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经典散文

流荡在深夜的文本
经典散文

流荡在深夜的文本

睡了的文本,那就是因重担不堪入目。醒着的文本,那就是它不甘心于沦落。不管重担不堪入目,還是不甘沉沦的他们,大多数问世于深夜,发展在黎明曙光,活跃性在下午。世间一直繁杂的,倘若甘心情愿于繁杂的身后,去思考文本的此去经年,便会置身于一个具有风采的全球。倘若与世间一起喧闹,你见到的文本,也仅仅文本罢了。忘

二师姐与小派
经典散文

二师姐与小派

二师姐是小宝宝的大姐,称二师姐认为重视、认为亲密。其矮于中等水平的身高、胖略黑,眉目已有千秋,说不出来哪里漂亮亦说不出来哪里不好看,猜足有六十五上下的芳龄。说成烟台市的,是六四年的下乡知青,是贵州省某中小学的老师。闻之二喜,一为同半岛花园喜、二为同有排队亲身经历,长俺四届的下基层亲身经历乃实实在在是

栽种微笑的男孩
经典散文

栽种微笑的男孩

北方的冬天,便是这般。太阳光照射不上的地区,一直有降雪。体育场附近,一个男孩儿,静静的望着我,看着我望着他,害羞地低着头,进而又抬起来。我,会内心迷着双眼,翘起来嘴巴,送他一个温暖的笑容。他,两手掬在一起,甘之若饴,考虑地泯起嘴,渐渐地回身,猫着腰,提心吊胆地跑开。它是所学的科任班级的小孩。还记得上

天台梯田收获“乡村味”
经典散文

天台梯田收获“乡村味”

编辑工作的我,整天闷坐在办公室里编稿子,一天难得见到一丝暖和的阳光,甚至一年里更是难得见到一次乡村的美景。  十几年前,我想去老家新宁的黄龙镇看看。因为横铺、跳石、天台等村,有几千亩梯田,一直让我魂牵梦绕。五一即将到来,我就利用这个假期回家乡去欣赏近处的风景,如愿以偿与文友们前往黄龙镇采风,去观赏横

窗外 春光融融
经典散文

窗外 春光融融

除春节、清明、重阳等重大节日祭奠祖宗外,平时吃饭喝酒,用筷子蘸几滴酒撒在地上,名曰:敬菩萨、让老人家(让:祭祀之意),就是怀念先人。这是湘黔一带古老民间习俗。  儿时起,每到吃晚饭、有荤菜间或,儿女们嘴馋,急于动筷子,父亲眼睛横扫:“等一下!”一边用筷子蘸酒滴在地上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我妈来吃、我爹

人生几何:碎碎念
经典散文

人生几何:碎碎念

一、不裁员  昨天是2月10日,原定的开工日,但后来又推迟了,只允许生产线的同事去,其他人继续在家办公。售前售后技术支持的同事也已经到岗,而钉钉群里,各大区销售组织的知识竞赛战况正酣,惨烈到“敌我”难辨,问题刀刀见血。可怜我们市场部却拿不出一份靠谱的市场方案,实在是太多不确定性了。在群里聊起来,开工的

北京市哥儿麻蛇子马大爷
经典散文

北京市哥儿麻蛇子马大爷

麻蛇子是木华里出名全团的角色,讲义气,敢拼了命,开刀动拳,不顾后果。1998年我要去北京市报名参加全国性新编地方志展览会,住在国谊酒店。我妻子送至成都市老朋友周立庆家中。二十多年没碰面,立庆夫妻对大家分外亲近。他是当初10连北京市哥儿们,饱受了憋屈和痛苦。大家把当初的十连的杰出人物一个个评价一遍。我询问他

爸爸 你有药吗
经典散文

爸爸 你有药吗

大哥于暑假间去世了,我很留念,那份难以割舍的伤痛时时折磨得我苦不堪言,以至于最近总是夜不能寐!失眠,是因为我再一次感觉到生命的可贵;失眠,是因为我更加懂得了“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后怕;失眠,还因为我时常思念我的爸爸。  转眼间,我的父亲去世已经32年了,32年来,爸爸在我心里的记忆一点儿也没有减退。那份笑

夏初
经典散文

夏初

嘀嗒嘀嗒一晚上,这类脆响响声一直在梦里缭绕,直至天明。夏初的雨带着五月的清爽,不慌不忙下一个不断,把窗前树枝的新芽清洗得清爽整洁。每日都会打打闹闹的小鸟,此刻一句话也不用说,藏在落叶丛里,静静的倾听着雨的律动。摆脱家门口,见到道旁的花草植物分外精神实质,已经出穗的麦子吸满了水份,为盛开注浆做着提前准

古都开封市记
经典散文

古都开封市记

一鄂西南边境利川古都,兴建于清乾隆元年。绕城经过的清江如同一张弓,一字排开的古都如同一根弦,这就是利川城的历史时间轮廊。现有的古都行为主体便是北门至东门外1.5公里长的解放路和一条岔街中山路。中国改革开放以前,解放路和中山路一直是利川城的政治经济学文化艺术中心。“乡村开启寨门、大城市开启大门”。历史的

