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的敬畏之心 《太阳落山》浅评


《太阳落山》是寞儿发布在网的一篇短片小说。自己荣幸出任了这篇小说集的编写。

自己以前给《太阳落山》写过那样的评价语:“它是一篇教材一样的小说集。构造注重到完美,語言凝炼到抠门。意旨深奥至无需多言,角色丰腴至近乎无奈。”

《太阳落山》是一篇五千字上下的小说集,分了四节。针对技术专业点评家而言,这篇小说集好像篇数变小点。技术专业评论性文章通常是动则洋洋万言的。好在不是我技术专业点评家,写不上过万字的理论文章。

但是,我觉得,技术专业点评家读过《太阳落山》,估算也会觉得这篇小说集的内函不象它的篇幅那麼少,诗意不象它的篇数那麼小。我觉得,《太阳落山》是一篇意旨刻骨铭心、构造极致、語言凝炼且特点独特、色彩高宽比统一、节奏感顺畅轻快的鸿篇巨制。

我觉得,《太阳落山》的构造是一种含有短文雅趣的界面式多孔结构。每一小标题都是有一种颜色,或五彩缤纷、或暗淡,或幽幽地蓝、或头昏昏生地黄。每一小标题都由一个界面引出来贵生家婆的一种心绪,是多少总与美好相关。“走娘家”的执念一次比一次浓郁,尽管贵生家婆自始至终不清楚自身真实的娘家人在哪儿。最后,贵生家婆得偿所愿“回了娘家人”,并且是贵生领着她的亲爹妈来送的,这算作一种完满。

离散系统的小说结构解决不太好通常会让阅读者有云雾缭绕之惑。《太阳落山》却极恰当地将贵生家婆的一生层峦叠翠地分配在一个个不持续的片段当中。或由创作者描述,或由角色追忆、想象,全是那般当然畅顺。洒出来,取回来,一条主线任务绝不枝杈。“形散而神聚”的短文要旨让阅读者不知不觉在一篇短小说中获得感受。那样的阅读文章感只有说成爽快。

独特的界面、如生的梦镜,由梦镜牵引带出的一段段追忆织出了一张描述之网。不事声张地将一位人生坎坷、质朴虔笃的贵生家婆从头至尾、原封不动地在阅读者眼前惟妙惟肖。

因此 我讲,它是一篇构造以及注重的小说集。

《太阳落山》的语言特色独特。不管描述語言還是描绘語言,这篇小说集的語言全是凝炼的。掌握分寸、恰如其分。开始三段的自然环境描摩語言简约至我讲的“抠门”程度,确是极为精炼精确,具备较强的代入感。更为宝贵的是,由开始三段的语言特色定好了这篇小说集的語言主旋律,这般凝炼精确、代入感强的語言贯穿始终,让这篇小说集的整体色彩高宽比统一。

凝炼至近乎“抠门”的語言却不缺诙谐幽默,是那类不留痕迹的风趣、不事雕琢的风趣,阅读者在学到那样语句时通常会会心一笑。那样的事例不适合例举,阅读者们何不自身去读,也许不一样的阅读者会出现不一样的意会。

“伴随着一声吱嘎响,一个人,一群鸡,再加一条狗,统统进了门。”“只把一双脚丫从原点挪了挪,好像是准备把哪个响声赶跑,果真就没再喊话了。”“贵生家婆就再无缺憾地走了。已不回了。太阳光却仍然下山又落山。”

例如此类的語言围绕全文,生产制造了一种舒适、爽快的阅读文章感。

小说集的重要的地方是关键点,《太阳落山》尽管篇数不大,却也没忽视关键点这一做小说的第一要义。和语言特色一样,《太阳落山》的细节描写也是凝炼精确的。“一时害怕迈开,重心点靠在拐棍上,只等控住了,才慢慢地……”“擦了擦老眼,把握住小孙女的手,捏了自身的手……”“老黑狗……目送主大家渐行渐远的眼中,竟也拥有一种深深地的寂寞……”这种关键点不仅有很栩栩如生的代入感,并且重点围绕着小说集的基调,没什么走调之嫌。

《太阳落山》的主人翁是贵生家婆。贵生家婆三岁离去亲爹妈,十五岁嫁作人妇,干了二十年衣禄不用愁的姨太太。自身的一男三女也是由婆婆带大。贵生家婆亲自带变大三个孙男加三个小孙女。七十岁时,贵生被一针头孢类要了命,贵生家婆此后就刚开始拥有看太阳落山的习惯性。八十岁时,孩子媳妇儿也陆续丢下老妈离开了。贵生家婆刚开始独自一人与鸡狗为伴。八十四岁的贵生家婆刚开始昼夜惦记着要走娘家。

小说集从贵生家婆八十三岁生辰前十天的中午坐着树底下看日落写起,以贵生家婆八十四岁时伴着西沉的太阳光,再无缺憾地走了末尾。

那样的小说集是个啥主题风格呢?最先声明,自己对“主题风格优先”的写作观念不很认可,阅读文章也是如此。我读小说(不仅是小说集)是以赏析趣味性主导的。这并不是说《太阳落山》沒有主题风格,正好相反,我觉得《太阳落山》这篇小说集的意旨很刻骨铭心。

贵生家婆是一个来自日常生活的角色,那样的角色自身并不以某类主题风格而存活当今世界。小说作家将这一角色写在书中,写了她人生坎坷、质朴虔笃的丰腴人生道路。太阳光每日必须冉冉升起和落下来。贵生家婆在意识到自身将没多久于人世间时,培养了每日看落日的习惯性。“十天里太阳落山一共八次,有两天是落了雨。”它是一种对性命的敬畏之心情结。

小说作家用造型艺术的技巧表述对人的“终极关怀”,我觉得它是文学类的使用价值。“存亡存忘”是文学类永恒不变的主题风格。将人物塑造得丰腴新鲜、惟妙惟肖,展现日常生活的本色、表述性命的关心,这就是小说集的主题风格。

《太阳落山》好像以生产制造一种氛围、宣称一种抒怀主导,人物塑造上用劲很少。可是,贵生家婆对小孙女的挂念,贵生家婆对老公的怀恋,贵生家婆对生身父母的追偿。让贵生家婆这一乡村女人平凡而不平庸、丰腴新鲜。

复读这篇小说集,觉得我当时“角色丰腴”的点评是对的,“近乎无奈”好像已过。总感觉《太阳落山》在人物塑造上也有更大的墨笔室内空间。或许,这也是这篇小说集語言“抠门”的不良影响和证明之一。如同石佛老先生说的那般,“……极大室内空间,让人回味无穷,这就是小说集的风采。小说集缩小得沒有水份,假如扩成长篇小说也是有內容的。”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寞儿的《太阳落山》早已制成了如今的模样。我觉得還是不适合想象它变成了五万字的长篇小说后是个什么样。

总而言之,《太阳落山》是一篇取得成功的小说集,它将阅读者取得成功地区进了小说集所构建的氛围之中,进而长出某类抒怀。

使我们尊重生命,敬畏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