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白溪水尚浣纱 西施


琼花宫分成东宫,南宫,西宫,呈三星拱月之势,将正室围绕了起來。每一个城堡都由一名小宫主承担执掌。

东宫由九尾狐妲已执掌,南宫由灵水蛇南威执掌,而西宫则由鲤鱼精西施执掌。

西宫但是仅次正室的城堡,小宫主西施将它布局得精致如意,每一处的亭台楼榭莫不历经工匠精雕细刻而成。

这一西施,本来是浙江苎萝村旁香溪里的一条小红鲤,由于偷食了西王母遗失人世间的潘桃瓜瓤,遂变成仙。

我喜欢她,便将她收容在西宫当中,取名字称为西施。因为她在水中的原因,因此 她的肌肤细致盈润,秀发也是黝黑而顺滑。

每一次淋浴过的她,秀发上还含有湿乎乎的雾水,全身释放着掌声雷动的清香,两颊处涌起得淡红,更加看起来她小巧玲珑了。

“大宫主,我已经查来到宝莲灯的降落。”西施梳洗时,从青铜镜里看到了款步而成的我。

“这件事情都早已过去,我不愿意再提了。”这一件事儿过去那麼多长时间,妹妩也没有看来过我一次,我禁不住坐着河马牙椅上,掩脸细声啜泣着。

“说起来这一件事情,本非大宫主的错!”西施拉着我手,宽慰了一番,“是玉皇大帝的妹纸瑶姬思凡下界,带去了宝莲灯——”

细细地算来,这一瑶姬也应该是天家仙姝,竟也会动了凡心。但是事儿查出了,为何女娲没去惩罚我的妹妩?

纵使修复了我的仙家真实身份,要我再次掌管琼花宫,但是妹妩仍然安然无恙。获知实情的我,怔怔的说不出来话来。“大宫主无须悲伤,施儿这就前往九天瑶池,寻她西王母讨个叫法!”西施一副勃然大怒的模样。

不愿她正说得起劲儿,便有婢女锦瑟传报“女娲自驾!”西施吃完一惊,但是随后便问好问候:“丫鬟不知道女娲自驾,有畏远 迎!”

女娲娘娘左右扫视了一番她,问:“你是哪个宫的婢女?”

“丫鬟执掌西宫,唤作西施。”

女娲娘娘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哪些也没讲过,便离开。

西施看我,惊恐万分:“大宫主,施儿求您,好赖向西王母求道歉,施儿可不愿贬官下人间,在哪香溪里,一点随意也没有……”

我明白,西王母还由于很多年前西施误吞潘桃而发火,如今又出現了那样的事儿,王母肯定不容易忽略她的。

“我试试吧……”我踏着厚重的脚步向荆花宫而去 ,此次前往,必然凶多吉少。

我正思考着看到西王母该怎样张口,却见启仁喘着跑来讲到:“刚刚见锦瑟带著西宫主朝荆花宫的方位来到,宫主,我们该怎么办啊?”

简直房漏偏遇连夜雨啊!我和启仁快速赶赴荆花宫。

那一幕迄今令我永生难忘……

锦瑟手持一支翠色的长鞭,重重地鞭打在西施的身上。我看到她的周边有一圈圈的轻雾逐层散去,那就是灵气!

她那一双无奈的双眼带著恳求的望着我,十指因抽动而形变,血光转眼即逝的一瞬间,她外伸颤抖的手,我听见她在细声叫着我:“宫主,宫主……救救我,救救我,拯救施儿……”

我捂住两耳和眼睛,从此害怕看下来。

“宫主……”启仁拽着我的衣袖,暗示着我拯救她,我只是沒有理会她。由于,与西王母斗,是不容易有不得善终的。

“不将你原形毕露算王母对你较大 的恩惠了!”锦瑟嗤笑道:“它是看在大宫主的情面上!别寄希望于大宫主会救你!你依然回苎萝村吧!”

