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喝水新解 一个老话题讨论


一只会飞没多久的小乌鸦口渴时,四处找水喝。它费了很大的劲总算发觉了一个玻璃瓶里装着半罐水,但是瓶塞过细,小乌鸦的嘴唇不可以彻底塞进去。眼看着着近在嘴上的水小乌鸦却没法喝到口中。

“学生时代教师教过大家做事要多动脑子,全世界沒有走不过去的门坎——取得成功只归属于劳模精神。”小乌鸦惦记着老师的名言,思索着怎样才可以喝到瓶里的水,“寻个石头把玻璃瓶粉碎,瓶里的水不就出来吗?”可小乌鸦转念又一想:“那样不好,玻璃瓶粉碎了瓶里的水就会流到地面上,渗进地底,我都怎能喝下去呢?”看见周边遍地的碎石子,小乌鸦灵机一动,它把碎石子一颗颗衔来丢入玻璃瓶里,玻璃瓶里的水位线渐渐地升高。小乌鸦开心坏掉,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可以美美哒地喝下去香甜的水了。

周围枯树枝上的一只老秃鹫看见早已累到疲惫不堪的小乌鸦心痛地讲到:“小孩,你那样做有多累?先不用说你能不能喝到瓶里的水,单说你将沒有清理过的脏碎石子扔在玻璃瓶里,一定会环境污染玻璃瓶里的水,如果喝坏掉腹部岂不因小失大?”

小乌鸦扔了口中的碎石子,呆呆cute的立在原地不动,不清楚该怎么办才好。老秃鹫又讲到:“小孩,看你是个老好人,你跟我一起来,是我更强的止渴方法。”

小乌鸦跟随老秃鹫飞来到一片桃源空中。老秃鹫讲到:“小孩,我们就到这个桃源里摘好多个水蜜桃吃否。”小乌鸦了解这片桃源,它是动物王国里最好是的一个桃源,听说这一桃源生产的水蜜桃仅供出口。桃源里的水蜜桃早已完善,远远看去红彤彤一片,好似漫天的晚霞一般。不久找水喝的情况下小乌鸦早已从这片桃源空中掠过了两三次,每一次掠过这片桃源,小乌鸦的唾液就普塔塔地向下直掉。小乌鸦慌乱地喊老秃鹫道:“大爷,这一桃源里有一只尽职尽责的喜鹊大叔照看,上年它还由于工作中突显而被获评动物王国里的劳模呢。它是决不能让我们水蜜桃吃的。”老秃鹫回头瞧瞧小乌鸦,拍着胸口对小乌鸦讲到:“你安心便是,跟着一定可以吃到柔美的水蜜桃。”

小乌鸦一脸疑虑地跟随老秃鹫落入了地面上,他们不久站稳脚步,忽然听得一声大喝:“哪儿来的秃鹫?摘桃子要有上级领导准许!快拿办理手续来!”循着响声放眼望去,但见果树上一只威风凛凛的喜鹊两手插腰,正对他们怒目而视。小乌鸦吓得两腿颤抖,老秃鹫却满脸堆笑地讲到:“喜鹊哥哥,早已听闻过你的名字,动物王国里那人不认识你?大家今日约你来有点儿琐事。”

老秃鹫把喜鹊拉到一边,两个人膀依靠膀,也不知道讲过些哪些。已过不一会儿,喜鹊独自一人一个人走入监控室的房间内来到,还随手把手也合上了。老秃鹫迅速地从怀中取出一个大包装袋,对小乌鸦打个手式,小乌鸦再不听话也了解这个意思,它跟随老秃鹫快速地飞往桃源里,不一会儿时间,两个人就摘了浓浓的一大袋水蜜桃飞出了桃源。

在回家的路上上,小乌鸦一再逼问在其中的原因。老秃鹫笑着讲到:“我刚才只是给喜鹊送了二只老鼠罢了——很多物品你需要渐渐地揣摩呀。”小乌鸦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原先,取得成功并不一定只归属于劳模精神。


夫妇分歧
短篇小说

夫妇分歧

那一年我因计划生育政策难题遭受处罚:我留党查看2年,与老婆各降一级薪水,调成原企

青梅果苦酸
短篇小说

青梅果苦酸

雨慢慢地急了,夜黑得低沉,诺大的龙城中仅有钦天监天授台子上一盏灯火阑珊摇荡,在风

小狐狸和鸡
短篇小说

小狐狸和鸡

端午我要去草甸子踏春,在草甸子最深处发觉一只狐狸。这只小狐狸正和一只雏鸡玩乐,看

听房
短篇小说

听房

四十岁的单身汉三狗今天结婚。他衣着一身得当的新衣服,开心的呲牙咧嘴,乌黑的脸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