,

小伙干活儿女性歇;

逛一逛生态公园火锅串串街,

饭店吃美味,

购物广场买靓鞋。

祝你们高高兴兴活才三八妇女节!

A女性回家短消息:

谢谢领导兄!

我还在洗床单,

沒有全自动洗衣机;

打着真精神实质,

用把手衣洗。

B女性回家短消息:

谢谢领导弟!

俩孩在念书,

等待需要钱花;

赘物真害羞,

河滩地把沙挖。

C女性回家短消息:

谢谢领导叔!

长辈年纪大,

父母人体差,

独我一人能挣钱,

撕成五瓣不足花,

无可奈何迎风捡铁矿石,

填补填补俺穷家。

…………

他再给他们回短消息:

嗷,

虽然是春季了,

天空仍有很厚云彩,

上空仍有拂面的冷气。

我将双眼插上羽翼,

飞跃大山,

穿越重生云彩,

超越江河,

赶到你身边。

我看到了:

手,冷得肿胀,

脸,冷得紫红色。

这是你的传统节日啊,

春天,

我好想把咱村这恶梦,

摇醒!


100岁生辰
短篇小说

100岁生辰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银杏树,一棵绒花树。绒花树是之后又再次载种的,儿时的那棵不记

吃甘蔗的女性
短篇小说

吃甘蔗的女性

下楼梯,我又见到她在吃甘蔗,甘庶皮呕吐一地。她是一位戴着太阳帽的,与我年纪差不多

老头与美女
短篇小说

老头与美女

一日傍晚,我还在大街上往前走,看到一个喜好文本的漂亮美女,二十多岁,衣着很时尚,

老李夫人
短篇小说

老李夫人

周末早上,老李想睡一会儿天亮觉,却被夫人连揪2次耳朵里面,迫不得已赶快穿衣服醒来

纯真
短篇小说

纯真

汪平喝了最终一口粥,打个饱嗝,“哧溜”一声,下了餐桌。一边的家婆见了,吞咽嘴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