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话 微型小说


县里尽管并不大,可转变却很大。离去这儿接近二十年了,今日回家探亲经过这儿,却好像使他觉得到一种生疏。

他独自一人在车上,在县里新开通的环城大路上一边慢慢地行车着,一边在东张西望地赏析着这机缘巧合的风景。突然,他见到在马路边的一棵粗大繁茂的树底下,围住十几个人,一个全头青发的农村大娘立在树木旁边,好像一边抽泣着,一边在摸泪水。出自于好奇心,他将车渐渐地停在马路边的空闲地上,下了车,慢慢地赶到树底下,立在大家后边,看看吧究竟发生什么事事。

大娘越哭越难过,并且,口中也不了地自言自语着。可他一句也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因此,他就轻轻地问了下身边的人,别人就告知了他事儿的前因后果。原先,大娘是后村里人,看来,日常生活过得也较为艰苦。她一个亲姐姐现在在县医院门诊住院治疗,听闻后天性要做手术,她就看来亲姐姐,或许老两姐妹它是最后一面。临走前,老伴儿给她消磨二百块,让她给亲姐姐一百块,此外一百块让她在市集上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随后,中午再坐过后的头班车回来。走的情况下老伴儿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把二百块钱放到里边的袋子里,一路上時刻当心。殊不知,这怕处有鬼。就在她下了车往县医院门诊走的情况下,却发觉袋子里的钱没了,她一下气得稀里糊涂,不经意间地就赶到这儿,在树底下站了半天才冷静下来,没法,就站在这儿抽泣。她们还对他说:大娘说找不着钱了,她也没脸回去了……

他听着听着,内心一下就被牢牢地地扯住。眼下这名大娘,使他一瞬间就想起了自身的妈妈——

那就是在他还不上十岁的情况下,有一天,妈妈领着他去镇子大集,的身上带著五块钱,方案给家中购置些日常生活用品,随后还服务承诺给他们和姐姐妹妹每个人买一个水果糖,那样,就要他亲姐姐在家里好好地看见亲妹妹,而他,就兴致勃勃的跟随母亲去大集。可谁曾想起,来到市集上,当妈妈看好货品,出钱去买的情况下,袋子里却空空如也了。妈妈的脸忽然掉色,她翻边的身上全部的袋子,還是沒有。就是这样,他只能跟随妈妈怀着迷失地回到。在回家路上,妈妈的面色十分不好看,她一句话也不用说,仅仅牵着他的手匆匆地往前走,有时候遇到亲戚朋友和她问好,她也仅仅应对一下……

之后,妈妈在家里她换下来的衣物袋子里找到那五块钱,她兴奋地拿着钱站在院子里的那棵树底下,一边抽泣,一边自言自语:“老天有眼啊,如果钱确实丟了,我真不想活了……”

他渐渐地从记忆深处返回了实际。大娘依然立在那边抽泣,并且哭得更难过更可伶了。

这时候,他由不得地剥开身边的人,渐渐地向里面移动。在离大娘附近占住,随后,看见大娘询问道:“大娘,你毫无疑问把袋子都看了了?里边沒有?”

大娘听着有些人那样问她,连忙扭过头来,眼泪蒙胧地看见他,说:“都翻了几回了,沒有嘛。”说着,她随后揩了一把泪水,随后,又撩开外套,将一只手又伸入內衣袋子,提示地掏了两下:“啥都没有嘛。”

“那你看是否放到你哪一个包里了?”他又指了指她挂在的身上哪个旧式黑包包。

“就没往这儿头装。”大娘边说,边伸出手拍了下包。以便证实包里的确沒有,她刻意将一只手臂从斜挂的挂包带中外伸来,顺带将原本就张嘴的挂包抖了个仰面朝天。“你看看,这儿装也没装……”她哭丧着脸说。

没等大娘讲完,他一只手伸入兜里里,随后,慢慢向大娘挨近,在离她仅有咫尺之遥时,他忽然往前跨了一下,在大娘两侧猛然低头蹲下,一边快速抽出来那支手从地面上去“拣物品”,一边强聒不舍地高呼道:“啊呀,你的钱是掉地面上了嘛。”说着,他一下站了起來,一回身,将手伸在大娘眼前,手上捏着二张红彤彤的100元金钱,“大娘,你原先没在乎,将会刚刚在你掏的情况下,掉地面上了,你没看见,大家都看见……”他说道。

大娘听他那么说,一时间意外惊喜得瞠目结舌,好大半天都怔怔盯住他手上的金钱,手足无措。

“确实,大娘,就是你刚刚掉下的,大家好多个都看见。”他说道着,便回过头来来,冲着身旁几个人挤了下眼,“大家也都看见,并不是?”

别的几个人看见他,一下觉悟回来,连忙帮着他附合道:“哦,便是,大家都看见……”

大娘用发抖的手拿着这好似性命一样的钱,童话般地自言自语:“这……”忽然,她举着钱在他眼前缓缓的晃了下道:“这……我那钱,仿佛……没这钱新……”

他看见她,微微笑道:“嗨,一样,大娘……”说着,他从大娘手上接到钱,说:“不了解,大娘,这钱,装到袋子里,衣服裤子压得平平展展,看见仿佛新,可你如果常常拿在手上不留意弄皱,就看起来旧。”说着,他有意将钱在手上捏了一下,随后,在她眼前进行来:“你看看并不是?把它搞成那样,不就看见是旧的?”

凑热闹的大家早已搞清楚是什么原因了,因此,便竞相地附合着:“便是的。”“一点非常好……”

大娘渐渐地接到钱,疑虑地看过一会,又看一下他,再看一下大家,仍然一脸茫然。

他也看见她,笑容着说:“大娘,没有错,便是你的,你将那钱装好,你快到医院看你姐姐去。”突然,他向大街上回来的一辆蹦蹦车招了着手,喊到:“蹦蹦车——,等一下,我给你几元,把大娘送至县医院门诊。”说着,他就缓缓的拉了大娘一下,说:“快步走吧,大娘。”

大娘仍然一脸茫然,看一下他,再看一下大家,随后,懵懂无知地跟随他迈向蹦蹦车。


一碗面
短篇小说

一碗面

一、一碗面一天,我、丈夫同事小赵在马路边的一家饭店用餐,突然有一个好像流浪者的男

赴瑶池
短篇小说

赴瑶池

深更半夜,汪明刚学会放下心里的这份挂念,慢慢地合上双眼,正想入睡时,枕边的手机响

乌龙茶
短篇小说

乌龙茶

那天,楼顶张姐家过道上的餐厅厨房窗被别人持续打开,楼底下隔壁邻居小雯了解张姐和邻

天翻地覆
短篇小说

天翻地覆

“小孙子吆,你看看这爬取的蛇多久。”“祖父,好长的一条蛇呀!还那么粗,它咋就不害

三把火
短篇小说

三把火

新就任的厅长姓冷,冷厅长一就任便召开工作会议。“同志们,整治机关作风是大家当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