说着回身离开了。“宫主怎能这般绝情?!……”西施一声凄婉的哀叹,令我义愤填膺。

我再一次到人间的情况下,人世间改变非常大。不知道怎的,我又想到了夏桀,胸口处隐痛,假如还有来世,希望相互可以相遇,就算一会儿也罢。

西施不肯和我再见了,他说她恨我。还行一个称为范蠡的小伙替我说了讲情,她才肯见我。

“你还好?”我不知如何张口。

她容貌很是苍老,缄默了很久,她才跟我说,越王要将她送给吴王夫差。说成要替越国复仇。

想听了大吃一惊,暗自地替她算了吧一卦,居然是越王的“美人计”!贬官临凡早已伤过了施儿的心,何况带著国与家怨恨呢。

西施抹除了残余在眼尾的眼泪,冷冰冰看我:“即然大宫主不愿助我,就没必要虚情假意的看来我!”

“施儿,你误解了我……”我看见她绝然孤独的背影,义愤填膺。我为什么会是那般的人?

接着,范蠡举步而成,轻声道:“施儿天性要好,你作为她的亲姐姐,应当多多的宽容一下她。”

立在香溪畔边,嗅着芙蕖的芳香,我用心去感受着“亲姐姐”两字。内心没来由的有一阵暧流穿过。

其实的施儿,仅仅“心直口快,刀子嘴豆腐心”。我悄悄地笑着,看见西施倩丽的身影,默默地祝愿着我的施儿。

战马拼杀的疆场上,尸体横七竖八。几个秃鹫高喊着,敲打着羽翼在城头缭绕。

恐怖味道飘落在上空,令人不知不觉中反胃。新城小区上的“乌程”二字,失去江南地区柔婉的气场。

越国的旗帜七扭八歪的横在城头,破裂的箭头符号,被拉断的云梯,燃烧的火焰,都会向击败的蜀国,演译着一场乏力的败场。

立在乌程城外,吴王夫差仰天长笑。他高高举着手上的剑戟,高声喊到:“勾践!你快点快点滚出来!”

往日勾践杀了夫差的兄长,今时夫差怎会忽略勾践。因此这次吴越之战,无可避免。

朱红色的大门被慢慢拉开,勾践穿着一袭老粗布麻衣,身背一只陈旧的小挎包,背后跟随他的老婆。

“勾践唯愿自此,貼身侍候老大!”勾践说着,便同老婆一起,向着哪个孤傲一世的夫差跪下。

只见夫差见了在此情景,笑出眼泪得泪水都流了出去。他不断点点头道:“我还能说什么,只当是恕你的罪过——”

一声圆号演奏着古色古香的越人歌,悦耳而又清越。好像春天的降水,冲洗着这次战事的罪孽。

一辆绮丽的牛车辘辘迎面而来,开车的范蠡跳下牛车,随后躬身爬行在地:“我越国特特奉上佳人西施,万望老大笑纳。”

迤逦的云雾半空中流动性,浅陋的光泽度涓涓流动性。西施衣着一袭藕荷色的襦裙,莲步纤柔的下了牛车。

它是吴王夫差与西施的初见,亦可能变成在历史上,更为绮丽的一页。西施双眸间的动感颜色,深深地的将夫差抓在了心窝子处。

从今以后,夫差的内心,只有一个西施。夫差的蜀国后宮,在建了一座“馆娃宫”,只求讨好西施而笑。

当夫差揽着西施的腰围,眷念一般的向着吴宫而去的情况下,没人见到。范蠡双眸中的泪珠,那就是辛酸和苦味。

姑苏城,馆娃宫,百石铺装。一片片海棠花花朵掉落在萋萋萋萋间,溪流潺潺流荡蜿蜒曲折神殿。

温文尔雅的江南风情,软糯的吴侬软语,密糖一般浸湿了西施的心。她衣着绮丽的金絲绣线青罗裙,手上轻轻地洒下鱼食。

看见湖泊中的鱼儿,为抢这不可多得的鱼食但你拥我挤的情况下,西施捂住樱桃小口嘎嘎嘎的开口笑了。

来看做散仙還是开心的,假若有一日碰到了大宫主,我必须无比谢她一番。西施说着说着,心儿没来由的涌起痛疼来。

她还记得自身還是香溪里的一条小锦鲤的情况下,由于自身身高小,因此 一直饿肚子,只有品尝到泥底的各类植物和小虫子。

直到之后烂在土壤里的瓜瓤,她也以便填饱肚子而急不可耐。不疾不徐的吃完西王母掉落在世间的潘桃。

当灵力在她身体冲盈的情况下,她惊讶的看见自身的鱼身化为了两腿,湖内心是自身顺滑的愁丝。

“也合该给你仙旅,”一个仙女伴着五彩祥云,掉落在了自身眼前,“仅仅这潘桃瓜瓤,乃九天瑶池的假紫……”

西施一些手足无措:“那,那我该怎么做?”

