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


追忆

张昆

她搞财务会计,他搞财务审计。她们在一起日常生活十年了。虽然她们总体来说相知相惜,但也免不了嗑嗑碰碰,就象牙咬舌头——免不了有时候会绊绊嘴。

昨日,她们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世界大战”。她一怒之下,将她们合照的照片都撕得破碎。

“战事”完毕,“友谊”亲临,两个人宁静后都刚开始悔夷。“这种照片是大家幸福的记述”,他说道。她举起这些残片,呢喃道:“还可以还原吗?”他取出强力胶,瞧着她手上的碎照片哀叹道:“无法复原了,只有癒合了。”

她找到一张她们初恋情人时他的碎照片,看到他俊秀的容貌,她感叹道:“你也就象当时我羡慕嫉妒的财务会计,多么的幸福。”

他冲着她们初恋情人的碎照片,望到她美丽的芳容,笑着说:“你也就象当时我理想的财务审计,填满期冀。”

因此她将她们初恋情人的碎照片又粘在一起,“唉,婚后才发觉,你也就象我当上财务会计才知道会计专业的天上有多广阔,深深深爱着你,固执地深爱着你,却没法读懂你”。

他若有所悟地回应道:“唉,婚后才知道,你也就象我从业财务审计后才明晓财务审计的行业有多秘密,深深深爱着你,痴心地深爱着你,却无法熟练你。”

她又持续用心黏合了多张,连粘边说:“财务会计难忍人难做,做好财务会计不易,做好媳妇亦更难”,说着说着眼中噙满了眼泪。

他用心查验她黏合的多张,边查验边道:“财务审计难弄事难弄,做好财务审计不易,做好‘老公’确实难”,说着说着他轻轻地抹除她的眼泪。

忽然,他发觉一张粘牢的照片有显著的不雅观,他不可置否地规定她重粘。她笑着说:“其实我粘这种照片就象做财务会计一样用心,但是也免不了有不正确,就象你搞财务审计常常寻找岔子,难怪大家同行业都说‘财务审计是生鸡蛋里边挑骨骼’”。

他正言道:“以便尽可能极致,我务必一丝不苟。实际上你粘我查验全是为我们自己;财务会计、财务审计实际上全是以便我国,以便老百姓。”

她再次黏着,他再次协助找寻与查验。

最终他又发觉一张粘错的照片,但是,或许是粘得太牢,或许是粘的时间长了些,早已拆不开过,除非是把他们撕坏。

“就这样吧,工作中总会有出错的情况下”,他说:“等大家年纪大了的情况下,再说追忆这美丽的错误。”

他点了点头:“一切工作中都是有有缺憾的地区,财务会计是那样,财务审计也一样,但我们不能再次发生一样的不正确。”

她扑在他的怀中,他牢牢地默默的等她。

他说道:“使我们把握现在,恩爱始终。”


近视眼镜
短篇小说

近视眼镜

南进的火车新款奔驰在京广线上,软卧车厢下铺平坐下来近七旬的老李,他手上拿着两付镶

消费者维权
短篇小说

消费者维权

2020年十一国庆,苏丹方案的远游总算完成了。苏丹科学研究了旅游社的行程安排,全部精

2次大会
短篇小说

2次大会

不知道为什么,局里的大院里忽然少了轿车,基本上全部的人上班都骑到了单车。每日早上

夜市街
短篇小说

夜市街

晚上,夜静风轻,皓月高悬。蔡篮偷偷扯开自身温暖的褥子,然后又把乐乐的褥子盖得严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