我的妈妈
经典散文

我的妈妈

想不起来妈妈为我操了是多少心,在我眼中,妈妈和爸爸一样,就是我一生中最亲近的人。不知道到底是谁说过那样一句话,读后深有感触:母亲的爱天高地厚的,多一点关怀大家的妈妈吧。自然,在讴歌妈妈的诸多古诗词美文美句中,就是孟郊的《游子吟》了。“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质朴无华的诗词道出了多少人的心里话。对

父亲的生日
经典散文

父亲的生日

父亲不再过生日,不管后人怎么劝,坚决不过生日。可父亲曾经是那么热衷于过生日的,因为父亲的生日,我曾和父亲发生过激烈的争吵。    (一)父亲的生日没法过  母亲在我五岁半的时候,因为风湿心脏病早早地走了,结束了疾病带给她的痛苦,也结束了因为看病和父亲的争吵,还有那一次又一次长达三天三夜的赌气。  爷

谷味
经典散文

谷味

新春佳节之后,下完几次细雨,响过几声春雷,吹过几回逐渐越来越绵软的风,田里的小麦越来越绿茵茵填满充沛的活力。静寂的傍晚,黑幽幽的麦地里,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声,那就是小麦抖擞着骨筋,赛事一样生长发育呢!风儿再次吹,降水再次下,打雷声装腔作势地劈雳直响,小麦变为淡绿,再变为淡黄,再到金黄色,远远地看去,那

妈妈的精致生活
经典散文

妈妈的精致生活

妈妈是抗日战争胜利那一年出世的,算作士绅家庭出身,内心深处带著高雅,温润如玉。悲痛的是妈妈只是64岁便离大家而来到。年难留,时易损件。倏忽间,妈妈离去大家早已11个年分了。许是母女俩血缘关系没有尽到,一去此去经年,却又似从未离开,莹莹笑容的妈妈一直不断入梦来,一如死前那样雅致柔和、轻言细语,绵绵不绝。梦

山里人家与狗
经典散文

山里人家与狗

我是最怕狗的。  读初中时,一次从学校回家,经过邻近的一座村子。那村子路边的一户人家,养着一条狗。那天我从门前经过,那狗正蹲在门口,瞪着我,直叫。我吓得连忙就跑,那狗便追上来,将我扑倒在地,在我的腿肚子上留下了两个齿印,当时便渗出了血。那齿印,至今仍在。  后来,是那狗主人从家里追出来,才把狗拦回。

飘洋过海看巴西
经典散文

飘洋过海看巴西

一、动物王国暑期,来到巴西。坐了“2 13”个钟头的飞机场,到达约翰内斯堡。行程安排的第一天,就是比林斯堡野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周围五百多平方千米,贴近马来西亚的领土面积了。在飞机场时,导游员早已提早征缴敞蓬车的花费了,一百美金,并不是个小数哦。全团16人,交了十五个。我一直喜爱佳境渐入的布局,也许是性格

猪油的故事
经典散文

猪油的故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大哥已经入伍当兵,二哥读初中,三哥和我读小学,妹妹和弟弟还小。  家里七口人的衣食,三只书包,全凭父母在生产队里挣工分维持着。然而,父母辛苦劳累一年挣下的工分,根本不够支付全家的口粮柴火钱,所以我们家几乎年年是队里的倒欠户。  1962年,正读小学五年级的三哥,不顾父母亲再三劝说,毅

艰苦时光里的这份怀恋
经典散文

艰苦时光里的这份怀恋

生命中总会有一些事情,一经遇上都会留有一份打动与感谢。因为它撰写了一段性命的冷热,时光的喜忧,也在不知不觉唯美意境了以前。人生之路道上就会有过一段与小动物的温暖交往,今日忆起來,仍心怀打动和想念。丈夫原在国营企业的谷物企业工作中,它是个在农村很受欢迎的企业。企业重组后,这企业变成名存实亡的半私人化公

夏季听蝉鸣声
经典散文

夏季听蝉鸣声

一我家住在水塘旁边。从夏初刚开始,水塘里就会有浓浓的荷。夏季多初凉。早晨,拉开窗。一缕缕的荷香会随风飘荡缭绕吹进,香味盈屋,满屋子可闻,并且回转缭绕很长时间经久不散。过不几天,随荷香而成的也有蝉鸣声。原始,蝉鸣声如同一支细细地细细的、忽有忽无的哨音。吱吱作响地溶进水塘的水里,又被荷汲取一部分。这种凑

杏花村寻眉洲
经典散文

杏花村寻眉洲

去杏花村。领土广阔的中华民族以“杏花村”之名的地区许多。山西杏花村,在汾阳县某一角落里,杏花村汾酒主产区,史籍上说很久很久以前三千亩杏林。郭沫若“杏花村里酒如泉”洪亮得很。徐州市杏花村,苏轼在那里工作中过2年,领着徐州市老百姓治理。他在题陈季常个人收藏的五代赵德元《朱陈村嫁娶图》出画颇自傲道:“我是