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面


一、一碗面

一天,我、丈夫同事小赵在马路边的一家饭店用餐,突然有一个好像流浪者的男人晃晃悠悠地走入了门。但见他高挑的身高,杂乱的长头发,满脸的尘事,衣着一身有点儿不太贴合的陈旧棉服。他直接走来到服务生旁边,细声询问道:“一碗面要多少钱。”“八块钱。”服务生沒有看他一眼回道。那男人不由自主地碰到一下衣袋,犹豫了一下,就需要回身靠外走。丈夫瞅见了这一幕,忙拦下了他,对服务生说:“给他们上一碗面。”男人一下子涨红了脸,说:“我……仅有五块钱。”丈夫忙说:“你安心吃,这碗面不要钱的。”男人愣了一下,憨厚老实地挤压了一个感谢的微笑,就坐下来低头吃完起來。

小赵奇怪地问男人:“哎,兄弟,咋不给人打工赚钱挣一碗面钱?”男人说:“腊月天气活不太好找,我每日靠收废品拾废料赚点零花钱。今日刚收了点纸盒子,还不等他卖出,的身上只剩余了五块钱。”丈夫说:“给人打工赚钱毫无疑问比收废品要赚得多。”男人说:“我是山民,只念过两年书,活不太好找,有时给人打零工,却要不到钱。”小赵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我教你一个讨工钱的方法,假如谁无良不给人工费,就要找公安局的人让你要!”男人笑着直点点头。吃完了面,他从袋子里取出了五块钱要给丈夫,丈夫忙站起说:“这一碗面就是我你要吃的,甭客气了,钱你存着下一次用餐吧。”说着话就出门时到了车,哪个男人紧跟出来,在车之前认真地鞠了一个躬,大声地说:“大家是善人啊!大家是善人啊!”

丈夫对他摆了招手,说:“甭客套,应当的。”然后掉转头笑容着对我说:“今日这一碗面,我获得了这一严冬里一份最朴实的打动。”

二、还手机上

盆友说她去做针灸理疗,她越过管理中心街时发觉逛街购物的人真多。到澳大利亚酒店餐厅十字路口,见到信号灯仅剩余十几秒,她忙侧着身体绕开人,一路小跑步着来到对门,匆匆地赶来了门诊所楼底下。等电梯轿厢时,她下意识地门把伸入衣袋里掏手机上,却发觉衣袋是空荡荡的,就手足无措地在挎包里找寻,仍然沒有看到手机上的身影。她明晰还记得出门在外把手机揣裤兜了,难道说是刚刚在人好几处被人摸离开了?

她赶忙赶到针灸师处借手机上通电话,拔号时手掌心都急出了汗,真担心听到“您拨通的电話已待机”的标语。电話竟然通了,传出了一个生疏的男音:“您好!”她忙问:“你怎么拿我的微信?”那个人说:“我是刚在街上的十字路一侧捡的,也没见周边有由谁来寻找。”她赶紧谢谢别人,问:“你在哪?”那个人说:“我还在澳大利亚酒店餐厅大门口,你赶紧来领取吧!”她开心地和针灸师互换了一下目光,就打过一辆出租车奔向到达站。

迅速来到澳大利亚酒店餐厅,但见酒店餐厅大门口站了许多人,她东瞅西望不知道该找谁,后悔莫及自身太莽撞了,没了解那人到哪一个方向。忽然,她眼前一亮,一个中年男性有点儿非常,立在那边左顾右盼的,好像是在等,就上来搭茬:“老师傅,是不是你捡来到手机上?”那个人笑着说:“是的。”然后就把揣在上衣外套裤兜的手拿了出去,她的手机上豁然出現在她的眼下。“实在太谢谢老师傅您了,您真是个好人啊!”她兴奋地作揖哈腰相谢,“老师傅您便捷得话,我你要吃一顿饭。”那个人忙说:“失礼的,我还有事呢!”

目送着那个人远去的背影,她自言自语道:“好人好报!好人好报!”虽然是腊月天气,此时她内心温暖的,明晰有一缕春風轻拂……


赴瑶池
短篇小说

赴瑶池

深更半夜,汪明刚学会放下心里的这份挂念,慢慢地合上双眼,正想入睡时,枕边的手机响

乌龙茶
短篇小说

乌龙茶

那天,楼顶张姐家过道上的餐厅厨房窗被别人持续打开,楼底下隔壁邻居小雯了解张姐和邻

天翻地覆
短篇小说

天翻地覆

“小孙子吆,你看看这爬取的蛇多久。”“祖父,好长的一条蛇呀!还那么粗,它咋就不害

三把火
短篇小说

三把火

新就任的厅长姓冷,冷厅长一就任便召开工作会议。“同志们,整治机关作风是大家当今的

局
短篇小说

明,人看起来秀气俊朗,是北山谷第一个走出去的在校大学生。北山谷虽然太穷,但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