“随我返回龙宫向西王母请罪,仅仅你的妖毒未除,怕是之后有的受了。”仙女得话,施儿听了不太搞清楚。

如今,望着湖泊中自身的倩丽倒映,施儿终归是了解哪个“妖毒”是啥了——心肺功能受尸虫噬咬之痛,日甚一日,它是妖怪磨练的劫数。

但是当时還是小锦鲤的情况下,施儿从没了解什么叫做痛疼。今时这一份痛苦,由于贬为散仙,却更为痛心。

“施儿哪儿难受?”夫差疼爱的将她抱在怀中,急聘御医进宫把脉。夫差这个人,最是见不可施儿皱眉。

西施捂住自身的胸口,凑合带著笑容道:“它是妾身的旧疾,王上不必担心的……”

夫差便偎依着西施坐着一起,随后轻轻地为她揉着胸口:“之后,孤王就是你的药,定会医好你的旧疾,不容易给你胸口发疼的。”

细雨绵绵,恩怨盘绕在孤独的青藤间。夜幕静寂,湖泊里涌起了逐层漪涟,绵软恬静。

一曲古色古香的萧声入耳,西施便知,是她的蠡亲哥哥来啦!她如同小鸟一般,飞也似地扑倒在了范蠡的怀中。

“蠡亲哥哥,带我走吧好吗?”她眷念一般的贴在他的胸口,满怀期待。

范蠡轻轻地抚着她的面颊,随后吻着她的愁丝,萌宠着讲到:“施儿,憋屈了你。仅仅如今,还并不是情况下。”

雾天朦胧,光与影清澈。西施莹莹迈开,人在雨中跳起来了一段幽美的民族舞蹈。雨花在她的全身飞转,像极了一串晶莹剔透的紫水晶。

“蠡亲哥哥,我在这里等你,等着你来接回家了……”她笑意盈盈,放眼望去含着期望的眼光。模糊不清的身影,在施儿来看,便是一种难熬。

早晨云开日出,树梢黄莺儿在啼鸣。一切都是新的起点,昨日的那一场雨,将以前的舞步,吞没在了雨帘当中。

仅仅眼泪,为何染上在了发尾间?施儿抚了抚满是眼泪的面颊,胸口又在隐痛。

菱花镜里,看见自身开裂的脸孔,施儿觉得十分惊惧。难道说这就是以前,天宫里常说的“妖毒”么。

突然,门口传出夫差的欢笑声:“施儿,孤王陪你去一个好去处!施儿,施儿……”

“你别过来!”施儿捂脸颊,颤颤巍巍的喊着。自打贬下人间以后,她还难以想象这般狼狈不堪。

全头的白头发,本来洁白无瑕的皮肤,确是恰似鳞片一般,朦胧的牢牢地玻璃贴在了肌肤上。

“王上且容施儿戴上这披风斗篷和面具,这几天生病了,惟恐吓着王上。”她用一层桃花色面具,遮盖住了自身满是鳞片的面颊。

细细长长白头发,则用一只粗大的披风斗篷笼在发间。夫差第一次看到,施儿如此飘飘欲仙的模样儿。

施儿娇美的容貌,隐藏在面具后,隐约可见的让夫差觉得甚为趣味。他凑到她的耳边,细声低语:“施儿犹如九天仙子下尘世……”

