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些菜回来吧


昨日,万里晴空,太阳煦煦,暖呼呼的,多么好的气温。今个,气温换脸降温了,四处一片雾蒙蒙。嗯,天气预告还说下雨嘞。哎哎,报得还真准!

定居在大城市比较偏远的街头一角,摆地摊卖蔬菜的七旬老太太冯大婶正望着天上发愣,她此时的情绪像这阴晦的气温一样糟。低下头瞧瞧摆放在眼下惹来的蔬菜水果,她双手合十,叨唠在线听书:“唉,卖了还不上三分之一哩。上天,千万不要雨天,好赖等着我卖光菜,行不?感谢,多谢。”冯大婶叹口气,站起用来三轮车把上挂的一个用捡回来的宣传策划横幅制成的挎包,躬身向菜摊前挪了挪小马扎,提心吊胆坐下来,驼背着背,低垂着头,从包内取出针线活和一些花哨的碎面料,情深潜心,一次次艰辛地引线穿针。

冯大婶是个舍不得悠闲的人,她每日卖蔬菜期内,得点小空,也会一针一线用心缝纫鞋底、虎头鞋,或认真手工编织杯套、太阳帽啥的针线活。以前有许多 买水果的消费者问:“大婶,您每天卖蔬菜还不够累的吗?有空悠闲一会多么好,干什么还鼓捣这种一文不值的针线活?”老年人美滋滋地回道:“俺眼不用,耳不聋的,闲下来也是闲下来,伸伸手,能运动健身,有获得。鞋底完全免费赠给买水果的回头客,这虎头鞋啥的,或多或少还能换些零花钱哩。再说了,有手臂有腿的,借着能行走,咋能连累家中的小孩……”

中午下班了的点,天上漂起零星绵绵细雨,滴下在摆地摊的蔬菜水果上,“吧嗒、吧嗒”似歌唱。忽儿刮得的微微细风乱掉她一头白头发,她一脸的皱褶像耕过没耙过的黄土高坡,焦躁无奈的目光透着苍桑,沾泥的十指急忙撑起雨伞。我亲眼目睹印证过,几回了,无论狂风暴雨,卖不完产生的菜,这名固执的老年人一般不容易随便回家了。

接连不断有些人踏过,望着眼下匆匆忙忙的步伐,冯大婶刚开始活泛起來,她挪动驼背的身体,闪烁发哑的嗓子,大声喊着浓浓土话:“买水果喽,买水果喽,菜是俺屋边种植的,土生土长纯天然。四季豆、朝天椒、番茄,也有长豆角、黄瓜、豆角哩……不喷药,施于有机肥。不相信,看一下,油麦菜上还存着菜虫咬过的伤疤呢。买水果喽,买水果喽,随意挑,随意捡……”

有些人停住步伐买水果了,是个艳妆、服装体面地的中年妇女。她缩紧衣摆,蹲下去身,煞有介事地拨拉着挑三拣四。最后,她拾起好多个顶花的黄瓜,仰头问:“哎哎,这黄瓜,还能再便宜点吗?”

冯大婶稍微迟疑一下,捋捋前额被风吹散的头发,摆摆手说:“够划算了,这菜比商场的价钱贱一半哩。要不,俺送您一双鞋底吧。”说着,她举起一双刚缝纫好的纯棉布鞋底,探身拿给中年妇女。

“啥?鞋底。”中年妇女没半点儿接鞋底的含意,随便瞟一眼,不屑一顾地说:“谁稀奇这不光滑的鞋底,我家扔的都比你这好很多。讲吧,这菜还能划算不?”

“这?不可以了。”冯大婶摆下手,弱弱地说。

“哼!算了吧,不买来!这下雨天,你没划算卖,就等腐烂吧。”中年女人跺下栏,扔下手上拣选好的黄瓜,口中吐着呛人得话,回身“蹬蹬”踩着猫步,扭呀扭的,轻飘离开。

“嗨,大婶,今日的菜新鮮又水灵灵,黄瓜、番茄各帮我称几公斤吧。”停住买水果的是位年青人,二十七八岁的模样。

“好嘞。”冯大婶高声应着,把伞斜放到自身的小马扎旁,淋着毛毛雨累成狗着给年青人挑菜称秤。这一幕,买水果的年青人紧忙挪步向前,把全部折叠伞罩在了老人头上边……

临行,取出一双鞋底来,冯大婶问:“小孩,嫌大婶做的鞋底不光滑不?”

接到鞋底,年青人欲罢不能。“嗯,大婶,你做的鞋底真棒,和儿时俺娘做的一模一样,俺真心实意喜爱!感谢大婶。”深鞠一躬,心生欢喜的年青人美滋滋离开。

每一次历经老年人的菜摊,买几种蔬菜带回去,变成我不会改变的习惯性。有时候,见到天色已晚,老年人的菜剩的很少,我能果断全买下来。今日,也许是下雨天的原因吧,历经老年人的菜摊时,她的菜卖的还不够一半。望着风雨中抖抖索索的老年人,我突然想到了家居的母亲,禁不住情感地引诱,双眼闪呀闪的,闪过了泪珠花,我有点儿着急了。

动了思绪,我快速取出手机上,用心用情编了条信息内容:“嗨,谁还没有回家了?帮帮我吧!在大城市的那一条街道社区的街头一角,你能见到一位到了年龄,脸色暗淡,疲倦没神,在雨中摆地摊卖蔬菜的老年人。假如你经过,请慢下来吧,慢下来取出包内的零钱,买些菜回来吧!不以其他,只求让老年人早点回来!”

编好信息内容,我不断地拖动手机屏,迅速把信息内容发至了我的“微信朋友圈”“朋友群”“同学群……”

“哎哎,杵在哪干啥?叫你几声了,咋不理睬大婶?”

“呀,大婶,俺今个来晚了,正盘算着今日买啥菜哩。”

“耶耶,昨日买来恁些菜,这还不上一天的景象,能吃完了?”

“嗨,大婶,您不清楚吧,我家人比较多,吃完了。我觉得,夜里还等您的菜入锅哩。哈哈哈……”

没挑没捡,买来一大兜充足吃一周的蔬菜水果,正提前准备与老年人招手告别,我突然看到了街东面朋友梁鑫、街西面同学们郝仁,也有……

他(她)们一个个大步流星,朝老年人菜摊的方位奔回来……


取名字
短篇小说

取名字

儿子出世都一个半半月了,这姓名却仍然未取。它是为什么呢?说起来,这也是乡村的一个

谁的罪行
短篇小说

谁的罪行

上世纪乡村人民公社化的时代,我家乡的生产大队,大选了一个叫增强的人当生产队长,他

感谢你
短篇小说

感谢你

接通完电話,幺妹长舒口气,心里虽一些忧伤,可肩膀似“腾”的一声,轻轻松松了出来。

年轻的爱情
短篇小说

年轻的爱情

一“来吧来吧,大伙儿今日吃好喝好啊……”一栋四层楼的房子里挤着满满登登的人,人头

人非圣贤
短篇小说

人非圣贤

老二原本是个十分太阳的人,心情郁闷的情况下非常少,但是你也得认可,人非圣贤啊。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