真的是好笑,施儿本便是龙宫仙女!或许修习圆满,才会再次入了仙籍。她浅浅的一笑,溶化着夫差的心。

柔柔春風,抚动着马车上的小铃铛。芬芳十里,弥漫着半空中。当施儿抬步上了牛车的情况下,确是愣住了。

马车夫,居然会是越国的君主勾践!他衣着一袭老粗布麻衣,弓着身体跪在地面上,恍若要给施儿作为阶梯。

难道说,让自身踩着君主的背部么?施儿没法做到!她的双眸中含泪水,却只能背过度去,断不可以让夫差见到。

“施儿怎么啦,胸口又发疼了?”夫差温文尔雅的揽着施儿的腰围,柔声低语。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施儿只感觉夫差竟然如此令人反胃。她突然想起了范蠡,她的蠡亲哥哥。

一旁的侍者里,站着的人就是蠡亲哥哥。他衣着跟侍者一样的衣服裤子,立在群体中,对着施儿微微一笑。

没奈何,自打越国毁灭以后,勾践带著朝臣赶到蜀国做奴,方案策划有朝一日报仇的生活,早已终究了。

这也许是一种观察,由此可见夫差对勾践,对范蠡和施儿,依然不是安心。要不然,怎会远道而来让勾践前去开车。

因此施儿咬了咬紧牙,将泪水和憋屈共盈吞咽。随后莞尔一笑,踏着轻柔的步伐,踩着勾践的后身上了牛车。

隔着一道全透明的水晶帘,施儿能够 见到,是勾践在开车做马倌。夫差很是春风得意,好像是自身吸引了越国。

突然,牛车行到一处转角,泥泞不堪的路面,晃动着牛车的车轱辘。施儿被晃得大脑发昏,胸口又在隐痛。

“勾践!你是在瞎折腾孤王的小美人么?”夫差气冲冲的往下跳牛车,随后抬起马鞭,狠狠地的鞭打在勾践的身上。

勾践却都不闪躲,仅仅跪在地面上,毕恭毕敬道:“奸险小人疏忽了,敬请王上宽容!”

“你将孤王的靴子搞脏!”夫差说着,便翘起来一只脚来,对勾践道,“用你的手,给孤王洗一洗靴子——”

只见勾践沒有一点不爽的面色,反倒是愈发的谨慎小心,跪在地面上给夫差擦洗靴子上的泥土。

“施儿的衣服裤子今天也脏了,给你的妻子回来给她做一件新的!三天!”夫差说着,便嘿嘿一笑,翻身回了牛车。

施儿泪水莹莹的看见勾践,她特想低头搀扶他来。但是勾践确是用目光提示施儿,一定要忍得一时。

玩月池塘边,是一大片绿荫生凉的桑树林。如今恰逢春分时节,桑林的叶片,在渐渐地延伸。

立在姑苏台往下放眼望去,只见蓄水池好似一钩残月,水里微波粼粼。偏舟晃晃悠悠,承重了施儿一路的欢声笑语。

湖泊中许多鱼儿,在紧紧围绕着施儿一起摆动。施儿很是开心,她外伸纤纤玉指,任由鱼群在指缝间来回穿梭。

菁菁的藻荇,绵软了一整片湖泊。施儿很喜欢这片玩月池,由于要是一到这儿,她的胸口就不容易疼了。

夫差尽管看不见施儿的容貌,但是听见施儿的欢笑声,已经是如愿以偿。仅仅河边大风,夫差還是疼爱的将施儿扶来到城堡中歇息。


淡香水
情感美文

淡香水

一我的故事从哪谈起呢?我觉得啊,還是从国外一个文学家叫聚斯金德写的《香水》现在开

夜空浩渺
情感美文

夜空浩渺

文/乞颜若风突然之间一不小心就走丢了。你有没有过仰头仰望星空,尝试获得运势新星导

另一种得到
情感美文

另一种得到

一、告别单身刘燕有男友啦!真实的男友!一时间里,刘燕有男友的信息在圈子掀起一小股

会见戒忍法師
情感美文

会见戒忍法師

以便写一篇关于佛家论谈的文章内容,我刚开始阅览我目前的《普陀山佛教》。这一本是初

我的大表嫂
情感美文

我的大表嫂

我大表哥与我大表嫂完婚那一天,记得我爹给了娘十元钱寿礼,我爹说:“大家姥娘家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